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扫一扫 QQ快速登陆

搜索
查看: 30286|回复: 275

[高H] 【邪瓶】得失之间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5 12:3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6-6-17 18: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论坛保留作者一切权利,未经作者本人许可,禁止二次转载
    授权图:
    J%S]S(E9E[[ZES~MUYPOT(L.png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5 12:3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15:46:05 | 显示全部楼层
    瞎子开车不能看,手把着方向盘,脚就翘个二郎腿,脚踩着刹车,手就掏烟点烟,看了你分分钟坐不下去。这货此刻左手夹根烟,右手伸手过来弹我脑门儿。"小三爷,说真的,哑巴你娶不娶?"
    "你跟他熟,你看他能嫁我?还上花轿?"
    "哈哈,不能。"
    我朝车门一靠,叹口气,快40的人了,平日小心翼翼跟闷油瓶相处,瞎子一来,忽然之间好似又让我变回小屁孩儿了。
    "你自己其实都知道,哑巴不是好糊弄的,小三爷,还是要实事求是的好啊。"
    "我,我怎么不实事求是了?"
    "就像他永远不会答应上花轿嫁人,很多事情,你其实知道他做不了。"
    "我没要他去做啊。"
    "你在做,不就等于他在做?"
    我心一抖,瞎子一针见血,闷油瓶矛盾纠结,就是因为把我的行为往自己身上背。
    "就是怕你走上我的老路,嘿嘿,千辛万苦成功了,到头换来的是长长久久的心碎。"
    "老路?"
    墨镜整个儿对着我,也不看路,"张家那时候没落,他和瞎子两个孤家寡人,我们可比你现在浪漫多了。咯咯咯。"
    "你脚要是再放开离合器,一次扣一万。"
    "咯咯咯,别紧张啊,瞎子不好那口,只是把他当弟弟,也是掏心掏肺的。"
    "他也不像是会对不起你的人。"
    "是啊,他只是从没有把瞎子当成一个,人。"瞎子又掏烟点上,"小三爷啊,哑巴的心,是石头做的。这话你今天也许不信,因为你还是活生生的人,他待人,待鬼,态度是不一样的。"
    第一次有人直白地告诉我,我所追求的未来,就是变成一抹灵魂,等待着附着到对应肉体中的一个鬼。
    "他比谁都分得清楚,眼前看到的是虚幻还是真实,你的困境,不在眼前,而在身后。"
    "你想我怎么做?"我听得郁闷,也点上了烟。"你倒不反对我变鬼?"
    "为什么要反对?存在即是存在,无论是汪藏海,还是吴邪,只要有本事存在下去,就是正义。难道就只有他张家的永生才是与人无害的吗?"
    "我之所以看重小家伙,他与张家人不同,他对一切长生都不屑一顾,无论是对瞎子或者对他自己都一样。他反对汪藏海复活,只是因为觉得那是搅乱了世界秩序的鬼魅行径,我怕你即使是复活了,他却无法再像现在一样看待你,到时,你就真成了鬼了。"
    "他既然知道会这样,现在却不阻止我?"
    "要不然我怎么能说看好你呢?要不是亲眼看到他能......那样......瞎子也想劝你回头呢。"
    "要回头还不容易,把这事儿停了,安安分分死掉就是了。"
    "呵呵,这就得看他的心了。哑巴何尝不知道心痛的滋味,只是从来没有一种痛苦能够强烈到盖过他心中道义的程度。"瞎子摆正姿势开车,"说不定,你能。"
    我深吸口气,最后两个字让我心漏跳了一拍,我能,带给他漫过道义的心痛?这种肯定,真是太需要了!

    ---

    我被瞎子的话哄得心情大好,哼着小曲儿洗漱完,摔上床一滚,睡了。
    正做着美梦,梦见自己在闷油瓶怀里醒来,他冲我泪眼婆娑地说,"好久不见。"
    电话丁玲当啷地把我招回了现实。
    "老板,张爷那里出事了!"
    "嗯?"
    "不知谁走漏了风声,雷子端了我们的联络点,顺藤摸瓜,找着了盗洞口。"
    "什么!"我坐起得太急,眼一阵阵发黑。
    "通知二爷了没?"
    "已经跟管家说过了。"
    "他们还在斗里吧?"
    "是,雷子堵着洞口,好像是下去的人出了事,所以不敢再下了,只是在外边守株待兔。"
    "先把眼线断了。所有通讯都断开。"
    "嗯,我已经关机了。"
    "你联系张岳朋,就说我明天请他吃饭。"
    所幸,闷油瓶不是去盗宝的,即使被抓着,也不过只是偷了两颗石头丸子。
    "小佛爷,这非年非节的,怎么想起请张某吃饭了?"
    "张叔这是说哪里话,我们两家如今合作良好,我请您一顿也是应该的。"
    "呵呵,小佛爷爽快,德国的事我也听说了。那么远的地方,难为小佛爷还能记着张家人的好处,此前张某对您的评说是过于片面了。"
    "这么说,张叔是对小侄另眼相看了?这也是我请您来的原因,这眼下出了桩事儿,小侄手上有个斗,叫雷子盯上了,您看看,有没有办法转寰转寰?"
    "小佛爷手下,还能出这种事?您怎么不找霍家想想办法?"
    "唉,可不前阵子出了霍思成的事嘛,秀秀可是连喜酒都没想让我喝一杯呐!"
    "就您跟花儿爷的交情,这兄弟的忙他都不帮?"
    "不瞒您说,这斗不是我吴家夹喇嘛下的,而是我私下里托你们族长去的,花儿爷虽说和我有些交情,但要说营救张家人......前番北京爆炸,花儿爷审霍思 成的时候,那货为了自保,攀诬个张家齐家的,也是正常。您看看陈景冉,就为着事发前给霍家去过几通电话,花儿爷可是给他来了个釜底抽薪呐!当然,若是最后 真没有法子,哑巴张我是一定要救的,左不过还得去求秀秀。"
    "这事如果走公安厅的路子,恐怕远水救不了近火,张某倒是在考古所有些门路,就让他们去现场,说是正在抢救性勘察,贤侄到时候再派人去局里打点一下,也就没事了。"
    "好好好,这样我就放心了。来,我敬您。"
    酒过三巡,"小佛爷,其实今日之事,张某倒是多了个念想,说出来,你就当闲话听听。"
    "您请讲。"
    "如今既然老九门能下斗的喇嘛都聚到一起了,你也给他们划了级,那不如,我们干脆......"张先生在桌上画了个圆,而后用手在上面虚抓一把。
    "您这话真是说到吴某心里去了!只是,这底下的功夫好不好做,怎么做,还得看上头的腕力大不大......"
    "这是自然,道儿上这块儿,小佛爷只管放手去做,上头的路子,张某也不会叫您失望的。"
    送走张岳朋,我往座椅上一靠,温水煮青蛙,没有盖子,真的不会挣蹦出来?
    我的人到派出所的时候,考古队的人已经拿着文件在办结案手续了,大约下午,闷油瓶和张月山两手空空出来了,人一看,确实不是盗墓的,这才彻底结了案。
    "二叔,您也事先给我透个消息啊,这大半夜的吓得我一宿没睡。"
    "不是早就商量好的吗?你一听就该知道了啊。"
    "我,我是知道,可,可还是吓了一跳嘛!年纪大了,这一受惊,就睡不着啦!"
    "哈哈,一受精就分裂,说明你很有活力。"
    我没听懂瞎子在说什么,也懒得理他。
    着手与官方考古活动"合作",是一早定下的方针,原本交由霍家做,现在二叔拉进张家,两家互相排挤制约,对我们下游选手来说,是好事。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5 12:3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6-6-17 21: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邪瓶】得失之间

    "陈景冉动了?"二叔平日里温吞度日,这些年也不见老,端着茶杯悠悠问道。
    3 o( J$ `; ~6 s! r1 o6 j" Z
    "嗯,齐家如今没了黑飞子下斗,陈老头早该坐不住了。"

    "齐家是没了肉的鸡肋,姓陈的可是十足十的狐狸,能在汪家手底下腾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