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扫一扫 QQ快速登陆

搜索
查看: 19971|回复: 13

[高H] 【邪瓶H】文设:打屁股(就这样)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3-22 05:38
  • 签到天数: 6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8-15 07: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设:SP(打屁股)

    一更完结


      今年杭州的夏天格外的热,就连张起灵都受不了。

      “张起灵!!!你TMD又洗凉水澡!!!!”这是吴邪家里洗澡时经常传出来的吼声。

      长时间下地再加上在青铜门里守了十年,张起灵的身体早就被阴气侵蚀了。就算吴邪有给他好好的保养身体,但还是会在阴雨天身体泛凉,因此,吴邪格外的注意,尽量不让张起灵碰凉的东西,更不要说容许他洗凉水澡了,但是张起灵总是背着吴邪冲凉水。

      一次又一次的强调并没有让张起灵记住什么,还是那样我行我素的坚持用凉水冲澡,吴邪决定给他点儿惩罚,让他长长记性。

      吴家从吴老狗那代就是家里的女人说了算,吴邪家也是吴妈妈说了算,然而到了吴邪这里却是吴邪说了算。

      也不是张起灵没有什么要求,而是吴邪把一切都打理的妥妥当当。了解张起灵喜好的吴邪为张起灵挑选的东西都会让他满意,所以张起灵也就没什么要求了。

      要说真有什么不满,那便是在床上,也不知道吴邪哪儿来的精力,每每都会让张起灵第二天起不来床,更何况吴邪还喜欢把惩罚放在床事中,让他又爱又恨的。

    **―――――**―――――

      这天,天气闷热难耐,就算待在空调房里也会觉得闷,更何况吴邪家的空调因为张起灵的身体,从不开到25度以下。两人一起忍受着天气的闷热,偶尔拿起扇子来呼扇两下,驱赶着燥热。

      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吴邪接到了小花的电话,说是找到些驱逐张起灵体内阴气的药材,担心张起灵身体的吴邪让张起灵先去洗澡,而他则去了书房拿纸笔记录着小花说的药材名称和用量。

      已经是睡觉的时间了,两人一个说的快,一个记得快,核对一遍后互道了晚安就挂了电话。

      放好纸笔,吴邪回到卧室里便看到了没有一丝热气的浴室。

      ‘呵~张起灵你TMD……’

      “你能爱护点儿你自己的身体么?啊??”吴邪冲进浴室看着冲冷水澡的张起灵,吼道。

      “吴邪!”张起灵一惊,关掉了正在流淌着的冷水,垂手低头的站在那里,冷水还在顺着黑发向下滴着。

      “你啊~你……”吴邪看着眼前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爱人,什么话也说不出了,只是带着无限温柔、宠溺的无奈叹气。

      “吴邪……”张起灵听到叹气声以为吴邪生气了,挪到吴邪身边,伸手捏住吴邪的浴袍袖子。

      “起灵~”吴邪看着眼前的人,用空出的手解开浴袍,将身体冰凉的人搂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他,“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照顾自己呢?”

      “吴邪……”张起灵把自己冰凉的身体贴在吴邪身上,“有吴邪……”

      ‘有吴邪,所以不需要学会照顾自己,因为吴邪会照顾好自己……’

      “呵~”吴邪轻笑,紧了紧搂着张起灵的手臂,眼里、声音里都是温柔、宠溺,“嗯!有我呢,我会照顾好起灵的,起灵只要好好享受生活就好了。”

      “嗯!”

      “走吧,我们去泡澡。”吴邪拥着张起灵调试水温,为浴缸放水。

      然后,两人一起在浴缸里泡澡、闲聊……

      说是闲聊,不过是吴邪在说张起灵偶尔应一声。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一直是这个样子,也许在别人眼中这样是很怪异的,但是对他们来说却是温馨的。

      十年,还好你还在。

      ——谢谢你,一直等着我。

      ——谢谢你,愿意留下来。

    **―――――**―――――

      “起灵~这是第几次用冷水洗澡了?嗯?”两人从浴室里出来擦水时,吴邪色情的揉捏着张起灵的臀肉,“是不是该有惩罚了?”

      “吴邪……”张起灵听到惩罚两个字身体一抖。

      吴家是有家法的,吴邪惹张起灵不开心,罚睡书房N天;张起灵让吴邪担心、惹吴邪生气,在房事中惩罚,至于怎么惩罚就由吴邪说了算了。

      每次吴邪都会让张起灵在欲海里起伏沉沦,让张起灵又爱又恨,因为每次吴邪都会等他求饶才会放过他,第二天都不能起床。

    **―――――**―――――

      “吴邪~”撒娇的语气,贴着吴邪的身子,环着吴邪的腰。

      “……”这样的张起灵只有吴邪能看到,“撒娇也没用!”

      对于惩罚,吴邪从来不会松口,这样的福利可不是能经常有的,更何况还能让张起灵长长记性,学着好好照顾自己。

      “吴邪……”自从回来后,张起灵说的最多的字就是吴邪的名字,撒娇的、生气的、哀求的、无奈的……

      “起灵,你犯错太多次了。”吴邪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强硬。

      张起灵也知道他确实惹吴邪生气、让吴邪担心了,但是,吴邪的惩罚也太……

      想到曾经的惩罚,张起灵被吴邪搂在怀里,身体颤了颤,把红透的脸埋在了吴邪颈间。

      “起灵~要不要猜猜这次的惩罚是什么?”吴邪感受到爱人的动作,问。

      “吴邪……”害羞的。

      “那……我就要惩罚你喽~”吴邪说着,打横抱起张起灵走出浴室。

      自知理亏的张起灵乖乖环着吴邪的脖子,窝在他怀里。张起灵本来以为自己会被放在床上的,却没想到吴邪穿过卧室走向了阳台。

      阳台上有一个大的藤椅,平时两个人经常依偎在上面,有时喝下午茶,有时晒太阳……

      直到被放下,张起灵才发现自己是在阳台的藤椅上。

      “吴邪!”张起灵赤裸裸的坐在藤椅上,把脸埋在了吴邪怀里。

      ‘别人……会看到的啊……’

      张起灵不知道的是,阳台上的玻璃是吴邪特制的,虽说阳光能透进来,但是人的视线是不可能看进来的,当然,这种事情吴邪是不可能和张起灵说的。

      卧室里的光透过磨砂玻璃门照射但阳台上,淡淡的昏黄。

      “起灵,现在是惩罚时间哦~”吴邪逆着光,把声音里温柔藏起,带着些许的戏谑,但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温柔、宠溺。

      “吴邪……吴邪……”张起灵在黑暗里看不清吴邪的表情,只觉得今晚的吴邪有些可怕。

      “起灵,等我一下。”吴邪把张起灵放在藤椅上,回了卧室拿东西。

      ‘吴邪……’张起灵红着脸把自己抱成一团,缩在藤椅的一角,羞的。

      回到卧室的吴邪打开衣柜拿出了几条领带,想了想又在床头柜里拿了润滑剂、跳蛋和一串肛珠。

      从卧室里出来的吴邪就看到了蜷缩着窝在藤椅一角的某只瓶子,身上墨色的麒麟纹身淡淡的显露在红润的肌肤上。

      “起灵~”吴邪把东西放在藤椅上,挑起张起灵的下巴,吻上了他的薄唇。

      世人都说薄唇者薄情,却不知,他们只是把那炙热的感情给了他们最爱的一个人。就如同张起灵,他把所有的感情都给了吴邪,容许他对自己做所有的事情,就像现在的惩罚……

      “吴……唔……”论起接吻,张起灵到现在还是没学会换气,被吻得晕晕乎乎的。

      看着眼前眼神迷离的爱人,吴邪拿起一条黑色的领带绑住了张起灵的手腕,系在了藤椅的顶上,黑色的领带衬的白皮肤更显白皙。

      现在的张起灵跪坐在藤椅上,双手被绑在头顶,露出身体的每个私密处。

      “吴邪!”直到吴邪蘸着润滑液的手指探上张起灵的后穴,他才清醒过来,挣扎了一下。

      “起灵~惩罚哦~”吴邪调笑着,手指在张起灵的后穴打着转为他扩张。

      “唔!”张起灵瑟缩了一下,后穴收缩,却不再挣扎。

      这样的捆绑对于张起灵来说很容易就能挣脱,更何况心疼爱人的吴邪绑的并不紧。但是张起灵却没有挣脱,只是象征性的挣了挣。

      吴邪将张起灵的上半身向椅背上按了按,让他翘起臀部,手指微微用力,探进去了一个指节。

      “唔……”张起灵闷哼一声,其实不痛,只是感觉怪怪的罢了,毕竟,那处始终不是欢爱的地方。

      “起灵,忍一下。”吴邪知道扩张的感觉并不舒服,但是为了不让张起灵痛,这是必须要做的。

      “嗯……唔~”张起灵应了一声,却在发声一半的时候转了调子。

      吴邪在张起灵体内扩张着,为了让他舒服些,朝敏感点戳了戳。

      不管什么时候,吴邪在为张起灵扩张这件事上永远是有耐心的,怕伤到他、怕他难受。

      在这种事情上,张起灵难受也不会说,除非他忍耐不了。他已经习惯了忍耐,更何况他不想让吴邪不尽兴。

      手指一根一根的探入,一点一点儿的扩张,直到四根手指可以顺利进出。

      “吴邪……”张起灵身上的墨色麒麟早就踏火而来,白皙的皮肤也漫上粉红。

      “起灵,忍不住了?”吴邪抽出手指,弹了弹张起灵落着泪的下体。

      “唔啊!吴邪……”张起灵身体剧烈一抖,后穴更是猛烈收缩了一下,而前端却被吴邪用装饰藤椅的丝带绑住了。

      “嗯?起灵怎么了?”吴邪扬起十年前天真的笑脸故意问道,而手指却把一颗跳蛋塞进了张起灵的后穴里。

      “唔……吴……吴邪……”东西一被塞入体内张起灵就知道是什么,惩罚的时候这个东西用过太多次了。

      但是这次张起灵明显天真了,以前的惩罚都是挑逗他,并且不让射,只有在求饶、认错之后才会松开捆绑的丝带,了解他极限的吴邪从来不会让他受伤。

      这次吴邪却没有这么简单:吴邪在把跳蛋塞进张起灵体内后,又拿起了一条领带绑住了他的眼睛,这次是蓝色的。

      “吴邪……吴邪……”看不到后的紧张让张起灵有些不安,‘这可是阳台啊。’

      “起灵,我在。”吴邪在张起灵额头落下一吻,打开了跳蛋的开关。

      “呃啊!!”刚刚因为吴邪的安慰放松了身体就接受了这样的刺激,让张起灵剧烈颤抖着身体。

      “吴……邪……吴邪……”看不到吴邪的位置,只能感觉到吴邪的唇舌、手指在身体上游走,感觉刺激放大了无数倍。

      “嗯,起灵。”吴邪的唇落在张起灵胸膛樱红的那一点上,炙热的气息都吐在了那处。

      “唔……吴邪……不……”虽说跳蛋并没有开到最大一档,但是被放大的快感还是让张起灵有些受不了。

      “起灵,你不乖哦,说好的是惩罚的。”吴邪说着调大了跳蛋的震动档次,然后含住了嘴边的樱桃。

      “啊!吴邪!唔……吴……邪……嗯啊~不……”吴邪说了什么张起灵并没有听清楚,身体上的快感已经快把他淹没了。

      “起灵,知道错了么?”吴邪看着快没理智的爱人,问道。

      “吴邪……唔啊~~”专注于身体上的感觉的张起灵并没有听清吴邪说的什么。

      “起灵啊~”吴邪看着失了神智的爱人,呢喃。

      ‘惩罚……才刚刚开始哦。’

      吴邪的大掌在张起灵臀瓣上揉捏着,让张起灵的后穴快速收缩,带来更大的快感、刺激。张起灵扭动着身体,想躲开那只手掌的折磨。

      吴邪也确实把作乱大掌拿走了,只不过是抬了起来,然后瞬间落下。

      “啪!”

      “唔啊!”落在臀瓣上的巴掌并不是很痛,但是那瞬间的刺激却能让人疯掉。

      “啪……啪……啪……啪……”(巴掌声不是在啪啪啪……)

      “啊!呜……吴……邪……不……呃啊~不要……吴邪……不要……这样……”

      “哦?那好吧。”今晚的吴邪看起来很好说话,但是张起灵却没看到吴邪嘴角的坏笑。

      吴邪停了巴掌,把在张起灵后穴内震动着的跳蛋慢慢的拿了出来,跳蛋湿漉漉的,带着分泌的肠液和融化的润滑剂。

      跳蛋被拿出体外发出“啵”的一声,张起灵恢复了神智,却又马上紧张了起来,他还记得,这里是阳台。

      “吴邪……吴邪……回去好不好?”张起灵紧张的看着吴邪。

      “不好,起灵,惩罚的时候要听我的!”

      “吴邪~”张起灵被蒙着眼睛,只能靠声音搜索吴邪的位置,他扭头“看”着吴邪,声音里带着别人听不出的委屈和撒娇。

      “起灵,这次的惩罚不可以减轻哦~”吴邪故意让自己的声音里带了点儿怒气,但事实上眼里全是宠溺和欲望。

      “吴邪……”张起灵又呢喃了一声,声音怯怯的。

      “起灵~”吴邪知道张起灵这是同意了继续惩罚,安慰的吻了吻他的唇。

      吴邪拿起放在一边的肛珠,涂上润滑剂,将第一颗按在了张起灵正在收缩的穴口。
      
      “唔……”被跳蛋折磨过的后穴明显更加敏感,又被忽略了一会儿,现在正需要些东西来缓解后穴内的瘙痒。

      “吴……吴邪……”

      一串肛珠大约有十颗左右,大小不一,最小的才指肚般粗细,最大的有鸡蛋般大小,每一个都在穴口摩擦两下才被吴邪送进后穴里,折磨人。

      “唔……嗯啊~”穴口第一次被这样折磨,张起灵扭动着身体躲闪。

      “起灵,不许躲,不然惩罚加倍哦~”吴邪威胁张起灵,手上的动作不停。

      “唔……吴邪……”张起灵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腰身扭动着,嘴里泄出细碎的呻吟,菊口收缩着,一下、一下。

      “吴邪……吴邪……唔~”张起灵承受着穴口的刺激,唤着吴邪的名字,想让他结束这个惩罚。

      ‘吴邪……不要了……好难过……吴邪……吴邪……’

      一颗、一颗……直到一串肛珠全部塞进张起灵的后穴里。

      “吴邪……吴……吴邪……”张起灵的身上布满了因为刺激而流出的汗水,下体被流出的前列腺液弄得湿漉漉的。

      “起灵很棒!”吴邪用手掌轻拍着张起灵的臀部说。

      “嗯……唔……吴邪……”张起灵受到刺激轻轻扭了扭腰身。

      “起灵,我要打开开关了哦~”吴邪说着打开了控制肛珠的开关。

      其实这串珠子不只是肛珠,还是一条链状的跳蛋。

      “唔……嗯啊……吴……邪……啊~不……不要……啊……”第一次承受这样的刺激,张起灵完全承受不住。

      肛珠对肠壁的刺激是点对面的,根本无法缓解张起灵体内的瘙痒,甚至让他体内更加瘙痒难耐。

      “唔……吴……邪……嗯……”张起灵轻浅的呻吟着,扭动着腰身想要缓解体内的难耐。

      “起灵~”吴邪的手指在张起灵身上游走,带起一簇簇欲火,烧灼着张起灵的神智。

      “吴……邪……唔……嗯啊~不要……不……啊……”

      身体上的撩拨,体内的难耐,让张起灵渐渐的神智模糊起来,生理泪水染湿了蓝色的领带……

      吴邪看着失了理智的张起灵,手掌扶上张起灵的臀瓣,感受着手掌下的震动,吴邪抬起手掌,瞬间落下!

      “啪……”

      “啊!”就算经历过一次,张起灵还是不能适应巴掌落下的那一瞬间的刺激。

      吴邪的大掌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张起灵的翘臀上,刺激着他敏感的后穴。不痛,却异常难耐。

      “唔……嗯啊……啊……”

      “吴……邪……不要……不……啊……”

      被快感俘获理智的张起灵完全忘记了认错、求饶,只是扭动着腰身躲避着拍下来的大掌。

      “起灵,不是说了不许躲么?”

      张起灵的神智完全被身体上的感觉俘获,听到了吴邪说的什么,也没有办法思考。

    “起灵,你不乖哦~”吴邪的声音温柔也透着些许危险,“小心你的小黄鸡哦~听说小鸡炖蘑菇很好吃呐~”

      听到重要的东西,张起灵身体一顿,没敢再躲闪,这点儿痛感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更何况这是吴邪给他的,不能忍受的只是后穴里的刺激罢了。

      肛珠被吴邪打开了最大档震动着,后穴里瘙痒难耐却无法缓解,臀部的疼痛刺激着后穴剧烈收缩,让张起灵忍不住想要躲闪,却因为吴邪的“威胁”生生忍住,只是在巴掌拍上来的时候剧烈颤抖一下。

      这是威胁其实也不算是,吴邪只是找个借口“加重惩罚”,而张起灵也只是找个借口做到吴邪的要求。

      吴邪永远不可能威胁张起灵,更不用说拿他喜欢的东西来威胁他;张起灵也不可能是为了小黄鸡才听吴邪的话,在他心里,吴邪比什么都重要。所以说,这样的“威胁”在他们眼中只是一种情趣、一种乐趣。

      “唔……嗯啊!啊~呜……啊……啊!”

      吴邪的巴掌越来越用力,张起灵越来越不堪忍受,声音里甚至隐约带了哭腔。

      “吴……吴邪……呜啊!不……不要……了……”

      “吴……邪……啊~不…不敢了……”

      “不……不要……停……嗯啊……”

      “吴……吴邪……要……要坏掉了……身体……啊!”

      “吴邪……吴邪……呜呜……嗯啊~”

      就算吴邪的巴掌越来越用力,也没有让张起灵觉得痛,他一直把力道控制的很好。这也是吴邪为什么用手掌拍打的原因——容易控制力度。

      “起灵~知道错了么?”吴邪抚摸着被他打的泛红的翘臀问。

      “吴邪……吴邪……不敢了……真的……”

      张起灵扭头“看着”吴邪,气息不匀,他体内的肛珠还在震动着。

      蒙住张起灵眼睛的领带早已被他的泪水浸湿。蓝色的,染上水渍特别明显。

      吴邪看着这样的张起灵越发觉得下体不堪忍受。他知道,张起灵也马上就要到极限了。

      “真的,不敢了?”吴邪解开张起灵眼睛上的领带,问。

      “吴邪……不敢了……”张起灵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吴邪,回答。

      “吴邪……后面的……拿出来……好不好?”

      “好~”既然惩罚完了,那么吴邪就变回了那个温柔、宠溺张起灵的天真了。

      把张起灵体内的肛珠一颗一颗拽出体外,解开他手腕上的领带,独留了绑住下体的那根丝带。

      “唔……嗯……”肛珠被拽出体外时张起灵努力忍耐着,但还是没忍住。

      “呃啊……啊~吴邪!”

      肛珠被拽出体外折磨的是穴口,一颗一颗……被撑大、收缩、撑大、收缩……吴邪拽的又慢,折磨的张起灵在吴邪怀里扭动着身体,一声声唤着“吴邪……”眼角泛着红,眼里溢满了难耐的泪水。

      终于,肛珠被全部拿出体外,发出“啵”的声响。还没等张起灵缓一缓吴邪的巨大就撞进了他的体内,完全没有停歇的抽插起来。

      “吴邪……吴邪……呜……啊啊……”

      吴邪抱着张起灵,让他的腿盘在自己腰上,一个用力从藤椅上起来向着卧室走去,下体就那样插在张起灵体内,一步一个抽送,越顶越深……

      “啊!不……啊……”吴邪的巨大深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方,张起灵仰着身体,大声呻吟着。

      吴邪抱着张起灵走到卧室,把张起灵放在大床上,在张起灵蜜穴里加速抽动着,十几下后解开了张起灵下体上的丝带,两人一起达到了高潮。

      “唔……啊啊……啊!”

      “嗯……唔!”

      高潮后的张起灵直接昏了过去,今天的惩罚太折磨人了。对于张起灵来说,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是疲劳的。

      吴邪抱着昏睡过去的张起灵缓了一会儿,抽出埋在他体内的下体,去了浴室。

      放好水,吴邪去卧室抱昏睡的张起灵,为他清洗,一起泡澡。

      吴邪知道,今天累到张起灵了,而且惩罚的也有些过分了,但是他并不后悔——这样的张起灵只有他能看到,也让张起灵长长记性……

      泡完澡,吴邪把张起灵抱回卧室放在床上,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搂着他入睡。

      “晚安,起灵~”


    ————完结————

    评分

    参与人数 1帛书 +10 收起 理由
    邪瓶论坛官号菌 + 10 欢迎新人

    查看全部评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8-16 00:40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7-8-15 10: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3-22 05:38
  • 签到天数: 6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0: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wFIh3LXT3r 发表于 2017-8-15 10:46
    点赞

    谢谢喜欢~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8-16 09:5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7-8-15 17: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喜欢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6 10: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6 10: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6 10: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哦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6 10: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LZ真是人才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9-23 14:47
  • 签到天数: 17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7-8-16 09:4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有爱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6 10: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笔芯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9-3-24 02:31 , Processed in 0.189805 second(s), 4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0dzz

    © 2016- 邪瓶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