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扫一扫 QQ快速登陆

搜索
查看: 16020|回复: 27

[高H] 【邪瓶H】bundle n 捆、束(菌类的段子扩展)一更完结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3-22 05:38
  • 签到天数: 6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8-19 14: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黑化的菌类的段子扩展,授权图找不到了,应该没问题吧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3-22 05:38
  • 签到天数: 6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14: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bundle n 捆、束
    那手腕纵是有着百斤的气力,也不过段纤纤细细的骨头,如今被红绸温柔地缚了,便显出一种不堪的脆弱来。
    绸子在颈部交错一下,又向着右胸绕去,倒是完美地露出了整只踏焰麒麟,浓墨与艳红各不相争地占了半边胸膛,糜烂至极,也圣洁无比。
    再往下的腰腹,私处,腿脚,均是悉数被轻巧地缠绕捆束,随意而又细致的手法,不伤人,但也说不上什么技巧。
    就像是主人漫不经心地把玩着独属自己的玩物,因为的确喜爱,于是连包裹也不想经于他手,只凭着自己的偏好来尽情装点。




    人物:大邪和小哥
    道具:玉势  按摩棒  口球 红丝带
    体位:跪趴在床边




      小哥已经不对劲很多天了,大约从一个星期前就开始了,吴邪坐在公司的办公桌前有些郁闷。小哥很少和他闹小脾气,同样也不会拒绝他的求欢。然而这次小哥却连续一星期都没有同意和他欢爱,小哥不想吴邪也就不愿强迫于他,虽说如果吴邪坚持想要的话张起灵也不会不愿意,但是吴邪想让性爱建立在你情我愿之上,而不是因为谁想要了另一个人就必须满足。

      所以吴邪就这样无缘无故的禁欲了一个星期,不明原因。

      这天,吴邪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因为王萌萌接到了花爷、黑爷的命令:无论如何都要把吴邪就在公司一段时间,只要不到十点,越久越好。所以王萌萌冒着被扣工资的危险,用各种理由把吴邪留到了21:50。

      等吴邪赶回家里已经22:10了,房间里一片漆黑,吴邪以为是张起灵已经睡了,却不知有人给他准备了生日惊喜。

      吴邪回到家里把车停在车库后去开门,在玄关换好室内鞋、脱下风衣,打开客厅的照明灯后,就看到了胖子、黑瞎子、解语花和霍秀秀。

      “你们?”吴邪吃惊,“小哥呢?”但是比起吃惊,他还是更在意小哥的去向。

      “吴邪,今天你生日,你忘了么?”解语花提醒吴邪。

      “就是啊天真,生日居然都不记得。”

      “徒弟哎~师傅我来给你过生日了!感动吧~~”

      “吴邪哥哥真是的,亏我们还来给你过生日,自己都不记得了。”

      “嗯,我知道了,小哥呢?”吴邪听了他们的话也没什么反应,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只有小哥的行踪。

      “行了天真,离了小哥你还不能活了是么?!”胖子看不下去,“小哥他在厨房。”

      正说着,张起灵端着一个双层的水果蛋糕出来了,上面插着一个数字“40”形状的蜡烛。

      “吴邪,生日快乐。”张起灵的脸在蜡烛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柔和。

      “谢谢小哥~”吴邪看着众人,有些感动,“也谢谢你们!”

      吴邪没想到他们居然还记得他的生日,有十几年没过生日了吧,每天都在为了计划奔波,不敢有一丝的松懈,生怕计划失败,从而再也见不到那个他心尖尖儿上的人。而去年,几个人都忙碌着洗白企业,也没有什么空闲聚一聚,直到接近年底才忙的差不多,借着小哥的生日(月)聚了一聚,然而又因为是年底,放松了一个月后有忙碌了起来。

      “真是的,天真太你客气了。”

      “就是嘛小邪,我们之间还用说谢谢么?”

      “吴邪哥哥这么客气的话,下次秀秀就不来了~”

      “咯咯咯~~~徒弟,这可不像你啊~~~”

      “好好好,我错了行了吧。”吴邪看着众人,说。

      “吴邪……”张起灵看着吴邪对着所有人都认错了,唯独没对他说,心里有些不舒服,他们之间更不用说谢谢的。

      “好了小哥,不用再说了,我们之间更不用说这些的,我知道,我只是有些感动罢了。”吴邪接过生日蛋糕放在桌上,搂着张起灵的腰,吻了吻他的嘴角,接着就看到张起灵白皙的脸上漫上了红云。然后,看热闹的四个人都露出了那种看到海猴子、禁婆、血尸再在跳恋爱循环的表情——卧槽屮艸芔茻,小哥居然脸红了???!!!!

      “我去厨房。”张起灵小声对吴邪说了一声之后就挣开吴邪的怀抱去了厨房。

      然后,吴邪就看到张起灵端着一盘盘卖相不怎么好看的菜放在餐厅的桌子上,那些菜很熟悉,是张起灵在这一年多里学会的,他教的。

      一共八道菜,都是两个人爱吃的:醋溜小白菜,西湖醋鱼、龙井虾仁、云耳西芹炒肉片、冬瓜虾米汤、五香花生、糖醋排骨、油焖春笋。

      “起灵你做的?”吴邪走进餐厅看到菜色有些吃惊,他怎么也没想到张起灵会为他做这些,甚至会做招待小花他们的食物,其实,他更想一直宠着张起灵的。

      “嗯。”在别人眼中张起灵还是面无表情,但是吴邪却看到了他的窘迫和黑发下泛红的耳尖。

      “起灵很棒哦~”吴邪把张起灵环在自己与桌子之间,捏了一块排骨尝了尝,奖励的吻上了张起灵的唇。

       “吴邪……”张起灵有些害羞的推了推吴邪,让他放开自己。

      “呵呵~~”吴邪被张起灵的动作取悦了,松开了他,“起灵,吃饭吧。”

      “胖子、小花、师傅、秀秀,来开饭了。”吴邪走出餐厅门,冲着客厅打闹的几人说。

      “走走走,胖爷都快饿瘦了。”

      “吴邪哥哥终于想起我们来了。”

      “小邪,要先吃蛋糕的吧。”解语花提醒众人那个被忘记了的蛋糕。

      “徒弟没做点儿什么?”黑瞎子明显忘记了张起灵的存在,得到了两个人的眼刀。

      “好了,今天小爷开心,不和你们计较。走吧,先吃蛋糕再吃饭。”吴邪难得没和胖子、黑瞎子贫嘴。

      解语花端着蛋糕,黑瞎子跟着解语花,胖子、秀秀打闹着,众人一起进了餐厅,那里张起灵早就已经摆好碗筷了。

      几个人喝着酒笑闹着,当然张起灵除外,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呢。一直到十一点半,张起灵看着几人还在喝酒,只给吴邪说了一句少喝点儿就上楼了,他要去准备他的礼物了。

      小花他们看着张起灵已经离开了,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就也停下了对饮。他们知道,只要张起灵让吴邪少喝点儿,吴邪就不会再喝了。

      几人一起收拾了一下餐厅,开始拿出每个人的礼物,解语花送了本难得的古籍,胖子送的也类似——古字画,秀秀送的也是个古物——一个瓷瓶,黑瞎子直接搬出来了一个小盒子,说是到卧室里再看,鉴于黑瞎子的不正经,吴邪觉得还是去卧室看吧。

      众人送了礼物也就一起离开了,本来吴邪是想把他们都留下来住的,但是都找借口离开了。不是他们不想留下,只是,张起灵的礼物还没送,他们可不想听墙脚。

      吴邪把他们都送走了之后,抱着黑瞎子送的小箱子上了卧室。卧室里,张起灵早就进了被窝,床上鼓鼓的一团。吴邪打开黑瞎子的礼物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口球、震动棒、红丝带……

      吴邪把他们放在了床头柜上也就去了浴室,忙碌了一天,需要清洗一下的。张起灵趁着吴邪洗澡的时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东西,继续了自己的事情——把玉势放入体内、带好口球、用丝带把自己绑成礼物……

      吴邪从浴室里出来只围了一条浴巾,他掀开被子就看到了被绑成礼物的张起灵,面对着吴邪,手是绑在背后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绑上去的。

    吴邪看着这样的张起灵忍不住扑了上去,怕他难受先拿掉了他嘴上的口球。

      “吴邪,生日快乐。”张起灵红着脸说,因为害羞,声音小小的。

      “起灵你这是在干什么?”吴邪当然是知道张起灵在干什么的,但是他就是喜欢调戏张起灵,也可以说是,作死?

      平时吴邪的调戏张起灵肯定不会给吴邪好脸色看,不是不喜欢,只是,啧,怎么说呢,不习惯吧,而且那个时候的吴邪总是有点儿贱贱的感觉,张起灵那个样子也可以说是另一种害羞的表现。两人这个样子也不为过是一种另类的打情骂俏?

      “唔,生日礼物。”今天吴邪的调戏就像一把火似的,让张起灵羞赧并且起了情欲,麒麟都有些显现了。

      “起灵~我很喜欢~”吴邪说着把绑着张起灵的丝带也解开了,有些拆礼物时的迫不及待的意味。

      拆着拆着也就看到了张起灵后穴里的玉势,忍不住拨弄了一下,顺利的听到了张起灵隐忍的呻吟声。

      等把丝带全部解开后,吴邪终于忍不住吻上了张起灵的薄唇,手指也捻上了他胸前的樱珠,揉捏拨弄着。

      张起灵乖顺的窝在吴邪怀里,任他上下其手,微微颤抖着。

      吴邪挑逗着张起灵全身的敏感点,就是不去缓解他后穴的难耐,被调教的及其敏感的身体完全经不起吴邪的玩弄,早就全身都泛着粉色,呻吟着、颤抖着瘫软在了吴邪怀里,而吴邪却不放过他,一下一下的撩拨着他,却又不帮他缓解体内的瘙痒。

      “吴邪……吴邪……”张起灵在吴邪身上磨蹭着自己的身体试图缓解一下难耐的瘙痒,却无济于事,只好唤着吴邪的名字,一声又一声,夹杂着呻吟一起。

      “起灵~”吴邪看着怀里快要失去理智的爱人,决定不再折磨他,但是该上的道具还是要上身的。

      吴邪把张起灵放在床上,拿起了刚刚解下来的丝带捆在了张起灵的身上。从手腕开始,一圈一圈缠绕着,那手腕纵是有着百斤的气力,也不过段纤纤细细的骨头,如今被红绸温柔地缚了,便显出一种不堪的脆弱来。

      绸子在颈部交错一下,又向着右胸绕去,倒是完美地露出了整只踏焰麒麟,浓墨与艳红各不相争地占了半边胸膛,糜烂至极,也圣洁无比。

      再往下的腰腹,私处,腿脚,均是悉数被轻巧地缠绕捆束,随意而又细致的手法,不伤人,但也说不上什么技巧。

      就像是主人漫不经心地把玩着独属自己的玩物,因为的确喜爱,于是连包裹也不想经于他手,只凭着自己的偏好来尽情装点。

      最后被绑好的张起灵是成一种双腿大开的姿势,露出了正在难耐吞吐着玉势的蜜穴。

      私密的地方就这样暴露在了爱人面前让张起灵有些难堪的闭上了眼睛,却又被吴邪带上了那个淡蓝色的口球。

    ?+:;;;;:+?+:;;;;:+?+:;;;;:+?+:;;;;:+?+:;;;;:+?+:;;;;:+

      今天是吴邪的生日,所以张起灵并没有反抗什么,一切都随了吴邪,只是因为害羞而闭上了眼睛。没有了视线看不到吴邪的动作反而让身体更加敏感了,吴邪的每一次触碰都像被放大了数倍。

      因为有了口球的存在,张起灵无法咬紧牙关阻挡到达嘴边的呻吟,只好努力把那些羞人的声音压在喉咙里,但还是泄除了一声声难耐轻吟。

      “嗯……唔……呜呜……嗯唔!唔~”

      吴邪的手指游走在张起灵赤裸白皙的身体上,带动着他欲望,让他阵阵战栗着,蜜穴难耐的收缩着,一下、一下,而前面却因为没有达到那一点无法顺利释放。现在他的感觉只有难耐、难耐、难耐……

      而吴邪也同样是在忍耐着,被欲望侵蚀的小哥儿、因为嘴巴无法闭合而顺着嘴角流下来的唾液、泛着粉红的颤抖着的玉体、呼之欲出的墨色麒麟、难耐收缩着的蜜穴、呜咽般的轻吟……每一样都让吴邪觉得浴火焚身不堪忍耐,但是他却生生忍住了,因为,要先让小哥快活啊。

    ?+:;;;;:+?+:;;;;:+?+:;;;;:+?+:;;;;:+?+:;;;;:+?+:;;;;:+

      直到张起灵被挑逗的乳珠艳红、玉柱被前列腺液弄得湿漉漉的之后,吴邪终于拿开了一直在张起灵身上游走的双手,并拿下了张起灵嘴巴上的口球。

      “起灵~”吴邪吻去张起灵嘴边的涎液、眼角的泪水。

      “嗯……唔……吴邪……”张起灵被吴邪唤回神智,呢喃。

      “嗯,起灵~”吴邪吻上张起灵的唇,把舌探进他的嘴巴里肆虐,缓解因为带着口球而僵硬的两腮肌肉。

      “恩……唔~”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张起灵还是不怎么会在接吻时用鼻子呼吸。

      吴邪也是已经有经验了的,从来没让张起灵因为接吻时呼吸不畅而不舒服。

      “起灵~”吴邪用鼻子蹭蹭张起灵的,“今晚要好好玩玩哦~”

      张起灵看着笑的邪魅的吴邪就知道今晚会被他狠狠地折腾一次,希望明天不要在床上呆一天。

      吴邪拿起黑瞎子送来的震动棒打开,代替自己的手指游走在张起灵身上,逗弄两颗樱红;渐渐向下在腰侧摩擦一阵;然后一点一点点儿的向着那私密处移动……

      “唔……嗯啊~唔……吴邪……”张起灵轻哼着,叫着吴邪的名字。

      “起灵~”吴邪一直轻声回应着张起灵,手上的动作不停顿。

      震动棒慢慢的移动到张起灵的会阴处,在那儿停顿了一会儿,而后滑向了被束缚着的玉柱,先在两颗小球上蹭蹭,换来张起灵一阵狠狠的战栗和几声短促高昂的呻吟,继而移动着蹭向吐着前列腺液的铃口。

      “啊……吴邪!啊~不要!不……嗯啊……不!不可以……啊啊啊……”

      张起灵全身都在颤抖,止不住的颤抖甚至带着些挣扎,那种感觉太过刺激,让他瞬间就有了想要射精的欲望,然而却被吴邪用丝带束缚着无法释放。

      吴邪感觉手中的玉柱收缩了几下,出现要射精的预兆后就把那折磨人的震动棒拿开了。张起灵的身体叫嚣着想要释放,然而却被无情的缚着。后穴的极度空虚和前端的涨满形成了的强烈的对比。

      “吴……吴邪……帮我……”张起灵在吴邪把震动棒拿走的时候眼神迷离的看着吴邪,本能的说着让吴邪帮忙的话语。

      “好的,我的宝贝。”吴邪吻吻张起灵红润的嘴唇,俯下身子舔了舔张起灵柱体上流淌着的前列腺液,然后含住了它。

      “嗯~啊啊……”张起灵现在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一点儿挑逗性的动作,更何况是吴邪这样热情的在他分身上舔弄、挑逗,更让他欲火焚身,在吴邪手指、舌尖的动作下阵阵战栗、轻颤。

      “吴邪……嗯~啊……啊~”张起灵的呻吟渐渐有了嘶吼般的感觉。

      他是真的承受不住了,被吴邪调教的及其敏感的身体,吴邪又是最熟悉他身体上的敏感处的,而且身体就像认了主人一样,每当这种时候吴邪的每一点触碰都能让他颤抖着身体泛红,更何况今天吴邪这样玩又不给他释放。他知道如果释放太多次的话会伤身体,但是,真的好难过。

      “吴邪……不……不要……再……玩了……”张起灵轻轻啜泣着,生理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好,不玩了。”吴邪吐出张起灵的分身,并且抽出了被肠液弄的湿漉漉的玉势。

      吴邪把手指伸进张起灵的后穴为他做进一步的扩张,两指、三指、四指,每一根手指进入都及其磨人,轻轻的顶弄着肠壁,缓慢的移动着摸过小穴里的每一寸媚肉,每一次增加手指穴口都会被轻轻的撑大,难耐。

      虽然说吴邪在这种事情上温柔是为了不让张起灵不适、难受,但是今天这样子的话,就像是故意让他欲火焚身、难过的。

      小起灵是早就忍耐不住了的,“眼泪”一直没有停过,因为被吴邪绑上了丝带不能释放,只能一直流淌着前列腺液,早就将身下的床单浸湿了些,但是吴邪貌似还是不想放过他的样子。

      “呃啊啊~”张起灵向后仰着头,眼神都涣散了。

      吴邪的手指按在前列腺上,让他瞬间达到了高潮,肠壁剧烈的蠕动着,但是分身却只是收缩了下,不能射出什么。

      然而在这种时候吴邪却把手指抽出将分身顶了进去,肠肉正剧烈收缩蠕动着,吴邪的分身蛮横的顶开那层层叠叠的媚肉埋入了张起灵体内。

      “呃啊~啊啊啊……”正在绞紧的肠肉被吴邪的巨大强行顶开,进入到了身体的最深处。

      张起灵的眼神涣散,头向后仰着眼角流下了难耐的泪水。快感太过于激烈了,吴邪从来没有这样子过。在床上吴邪很少把张起灵欺负的哭出来,然而这次电击般的快感却让他接连尖叫,哭喊落泪。

      张起灵几乎要被快感逼得晕过去,大脑一会儿混沌,一会儿清醒,但是,不管如何,他所想的只有吴邪。是吴邪带给了他这样激烈、刺激的快感,让他几乎无法承受。

      张起灵的肉穴几乎本能的吮吸着吴邪的巨物,收缩、张大、收缩、张大……层层媚肉紧紧的纠缠着吴邪的分身。

      吴邪大力顶弄着张起灵的肉穴,每次都准确无误的顶在那处敏感点上,让张起灵一下又一下的绷紧身子。

      顶弄了一会儿,吴邪抽出被肠液浸湿了的分身,解开捆绑着张起灵红丝带把被快感逼的一直在抽搐着的人抱在了自己怀里,让他缓一缓,也让自己缓一缓。

      吴邪帮张起灵揉着因为丝带的捆绑而出现的红痕,其实吴邪绑的并不紧,只是后来剧烈的快感让张起灵不能控制自己,挣扎才让身上勒出了痕迹。

      张起灵白皙的身体让红痕格外的刺眼,“还是伤到他了啊。”吴邪想。其实这点儿勒痕对张起灵来说连伤都不能算,根本不用在意,但是吴邪却格外的心疼。自从把张起灵接回来,吴邪就一直给张起灵调养着身子,不让他受一点儿伤,但是这次……吴邪看着张起灵身上的勒痕叹了口气。

      托起张起灵的头,轻柔的吻覆上了他的唇,带着些歉意。手揉着他因为捆绑而有些僵硬的肌肉,却不知这对于在高潮一直徘徊的张起灵来说是怎样的折磨。不,也许他知道,因为他的嘴角正带着不容易发现的坏笑,眼里也带着些笑意。

      唇上轻柔的触碰唤回了张起灵一直沉溺在快感中的理智,然而身上揉捏的动作却让他刚刚满足了的后穴更加空虚起来。

      “吴邪……”张起灵用手捉住正在他身上揉捏的手,声音沙哑。

      吴邪听到张起灵的声音手顿了顿,“今天是不是过分了?”吴邪想,张起灵已经没什么力气了,阻止他动作的手都是软软的。

      “起灵等我一会儿。”吴邪把全身瘫软的张起灵放在床上,“这里不许解开哦~”点点他被束缚住的分身,为他盖上了被子。

      “嗯唔!吴邪……”张起灵在吴邪的手指点在他分身上的时候呻吟了一声,然后就看着吴邪为他盖上被子光着屁股下了床。

      话说吴邪是去干什么了?其实他只是为张起灵倒水去了,刚刚张起灵说话的声音太过于沙哑,虽说其中情欲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一直没停止过呻吟的原因。

      “来,起灵,喝点水。”不一会儿张起灵就看到吴邪端着一杯温水进来了,扶着他坐起来,插了吸管放在他嘴边。

      张起灵其实也是渴了的,今晚吴邪有意折腾他,从开始呻吟声就没断过,又是汗液又是眼泪的。这是吴邪第一次这样折腾他,他从来没想过吴邪会在这种事情上有这么多的想法。以前的吴邪一直是规规矩矩的,最多摆一些奇奇怪怪的体位,但是这种令人羞耻的play吴邪从来没提过。

    当初张起灵去请教黑瞎子怎么给吴邪一个让他开心的生日礼物的时候,就隐约听着黑瞎子说什么羞耻play,还说什么要他小心第二天起不来床,当初就觉得怪怪的,但是现在他想他是明白了。

      张起灵一边喝着水一边想着当初黑瞎子的话,当然也是做好了要在床上休息一两天的心理准备。

      很快,一杯水就见底了,“起灵还要喝么?”吴邪看着吐出吸管低着头像是在发呆的人。

      “……”发呆的人摇了摇头,表示不要了,但其实盖在被子下面的双手早就紧紧抓住了床单,有些羞耻,也有些害怕。

      他经历过很多别人不敢想象的第一次,但是这样的第一次还是让他不知所措的。虽说已经想好让吴邪为所欲为了,但还是忍不住觉得胆怯,不是怕被伤到,他不怕疼的,吴邪也从没在这种事情上让他感觉到太大的疼痛,更不用说是让他受伤了。每次做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自己忍耐着让他先舒服,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总之就是有些怕的,被那无尽的快感吞没,只能随着吴邪的抚摸战栗,无法控制的战栗。身体只能交给本能,只能随着吴邪的动作做出反应,吴邪也总是喜欢在这种时候逗他,让他说那些令人羞赧的话。在这种事情上,对他来说还是羞耻多一些的。

      在张起灵想这些连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吴邪早就放下了杯子把人压在了身下。

      “起灵。”吴邪吻了吻身下发呆的人的嘴角,“你在想什么?”

      “吴邪。”张起灵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眼里都是柔情的人,摇了摇头。

      “那么起灵,要继续喽~”吴邪挺了挺腰,用坚挺戳了戳张起灵的。

      “吴……吴邪……”张起灵被戳的说话声音一顿,“解开它好不好?”

      每当这个时候,张起灵总是强势不起来,然而吴邪却是霸道强势的,但是也不会不在意张起灵的感受。

      “起灵~”吴邪看着那被捆绑起来的可怜的小家伙,手指抚了上去,慢慢的,柔柔的动作。

      “吴……吴邪……唔……”小起灵流着泪,大的那个也没好到哪里去,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有些承受不住。

      吴邪的手指在张起灵的坚挺上滑动着,捏住绳结,慢慢的拉开,一圈、两圈……慢慢的把备受折磨的小起灵释放了开来。

      “呃啊~唔!”张起灵随着丝带慢慢的松开,挺起了纤细的腰肢。

      小起灵的眼泪更是越流越多,越流越快,乳白色的液体划过柱体、小球、股沟,流到床单上,吴邪更是蘸着那液体星星点点的涂抹在张起灵的身上。

      “哈啊!呃……啊啊~~”在丝带全部脱离的时候,小起灵不堪重负的迸射了白浊色的液体,由于憋的太久,弄得张起灵胸膛上,小腹上都是精液。

      吴邪看着沉溺在快感余韵中颤抖着的张起灵,笑的有些邪魅,眼里满是夹杂着浴火的柔情。把眼神迷离的张起灵抱在怀里,吴邪顺着他的背等他缓过来,然而这时候的张起灵几乎是有些撒娇的在吴邪怀里无意识的蹭着。

      这可苦了我们邪帝,怕快感太强烈会让张起灵昏过去,已经在忍耐着自己的欲望不顶进去了,可是他却还是无意识的撩拨着吴邪。

      “起灵,这可是你自找的!”吴邪在张起灵耳边低喃,语气有些咬牙切齿。

      “唔……嗯……”张起灵因为快感的余韵本能的嘤咛。

      就着抱在一起的体位,吴邪把张起灵抱正,让两人面对面的贴的紧紧的,慢慢挤进了张起灵的后穴。

      后穴已经被肠液浸的湿漉漉的了,这时正紧紧的绞在一起,微微抽搐着,被吴邪的坚挺慢慢的破开的感觉格外的刺激,张起灵抖得更加剧烈了。

      “嗯~啊~啊……”张起灵紧紧搂着吴邪的脖子,把自己与对方贴的紧紧的,前端也因为被吴邪填满而微微抬起了头。

      “唔!起灵,好紧,好舒服。”吴邪感受着张起灵的紧致,慢慢的向里顶着,他知道怎样会让张起灵更舒服。

      “唔!吴……吴邪……慢……慢……”张起灵受不了的在吴邪颈边蹭了蹭脑袋,声音软软糯糯的。

      “嗯~起灵……忍一下……”吴邪实在是忍不住了,提醒了张起灵一句就挺动腰身把他的欲望送到了蜜穴的最深处。

      “呃!啊~啊啊……”肠壁被强行破开被顶到最深处的感觉,快感里夹杂着不安、不知所措。

      “起灵~里面好舒服。”吴邪继续耍流氓。

      “嗯……闭……闭嘴……”这种时候,吴邪说这个样子的话只会让张起灵更加羞赧、敏感。

      等张起灵适应了一会,感觉到肉壁开始自动纠缠他的坚挺的时候吴邪才开始试探着抽动起来。

      “唔~~嗯~”张起灵浅浅的吟着,这说明他是舒服的。

      既然如此吴邪也就没什么顾忌了,一下一下的开始大力的在张起灵体内顶弄,每一下都擦过那处让他疯狂的点,却不正中那一点。

      “嗯~吴……吴邪……”张起灵在吴邪怀里扭动着身子,他有些难耐,特别是在经历了刚刚那种极致的快感之后。

      “起灵,我们换个姿势。”吴邪说着就把张起灵压在了床上,这样的姿势能让张起灵轻松一些。

      “嗯……嗯啊~”换姿势的动作有点儿大,让吴邪的坚挺尽根抽出又用力挺入,张起灵被刺激的一个激灵,双腿环上了吴邪的腰肢。

      这种时候张起灵的任何动作在吴邪眼里都是在勾引他,更何况是用腿勾住了他的腰。

      明明是自然而然的动作,吴邪却硬生生的其中读出了两个字。

      “干我!”

      再加两个字就是。

      “吴邪,干我。”

    然而这时候被吴邪认为是在勾引他的人却是迷离的,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沉溺在吴邪带给他的感觉中。

      吴邪被张起灵这一勾几乎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记得要让张起灵舒服,其他的只剩下“干他,用力干他,艹哭他!”

      只剩下这样的想法的吴邪每一下都准确的顶上张起灵的敏感点,任张起灵在他身下扭动着腰肢抖着、吟着,然而这个样子的张起灵只能更加让吴邪想要欺负他,欺负哭他。

      “啊……嗯~唔啊~吴……邪……”

      “嗯……起灵……”

      “吴……吴邪……慢……慢……啊~”

      “唔……慢不了……”

      “嗯……不……吴……吴邪……不……唔……啊啊~”

      张起灵因为吴邪的动作剧烈的抖着,越抖越厉害。

      这样的姿势作为承受一方的张起灵来说是比较轻松的,他不用施力,也是容易爽到的,而对于吴邪来说就差一点了。他是施力的一方,更在意的也是有没有让张起灵舒服到。

      吴邪顶弄的越来越深,越来越快,张起灵都有些承受不住了,肠道里颤抖成一片,肠肉紧紧的绞着吴邪的坚挺,而吴邪则用力的破开这些纠结着他的肠肉,顶入、抽出、顶入、抽出……每次都顶上让张起灵疯狂的那一点,顶住,研磨。小起灵被挤压在两个人中间摩擦着,“泪水”一直不停的流着,弄得吴邪和张起灵小腹上黏腻腻的。

      “呃……啊~啊啊……”当张起灵又一次被吴邪顶上敏感点时,终于不堪重负的达到了高潮。

      小起灵在两人之间跳动了两下射出了一滩白浊的液体,然后随着吴邪的动作蹭在两人之间相贴的肌肤上。张起灵肠道里绞得更紧了,抖的也更加厉害了,高潮后的余韵让张起灵处在一种迷离、虚软的状态。

      吴邪还没有释放,继续顶弄着张起灵敏感的后穴,张起灵在高潮中持续着徘徊着,肠肉受不了的紧紧绞在一起,眼神涣散着,流下了生理泪水,手无意识的推拒着吴邪,因为没了力气,他整个人都是柔柔软软的。

      “吴……吴邪……不……啊~啊啊啊……”

      终于,吴邪没能忍住,释放在了张起灵的体内,股股灼热的液体打在张起灵的肠壁上,让他又是一阵哆嗦。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3-22 05:38
  • 签到天数: 6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14: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释放了的吴邪抱着张起灵翻了个身,让他压在自己身上,张起灵喜欢这样的姿势,吴邪也喜欢。张起灵趴在吴邪身上,被吴邪圈着,有些弥足的在吴邪胸口蹭着。

      张起灵感觉满足了,但是吴邪才释放过一次,怎么会满足呢?他在等,等张起灵休息一会儿,他的起灵累坏了。

      吴邪用手抚着张起灵的背,偶尔顺一顺他的头发,他在等他缓过劲儿来。每次高潮后的这段时间张起灵都显得格外的乖巧——这个时候的他喜欢贴着吴邪,越紧越好;喜欢吴邪轻轻的抚摸他,为他揉捏有些酸的肌肉。这也算是张起灵的小性子吧,吴邪并不会觉得怎么样,还愿意宠着他,甚至想把这么多年他没感受过的宠爱叠加在一起爱着他、宠着他。

      张起灵的头在吴邪怀里无意识的蹭了蹭,呢喃了一声“吴邪……”声音不大,软软糯糯的。

      “我在。”吴邪拍拍张起灵的背,回答。

      吴邪知道这是张起灵缓过劲儿来了,每次都是这样,从迷糊到清醒的那一小会儿都会找吴邪,得到回应后就会特别安心,明明以前都是瞬间就会清醒的。也许是因为找到了一个能让他依赖一下的人了吧。

      “起灵……”吴邪吻吻张起灵光洁的额头,轻声唤。

      “嗯……”张起灵在吴邪怀里磨蹭着,想要换个姿势,动着动着就感觉有东西顶到他了,“吴邪……”

      “呃……起灵……”看着张起灵黝黑的瞳子,吴邪老脸有些红。但是爱人在怀,他也是忍不住的。

      “起灵,我还想要~”吴邪这些年也是没脸没皮惯了的,和张起灵也不要脸起来。

      “……嗯。”身体不自觉一颤,原本安静的清眸瞳孔微微一缩,张起灵缓缓垂下眼睑,遮住了其中不知是不是在波动的情绪,他淡淡的应了一声,以往平静的脸上泛着红晕,轻轻的点了点头,头发扫在吴邪的脸上让他觉得更加难以忍耐了,‘嗷~这样乖巧的小哥只有他能见到!!’

      张起灵今晚也是放任了吴邪的,任他抱着自己下床,放在地毯上,又顺着他的力气跪趴在床边,高高翘起臀部,很羞耻的姿势。脸都涨红了,不想让吴邪看到,藏在了枕头里,耳朵也透着红,这个吴邪看到了。

      这个姿势让张起灵的蜜穴清清楚楚的展现在吴邪面前,穴口还透着水光,红润润的。小穴像是害羞似的,一缩一缩的,可爱的很。

      吴邪没忍住,弯腰吻了上去,舌尖舔舐着穴口。张起灵一惊,猛的转过头,就看到吴邪红着眼睛啃咬着自己那让人羞耻的地方。

      “啊!吴邪!不……”张起灵本想拒绝,但是被舔舐的地方太过于羞赧,刚刚被蹂躏过又太敏感。

      “嗯?怎么了?”吴邪在张起灵屁股上抬起头,刚刚张起灵的声音有些不对。

      “吴邪……脏……”张起灵眼角泛着红,他怎么也没想到吴邪会做到这种地步。

      “怎么会。”吴邪不以为然,“起灵最干净了,不管是什么地方。”说着又亲了上去。

      “嗯……唔……”舌尖舔舐的感觉不同于手指或者分身,舌尖是柔软的、灵活的,又是强势的、蛮横的。

      在穴口挑逗的舌尖给张起灵的感觉是柔软的,但它又灵活的顶开括约肌强势、蛮横的探进肠道,在肠道里一下一下的勾画着,带来不同于手指、分身的刺激感和快感。

      吴邪的舌在肠道里肆虐,把张起灵的肠液和吴邪自己的精液混合着唾液搅的一团糟,甚至还想在肠壁上用舌尖勾画自己的名字。

      张起灵的分身在吴邪把舌顶入肠道的时候就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现在更是涨大着顶在张起灵的小腹上,稍微“褪色”的麒麟又“染上”了青墨色,虎视眈眈的盘踞在张起灵的肩头,却没有“吓跑”吴邪这个“侵略者”。

      张起灵觉得吴邪在自己体内点了把火,而且越烧越大,整个人都烧了起来,后穴深处却觉得空了。

      “嗯……吴邪……”张起灵转头看着已经舔上瘾了的吴邪,后穴里绞了绞。

      “起灵?”吴邪抬头,看着红着脸的张起灵。

      “痒……”张起灵的声音很小,他有些不习惯说这些。

      “嗯?”吴邪一愣就明白了张起灵在说什么,“起灵哪里痒?”作死调戏。

      “吴邪……”撒娇的语气。

      “起灵不说我怎么知道?”

      “吴邪……里面……”张起灵脸上通红,穴口难耐的开合着。

      “这里面?”吴邪的手指在穴口蹭了蹭,没有深入进去。

      “嗯~吴邪……”张起灵有些难耐了,“进来……”

      “要什么进去?”张起灵很少说这些话,吴邪有些好奇他能说到什么程度。

      “吴邪……”张起灵知道吴邪起了坏心思,有些恼,但更多的是羞。

      “……”吴邪就这么看着他,带着坏笑。

      “要……吴邪的……进来……”张起灵用臀蹭了蹭吴邪,连羞带恼的,把自己的脸埋进了枕头里,声音从枕头里传出来,软软的、闷闷的,像是带着鼻音。

      吴邪听了张起灵的话,嘴里就蹦出来了一个字“骚!”

      吴邪已经没理智反应别的东西了,提枪就顶进了张起灵开开合合的后穴。

      “啊~”张起灵被顶的往前一倾,腿一软就差点儿趴在床上,被吴邪伸手一捞,揽着腰又扶了起来。

      张起灵跪趴在床边,吴邪站在地毯上特别好用力,顶弄的一下比一下用力,一下比一下深入。

      “呃……啊啊~嗯唔……啊……”张起灵攥着手里的枕头,拿额头顶着,承受着身后吴邪的疯狂。

      吴邪一边顶弄着,一边亲吻着张起灵的脊背,细碎的吻落在光洁的背上。胸膛紧紧的贴着,手指揉捏着樱果,换来张起灵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

      今天吴邪玩的有点儿疯,张起灵的腿已经软的无法支撑了,完全是靠着吴邪的手臂给他搂着才能跪趴在那儿,不然他早就完全瘫软下去了。

      吴邪搂着张起灵干了一会儿,觉得这个样子他有些费力气,这个样子的话,他需要每顶一下就要捞一下张起灵,张起灵已经完全没了力气支撑自己的身体,一直在向下滑。

      “起灵,来,我们换个姿势。”吴邪的声音温柔、低沉、沙哑,直接在张起灵耳边炸开。

      “嗯……唔……吴……邪……”张起灵这时已经完全没有了理智,神志不清的只依靠本能回应着吴邪。

      吴邪也没有管张起灵听没听到他的话,这姿势是必须要换的,为了让张起灵舒服也是要换的。

      吴邪拔出自己的东西,发出“啵”的一声。

      “嗯……唔……邪……”张起灵绞了绞空了的后穴,在吴邪怀里蹭了蹭,有些空虚的感觉。

      吴邪感受着张起灵少有的小动作心里、眼里满满的柔。

      “起灵……”吴邪顺了顺张起灵汗湿的头发,看着他迷迷糊糊的爱人,抱着他坐在了床边。

      “吴邪……”张起灵在吴邪身上蹭着,恢复了些理智。这个姿势让他有些羞耻——他大张着腿坐在吴邪腿上,背靠在吴邪怀里,吴邪环着他的腰,他的一切都可以在衣橱上的试衣镜上看的清清楚楚。

      ‘吴邪又起了坏心思。’这是张起灵在看到他对面的镜子和镜子里的他时的第一反应,其实这还真不是吴邪的坏心思。本来吧,吴邪就想着‘让小哥轻松点儿’直接抱着他坐在了床边,然后惊喜的发现衣橱上的试衣镜正好对着床,可以看直接让他看到他家小哥性感的样子。然后,他就直接对着镜子坐在了床边。

      这真不怪他,不是么?这都是巧合,嗯,对,巧合!

      张起灵在吴邪怀里挣了挣,对于这个姿势他是拒绝的,太色情了,一切都会暴露在吴邪的面前——不管是表情还是身体的反应。

      “吴邪……”张起灵把脸埋在吴邪颈边,只露出了一只红的滴血的耳朵,“换个姿势……好不好?”

      “起灵~”吴邪的声音柔柔的带着情欲的沙哑和他特有的温柔,“就这个样子吧,我想看。”

      “吴邪。”张起灵抓着床单,带着一些紧张,声音里透着无奈。

      “起灵~”吴邪知道那是张起灵妥协的语气,蹭蹭张起灵的侧脸,打开张起灵因为羞耻而微微闭上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两边,捞着他的腿弯把他抬起来,用自己坚挺的性器在张起灵股间慢慢的磨蹭着,感受着张起灵因为空虚快速开合着的穴口。

      “吴……吴邪……嗯~”张起灵的抓着床单的手又紧了紧,穴口也跟着收缩了一下,挤出了一些润滑剂和吴邪留在里面的精液。

      吴邪低头亲吻张起灵的嘴角、脸颊、慢慢的向着耳朵移动,留下一串湿漉漉的吻;轻轻啃噬他的耳垂,色情的舔舐……

      吴邪的手指揉搓着张起灵红肿的乳粒,那是张起灵的敏感点之一,有时候微微的疼痛能让张起灵更敏感。

      “嗯……嗯……唔……吴…邪……”张起灵的声音直接炸在吴邪耳边,色情、诱人。

      “呵……起灵……我要进去咯。”吴邪说着,收回手,抬起张起灵,把已经不堪忍受的坚挺埋进了张起灵的体内。

      “嗯……”吴邪满足的声音。

      “呃……啊~”张起灵被顶开肠壁,微微解决瘙痒和被顶进最深处的满足和不安的声音。

      “起灵……好软……好湿……好热……好舒服……”

      “唔……嗯……嗯……”

      “呃……啊~慢……”张起灵挺了挺身体,有些想逃离,‘吴邪的动作太快了’

      “啊……慢……慢……嗯啊……”

      “起灵的身体这么舒服……”吴邪在张起灵耳边喘息着,顶弄的速度一下快过一下,“唔……慢不下来的……”

      “唔……混……混蛋……”

      “起灵,你说谁混蛋?”吴邪回问,并在张起灵能接受的范围内又加重了顶弄的力道。

      “你……混…混蛋!啊……啊啊~不……啊……不要那里!啊……”

      “不要哪里?”吴邪语气坏坏的,“你不是说我混蛋么?那我就更混蛋一点儿呗~”

      “啊~~呃啊~~嗯……不……”

      “起灵,你不知道说你男人是要受到惩罚的么?”

      “啊啊~不……不……不要……了……啊~”

      “不要了?你的小嘴还咬着我呢~”吴邪用力顶了顶张起灵随着吴邪抽插动作快速收缩的小穴。

      “嗯……嗯啊~滚~嗯……”张起灵实在受不了这样厚脸皮的吴邪。

      “让我滚?”吴邪一边说一边大力顶弄着,“我滚了谁伺候你?谁给你做饭、洗衣服?谁照顾你?嗯?你说,谁?……”

      “呃……呃啊~~唔……嗯……”张起灵自知说不过不要脸皮的吴邪,只好恨恨的仰头咬在吴邪的脖子上,还不忍心用力咬,只是含住一块肉,用牙齿轻轻的磨,还时不时的轻舔一下……说不出的诱人。

      吴邪抬头看了眼镜子里的两个人,张起灵半合着眼睛,眼角泛着红,隐约能看到眼泪流出;腰肢因为快感扭动着,看不到一丝赘肉;两条腿无力的大张着,微微泛着抖;小起灵也像被欺负了似的,一直流着泪,顺着柱体一直流向两人交合的地方;穴口因为吴邪的动作粘着白沫,抽出时还能看到带出的粉色肠肉;肠液、精液和吴邪的前列腺液混合的液体被带出又被带入,有时候会因为穴口的收缩被阻隔在穴口,弄的穴口一片狼藉。

      张起灵咬着吴邪颈间的肉,压抑在喉咙间的呻吟带着鼻音直接在吴邪耳边响着,像是在诱惑吴邪似的,脖颈的肉还被张起灵时不时失控的咬痛一下,但随之而来的就是轻微舔舐的安抚。

      “妖精……”吴邪抱着张起灵的手又紧了紧,抽插的速度再次加快了些。

      张起灵快到极限了,吴邪看得出来。因为张起灵已经从间接性的抖动到现在他每次顶一下就会抖一阵,就连肠道里也是吸着吴邪的坚挺,挤压挤压再挤压。

      “唔……起灵……”吴邪被张起灵的小穴吸得一阵抖,下体也极速收缩了一下,又涨大了一圈。

      “啊!吴邪……啊~啊……”吴邪突然涨大把张起灵吓了一跳,本来就撑得涨涨的后穴又被撑大了些,满满的饱涨感。

      “唔……嗯……哼嗯……啊~”张起灵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体内被吴邪乱七八糟的抽插、顶弄着,根本压住不住声音。

      体内的那个点一直被吴邪光顾,张起灵受不了的扭动着腰肢,却因为被吴邪抱在怀里根本逃不掉,只能承受这那无尽的快感,任那快感把他吞没,整个人都沉溺在吴邪带给他的美妙感觉中。

      “唔……吴邪……不行……啊……不要了……”张起灵向后仰着头,顶在吴邪的肩膀上,眼角流出难耐的泪水,身体痉挛着,肠道极速收缩。

      “唔!……起灵……忍一下。”吴邪被张起灵夹的一个哆嗦,伸手堵住了张起灵的铃口。

      “啊~啊啊啊……吴邪!”精液被堵住的感觉格外的难过,肠道因为高潮收缩痉挛着,前端却被迫不得释放。

      “起灵……我们……一起……一起。”吴邪堵着张起灵的铃口,下体在绞紧的肠道里快速的抽插的,每次都摩擦过痉挛着的前列腺。

      “呜……啊……啊!停……停啊……停……下……”张起灵现在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想让吴邪松开手指、停止动作。

      “起灵……起灵……忍一下……再忍一下……”吴邪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也快到极限了。

      “啊~啊啊啊……吴……吴邪……手……手……送来……呜啊~”前端的饱涨感、小穴的快感和不能射精的难耐,折磨着张起灵的神经,终于让他不堪重负的哭了出来。

      张起灵是真的哭了,吴邪看的清清楚楚,他全身都在颤抖,手紧紧抓着床单,脚指一个个蜷缩着,整个人都陷入了迷乱状态。

      看着这样的张起灵,吴邪再也忍不住,把下体深深地埋在张起灵体内射出了一股股灼热的液体,以此同时,也松开了一直堵着张起灵铃口的手指。

      “啊!啊啊啊~”在吴邪松开手指的一瞬间,张起灵早就不堪重负的坚挺射出了一股股浊液。

      吴邪在前列腺摩擦、顶弄太厉害以至于这次高潮不止是射精的高潮,还是前列腺高潮,只不过,前列腺高潮一般都是几分钟的,精液射完了,就只能射尿。吴邪中途喂给张起灵的那杯水起了作用,张起灵整个人在吴邪怀里痉挛着射出了大量的尿液,尿完之后还在微微的颤抖着,而吴邪的下体就埋在张起灵体内感受着肠道的紧缩、颤抖。

      吴邪抱着不断颤抖的张起灵没有动,等他完全平静下来才拔出了再次半硬的下体。

      “唔……”吴邪把下体拔出张起灵的身体,引得张起灵又是一颤。

      “起灵,睡吧,我来帮你洗澡。”吴邪把张起灵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去了浴室放水。

      张起灵没有管什么,这种时候他也没有精力去管什么事了,就任着吴邪把他放下,去了浴室,反正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就他们两个人,也没什么的。

      浴室里,吴邪放着水,看了看还半硬的下体叹了口气,其实他还是想要的,但是张起灵已经累了,不容许他再来一次了。

      放好水后,吴邪回到卧室抱起已经睡着了的张起灵,走向浴室。

      张起灵在吴邪抱住他的时候,本能的抬起手臂环住了吴邪脖子,在吴邪怀里蹭了蹭。

      浴室里,吴邪给张起灵清理着后穴,因为今晚后穴使用过度,微微泛着肿,吴邪看到后所有性欲都消下去了,只剩下满满的心疼。

      张起灵使用过度的后穴在吴邪的手指伸进去的时候蠕动了下,像是本能在“咀嚼”东西一样。吴邪的手指在肠道内抠挖着,动作轻轻的,带起微微的快感,让张起灵轻轻的哼吟着,前端也微微抬了头。

      吴邪看着有些难耐的摩擦着双腿的张起灵,不忍心再折磨他,俯下身子含住了张起灵的茎体,慢慢的吞吐,埋在后穴里的手指也轻轻的摩擦着张起灵的前列腺,吴邪了解张起灵身体的每个敏感点,不多久,就让张起灵达到了高潮,不堪重负的释放了出来。

      吴邪为张起灵清洗完身体放回大床上,自己洗了个战斗澡也躺在了床上,双手抱着张起灵让他压在自己的身上,帮他揉着酸软的腰肢,准备就这样子睡觉。

      “晚安,起灵。”吴邪亲亲张起灵的额头,声音小小的说,生怕吵醒沉睡的张起灵。

      ‘起灵,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你更是上天送我的最好的礼物。’入睡前搂着怀里的张起灵这样想。

      ————END————

    点评

    Q~Q 422-415100 销售!最!新-资料!!,兼家;少~!妇;学-生~妹;都有~包-更-新。包-您-开心 发表于 2018-4-3 09:39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3-22 05:38
  • 签到天数: 6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14: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完结----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9 13: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9 13: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笔芯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9 13: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LZ真是人才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9 13:3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9 14:03:48 | 显示全部楼层
    萌萌萌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9 14: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萌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8-10-24 07:01 , Processed in 0.270823 second(s), 4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0dzz

    © 2016- 邪瓶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