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搜索
查看: 2127|回复: 41

[ABO] 【邪瓶】 嗅觉与记忆 (非典型ABO) 完结惹!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8-10 18:40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6-6-17 09: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走之不魂 于 2016-6-21 17:48 编辑

    邪A瓶O,故事接“十年”。肉瘦且少。
    末尾会有一丢丢一丢丢的瓶邪……ABO也能逆吗?
    所以说是非典型ABO呀~
    啊其实我看版规是不允许的,但是真的只有一丢丢一丢丢,ABO也逆不到哪里去对不对,而且我本来也不萌瓶邪……
    实在不行就不发在这里了,如果发的话在该章节也会有标注。
    友荐云推荐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8-10 18:40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6-6-17 09: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蝎子】
    半梦半醒之间,我闻到了一股非常熟悉、非常缥缈的味道。我把这归结为自己的幻觉。
    因为这踏马的是信息素,Omega信息素。
    卧槽,我想,老子怎么饥渴到这种地步了,在这种破地方,即便脑补也应该脑补人面鸟粪老坛酸菜之类的味道啊。
    胡思乱想了一阵,忽然睁开眼,看见闷油瓶在边上蹲着。这虽然非常值得注意,但是我睁开眼睛不是因为这个。信息素是真的。我已经有反应了。
    这不科学,我想。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其他的气味我依旧闻不到,所以这唯一的气味,虽然并不浓烈,但是异常清晰。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种气味上,因为没有作参照的其他气味,我并不能判断它的来源。
    “你老了。”可能是因为我这几年来养成的习惯性地不动声色,闷油瓶并没有发现我的异样。我一时想不出要怎么搭腔,小哥并没有表现出能够闻到气味的样子。
    胖子从后面扑过来:“哪能跟小哥你比!”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轻微地晃了晃身体以辨别气味的大致方向,同时用腿部感受了一下大白狗腿的位置,并且记起来包里有枪。晃了几下,初步判断出这个味道是从闷油瓶身上散发出来的。这基本符合我第一时间的猜测,但是我的理智不是很支持我这样想。
    可能是因为我一直盯着他,闷油瓶居然冲我笑了笑。
    我觉得越来越烦躁,这个时候再不说点什么就不对劲了。而且我的小兄弟正在蠢蠢欲动,我却没穿内裤。
    我看了看胖子,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难道只有我能闻见吗?
    我慢慢站起来,扫视了半圈,一边拉了拉袖子遮住伤疤,决定暂时还是不要说什么。“走吧。”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8-10 18:40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6-6-17 09:51: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走起路来,我就更加确定这气味是闷油瓶身上的了。
    闷油瓶是假的?
    不可能。看着他的背影,我现在已经有足够的自信来肯定自己的感觉,虽然毫无理论支持——但是这需要个屁的理论支持啊。
    既然这样,现在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他从门里出来之后,体质发生了变化。但是如果是这个原因,胖子不可能没有察觉。我摸了摸下巴,隐隐感觉有点兴奋。
    而如果说他本来就是个Omega,我也没有办法证明这种说法是错的。我以前以为闷油瓶是个Beta或者是个隐藏得很好的Alpha,但是现在想想真是一点直接的证据都没有。他是个Omega又怎么了?
    一旦认可了这种推测,我发现它的可能性其实很大。小哥的血里有跟蛇费洛蒙相似的成分,而费洛蒙本来就是信息素的音译名。如果有机会,甚至可以让黎簇跟小哥见一面,验证一下。
    闷油瓶闷得一如既往,我脑子里在想东西,胖子也不知道为什么非常安静。一路无话,走到快洞口的时候,看到小花坐在那里,就着火堆烤鱼。
    在雪山上烤鱼,这个资产阶级大毒草真是太他妈腐败了。

    “出来啦?”小花跟我们打招呼。我扬了扬手以示回应,脚已经疼得不行了,一张嘴就是一口冷气倒抽回来。
    胖子没受什么伤,从伙计那里要了点吃的坐下,开始跟坎肩吹牛。我回头示意闷油瓶跟我走。
    我带他走到队医那里做一个简单的身体检查,自己在旁边用清水冲洗了伤口,发现里面全烂了,并且肿了起来。看起来特别狰狞。
    队医一直在试图跟闷油瓶聊天。闷油瓶除了回答必要的问题以外并不很搭理他,我还得龇牙咧嘴地帮他搭个腔。
    “没什么大问题。”队医最后说,“吃点东西吧。”然后递给闷油瓶一条士力架。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靠谱了。
    闷油瓶撕开包装就开始吃,闭着眼靠在装备上。我抬手示意队医过来帮我处理伤口。
    队医一边给我消毒一边嘟囔,抱怨我自己都不会临时处理一下。我也懒得问他怎么在连兜裆布都没有的情况下倒腾出个绷带来。其间我抬头看了闷油瓶一眼,他已经钻到帐篷里睡觉去了。烤鱼的换成了胖子和坎肩,小花又开始玩手机。
    把脚包好,套上袜子。我尽量非常正常地询问队医有没有内裤,他却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皮带。我叹了一口气,站起来,示意他跟我出去一下。
    队医看了看外面,风正在从洞口灌进来。“什么事,吴老板在这说不行吗?”
    我只好又蹲下去:“比如你们族长的性别?”
    他立马就不笑了,裹起衣服来就走到外面。我在后面跟着,想必一脸冷笑。张海客这个孙子到现在还没有恰当地扭转对我的印象,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相信我是个傻逼,这导致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像个傻逼。

    张海客面对着雪山整了整衣领,似乎在考虑措辞。他现在当然用了另一张脸,装扮成队医加入我们的队伍。按照他的说法,这样的安排有利于他更好地保护族长。
    屁,你要能保护你们族长,十年以前干嘛去了?
    忙着割老子的脑袋吗?

    他点了支烟——妈的,居然点了支烟——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闻出来的。”我非常有诚意地回答他。
    张海客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说:“族长情况比较特殊,可能只有你们能闻出来。他的事,你想知道什么?“
    十年以前和十年以后,如果有人拿同一个问题来问我,我通常会给出截然不同的答案。当然有些答案非常诡异地保持着原样,这就属于其中之一。
    “全部。“我摸了摸头,新长的头发有点扎手。
    张海客看了我一眼,说:“这个问题牵涉到张家内部,我不可能全部透露出来。“
    “能讲的全讲。“我看了一眼手腕,可惜并没有戴表,”别磨叽。“
    张海客点点头。“首先我要告诉你,关于族长的性别,族里的知情人也非常少。可能他本人并不在乎,但是我希望这件事情你不要公开。“

    据张海客的描述,他们一起下斗的时候,他就发现了闷油瓶脖子后面的标记。非常狰狞,一看就是在挣扎中咬上的。他当时直接去问了闷油瓶,闷油瓶非常利索地坦白了自己的性别。
    因为张家本身的牛逼,性别这种小事对他们来说屁都不是。Omega可以通过药物控制发情期,并且能够照常完成任务——虽然可能是带有副作用的。
    张海客当时非常震惊。十三岁,很多小孩都还没有完全显露性征,闷油瓶却已经被人标记了。他猜测这种违规的标记直接导致了闷油瓶外分泌腺受损,无法产生或者无法释放可被识别的信息素。不过这在一定程度上,对闷油瓶的计划还是非常有利的。
    后来机缘巧合,他从族里的老人那里了解到内情。小哥在十二岁左右的时候开始显现性征,当时他的养父张起灵已经去世,由于前族长是非正常死亡,所以完全没有继任的张起灵。族里就有一位长辈暂时接替了族长的职位,也同时负责照顾族长的家人和养子。这时候他不知道怎样发现了小哥的Omega身份,可能是出于想要通过闷油瓶达到控制张家的目的,马上就把他标记了——但是闷油瓶后来过于牛逼,远不是那个Alpha通过一个标记就能控制的了。族里并没有多少人知情。
    “那个Alpha很可能已经死了,因为我们族长在二十九岁被正式推选为张起灵,当时那个标记已经消失了。”

    我点点头,别的也没问。说实话这不关我的事,如果我早几个月知道这个事情,很可能连理会都不会理会。现在事情基本上结束了,我想我还是可以保留那么点好奇心当做消遣的。
    当然也不能留太多。太好奇必定会使我陷入其他麻烦。所以即使注意到他在措辞上的刻意隐瞒,我也并没有追问张海客那个Alpha到底是谁。

    返程的时候小花开车,胖子坐副驾驶,我跟小哥坐后排。
    其实也没有什么,正常的信息素对人的影响非常小,完全在可控范围内。我之前鼻子好使的时候也在Omega堆里呆过,对自己的控制能力非常有自信。
    ——但是显然这个事情对我的影响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小。我靠着窗打瞌睡,朦胧中觉得满车都是小哥的信息素,不受控制地就开始烦躁。但是稍微清醒一点,就可以发现那个味道其实非常非常淡,是我自己在迷糊的时候把这种感受放大了。
    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接触过这种味道所以格外兴奋?我无奈地换了个姿势。还是没有内裤。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2-5 12:02
  • 签到天数: 28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6-6-17 10: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看到了肉这个字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2-3 00:37
  • 签到天数: 18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6-6-17 10: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更新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8-10 18:40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6-6-17 10: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邪瓶】 嗅觉与记忆 (非典型ABO)

    眨眼一夏 发表于 2016-6-17 10:06
    我就看到了肉这个字

    然而其实我并不会写肉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2-3 00:37
  • 签到天数: 18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6-6-17 10:26:01 | 显示全部楼层
    走之不魂 发表于 2016-6-17 10:22
    然而其实我并不会写肉

    心碎了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粽子  发表于 2016-6-17 11:30:31
    好文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2-16 07:55
  • 签到天数: 55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6-6-17 15: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很有原著风,坐等更新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8-10 18:40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6-6-17 15: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到了市里,我们这些受了伤的决定留在这里休养几天,小花和胖子带他们的伙计回北京,各路盘口抽调来的人也各自回去。最后整合了一下队伍,留下来的有十三个人,队伍算比较庞大了,我觉得还是得低调,就找了家小宾馆落脚。
    这宾馆真的非常小,把储物室都腾出来也只有六间房。我本来挺抗拒跟小哥一间,但是让他跟伙计一间于情于理都不合适,只好作罢。
    更操蛋的是,由于多出一个人来,张海客执意要跟我们一间。
    当然,身为队医,他的待遇也就比普通伙计好那么一点点。跟我们住,地铺肯定是他的。

    闷油瓶洗澡的时候我在走廊上站着发呆,坎肩过来陪我呆了一会,突然说:“老板,张老板是什么人啊?”
    他们都不知道小哥就是以前道上的哑巴张,这些年我放了很多假消息出去,让哑巴张和九门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就算有明白人也肯定被我整糊涂了。坎肩以前就有点好奇我们这次是来干嘛的,一直憋到现在才问出口,果然是条汉子。
    “我一个朋友。”我突然特别想抽烟,身上当然没有,我的身体也不允许我抽。我抓耳挠腮地掏了半天,掏出来一块大白兔,张海客给的。
    说实话,我不是特别喜欢吃奶糖,所以看了半天还是揣回了兜里。坎肩看见我这些动作感觉有点奇怪,但可能念及我神经病还没治好,也没说什么。
    “跟你王老板一个级别的那种。我们很多年没见了。”
    坎肩点点头。“他跟胖爷不一样啊,看起来不大好相处。”
    我一下子非常想笑:“你老板我当初死皮赖脸才勾搭上的。牛吧。”
    这话一出口,我自己突然觉得有点别扭。我看看自己的衣服:“故事以后再给你讲。你帮我出去买两套衣服吧。“
    坎肩以前没干过这种活,有点愣:“外套?“
    “不是,从里到外都要。两套。“
    “一样的?“
    “随便。“

    回到房间,发现张海客已经铺好了地铺,但人不知道去哪了。我坐在床上,感觉稍微有点跟做梦似的。
    没坐多久,闷油瓶就从浴室出来了。我有点惊讶,一个十年没洗澡的人只用半个小时?!
    我下意识地盯着闷油瓶,发现他是个Omega也挺名正言顺的。不然上帝脑子被门挤了才会制造一个皮相这么好看的Alpha。
    不过王盟却是个货真价实的Alpha。他一定是被门挤出来的。
    “有衣服吗?“
    我这才发现他啥也没穿,围了条浴巾就出来了。
    我摇摇头:“刚叫伙计去买。你先歇会吧。“一边说一边把外套脱掉,扔在小哥换下来的那堆衣服顶上。
    他点点头:“毛巾被我用了。“然后坐到床上开始发呆,盯着张海客的行李卷。
    我这个时候其实有点手足无措,因为我想起来我就一条裤子,这他妈一脱,就直接遛鸟了。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充足的把握让自己啥也不干啊。
    当然闷油瓶根本没有在看我,但是我自己这样一想就很不自在,最后还是穿着裤子直接进去了。洗澡洗到一半,脑子里全都是闷油瓶。这让我感觉很不好,草草洗了洗就准备出去。
    草!怎么连条毛巾都没有!
    我终于悲哀地明白小哥为什么要跟我交代一下毛巾的下落了。没有办法,我还是穿上了那条沾了鸟粪的裤子,光着膀子推门出去,直接就是一个哆嗦。我非常诧异为什么闷油瓶就不觉得冷,一看,这小子已经钻进被子里了。
    我觉得我是一个比较爱干净的。我不想把自己的被子弄得全都是粪味。张海客进来以后发现我穿着裤子团在他铺盖里的时候我就这么对他说的,他对我的这种行为表示非常理解,当着他们族长的面就把包子摔到了我脸上。
    坎肩办事还是非常利索的,没大一会就把衣服送了过来,我一看,两套衣服一模一样,都是我的号。

    第二天清早,我发现自己起得比小哥还晚。他坐在床上看杂志,我洗漱完,在地上溜达几圈,觉得自己非常不习惯这种闲散的生活。
    我体型本来就比闷油瓶大一圈,这几年身上长了点肌肉,差距就更大了。闷油瓶穿着坎肩买的衣服,显得他人特别小,跟个学生似的。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老是想往他身边凑。这一凑不要紧,我发现他看的那本我以为是杂志的东西,居然是我的一本笔记。
    我颤抖地指着张起灵:“你从哪弄的?!“心想难道说青铜门真的是任意门的一种吗,我的笔记明明都被我烧了。
    “张海客包里。“闷油瓶看了看我。”你的?“
    “啊,对。“我傻乎乎地说。
    他点点头作为回应,这使我受宠若惊。

    推开门,张海客在外面抽烟。我都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他问:“你对我们族长有意思?“
    我干笑两声,心说傻子才承认:“没意思没意思。”
    他斜眼看了看我:“你刚才都快凑上去了。我都不好意思在里面多呆。”
    “这是革命友谊。“我确实是有点心虚,“你怎么不说我还追你们族长跑遍了中国呢。”
    他本来可能也就开了个玩笑,听了这句话表情变了变。“别说,你当年追我们族长追得是挺变态。那么你……”
    我打断他:“老人家不要总是回忆过去。我笔记本为什么在你那里?”
    “你放在墨脱了。”
    我摸了摸下巴,我有这么大意?
    “不对,你私藏的吧?”
    他冲我呲牙笑了笑:“你师父交代的。现在你那一堆笔记都在墨脱,我只拿了几本。你烧的时候已经被掉了包。”
    我想起来,当时笔记并不是我亲自去烧的,伙计办事出点差错也正常。我自己也不是很在乎这些笔记流落到哪里,上面要紧的事情一件也没交代清楚,写的时候就故意一脚深一脚浅,到处挖坑。这样一份笔记,即使落到对家手里,也可以成为一种武器,因为里面有些情节设计甚至是自相矛盾的,估计可以把那些逻辑严密的人整到发疯来推测我到底知道了什么,做了什么,以及打算着什么。
    “为什么?”
    “你师父无聊。”
    黑眼镜执意要留在墨脱当喇嘛。我想了想,这事他还真干得出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7-4-29 11:28 , Processed in 0.260955 second(s), 4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lingdian

    © 2016- 邪瓶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