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扫一扫 QQ快速登陆

搜索
楼主: 论坛搬文菌

[高H] 【邪瓶】得失之间

  [复制链接]
粽子  发表于 2016-11-19 22:47:29
我又来甩肉肉了!先隔一楼
粽子  发表于 2016-11-19 22:50:56
番外 任性番 无主题
         这里是西藏,在湖南刻完碑,一时想起还有些地方该去祭奠,于是便动身来了这里。
         我曾经在这里亲眼目睹了许多奇诡惊悚的事情,之所以觉得恐惧,是因为从未得见过。也是在这里,我真正看明白了整个局势,开始绸缪反击。
         这一切,由他引导,却没有他露面,今天我们并肩站在这块土地上,他依然那么强,我便一味配合,不求压倒他,只求能够跟得上他。
         "带上定魂珠。"难得的,闷油瓶一句话说了好几遍。思维是我存在的唯一形式,留存住我的思维,比留存住肉体更重要。
         "带着呢。"我有些喘,闷油瓶步幅大且快,平地上不觉得,到了这里,极限的高低就凸显出来了,我已近极限,他还好整以暇。闷油瓶几次放慢脚步,我不爽起来,干脆赖地上,"休息一下,走不动了。"
         "吴邪,不要远望。"世界屋脊,总有些地方与平地上不同,闷油瓶说,我的记忆有大部分是搬运而来,特别容易被清空。论理,我最好是像瞎子一样,呆在幽禁的地底,像鬼一样,反复去复习那些执着的记忆,不可放空了大脑,更不能在缺乏各种气体的地方去放空自己,因为我的脑子会记住这片空白,我的记忆没有事实依凭,它就只是记忆,会被取代和耗损。
         "那我可做不到。这地方,除了看天,就是看地,但即使看着地,一不小心都能瞥到天。"
         "那就低头走路,别停下来。"
         "可我连脚趾头都抬不起来了。"
         我打定主意要为难他一下,之前走得太猛,把老子的力气都用透支了。
         趴在他背上的时候,才算觉着平衡了。小爷是随时会烟消云散的重病号,今儿个冒死前来祭奠丈母娘,给一路甩在后头像狗一样追着他,累不说,心情都给搞坏了!
         "你真把她天葬了?"说到天葬,我也是无法理解。如果是他死了,我会抱着他身体抱到发烂也不想埋了,更何况剁碎喂猛禽?
         "嗯。"
         "这有什么讲究吗?"
         "我不知道她是谁,也不知道我是谁,来于未知,终于未知。"
         "你可不会终于未知,你只能终于我手上。你是我的人。"
         膝弯里他的手紧了紧,我标属领地的时候他都会有感觉。
         闷油瓶背了近两百斤东西在背上,走得也慢了。身边有两个正在朝圣路上的藏民,似乎是刚刚上路,看上去还不太"风尘仆仆"。他们和我们并肩了一段,同一条路,两种风格。朝圣之路特别适合这片天地,生物在这里随时能感受到大自然的威力,因而目睹一种虔诚,显得十分庄严。
         越过这两人,脸上的风就大了起来,原来闷油瓶是为那两人放慢了脚步。气度,是无形的锁链。五体投地的虔诚,他们心中的愿望似乎都变得高洁了,让人不敢轻易超越。
         "你说,这样走去拉萨,真的能让他们内心获得满足吗?"
         "有许多愿望即使说出来也没有用。"
         "我的愿望,绝不用这种方式去实现,除非那根本是不可能实现的事。"
         "不是实现,是完成。"我一愣,这倒是符合他的风格,什么想而不得的事,想上一路,就让他过去了算。
          现在是四月,过了五月藏区就要开始新一轮的虫草挖掘,许多偏远地区的藏民也已经动身上路,使得这条沙土路上人还真不少。不过他们大都显得心事重重。时间还早,这么早就动身的,多半是对这件事没有必成把握或者急需赚钱的人,因此他们也没多少心思看路上的风景,以及风景中我们两个基佬恩爱秀。
         "这时机可选得不太妙啊!"天葬都是在高地山巅陡坡之上,既接近天,又还有飞禽的地方,碰巧这也是冬虫夏草的生长带,过不多久,墨脱往北,到那曲一带将出现越来越多的人,这不仅仅是个集会,更是场宛如淘金热般的充满了人性丑恶的集会。冬虫夏草的采摘方式几十年未能得到改进,也确实无法改进。人力成本高涨的今天,一株子实体就是好几万,在藏区,这绝对是令人眼红冒血的一笔收入。
         "跟我们没关系。"
         "恐怕这地方清静不了了。"
         "不会。"
         张大族长向来一言九鼎,当他把我放下的时候,那地方真叫一个清静。"藏区的鬼神传说之所以格外多,我看就是你们张家人害的。"任谁在这四月的高寒地带见着一大片野花,都会以为自己到了天堂。
         这里是张家一个分支的地界,自成一小个村落,守护属于他们职责内的某些秘密。这些年闷油瓶对自己的族长职位有了更透彻的理解,做得越来越心安理得,越来越实至名归。
         "他们进不来。"
         "你们不做虫草生意?"
         "我们不出去。"
         闷油瓶说的是"我们",这地方他来过不少次,玄妙得很。我们歇脚的屋子基本上就是在土堆里挖了个空洞,常年没有人来打理。恐怕闷油瓶嘴里的"我们不出去"有很大程度上实际是"他们出不去"。这货看起来老实话少,就那么几个字,背后的意思与事实相差老远,认识他久了,越来越明白眼前这人根本是个坏小子。
         遥想当年,他也这么把我往坑里带,跟张家那头汇报的是,"吴邪出不来",转头又安抚我,"我们不出去",玩得那叫一个溜。这后一次我回敬他一局,虽然成了,但扪心自问,在执行力和诱导性上,远不如他。我那回能把他关起来,不但联合了整个北京的势力,耗资不菲,还搭上了胖子的性命,算不得什么好棋。
         眼前这个村落,小而温馨,约莫只有八户人家,确切地说,是八个土坯小院儿,与寻常藏民家庭无异,连房顶上的牛粪都晒成一个样儿。
         "族长。"屋子里走出来的青年人对着闷油瓶问了声好,我一看就知道,这是失魂症发作的张家人。他见到我时眼中那种茫然,以及完全不知掩饰这种茫然的天真,都说明他正经历了一场彻底格盘。
         我又想起了朝鲜那户看守密道出口的张家人,失魂症发,被族人当成一件工具,浑浑噩噩地度过每一天,慢慢积累起新的记忆,等待着下一次格式化。这就是张家底层人民的生活现状,闷油瓶常说,长生是种罪,如果他们自己知道自己的状况,也一定会这样说,他们的长生确实是在受罪,没有了自我,连活着也算不上。
         不过闷油瓶接掌家族后,这些有限的散人在失魂症后被赋予了全新的记忆和生活,他将这些人限制在这一方天地间,清空他们的过往生活痕迹,而后才能在这些人的基础上,成立一个全新的张家。
         再过些年,这些人就会在这里建立起新的人脉和族群关系,到时候再放他们回到社会上,去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我们睡哪儿?"说实在的,我有点嫌弃这个住宿环境。
         闷油瓶没有放我下来的打算,在村子里也是背着我,不声不响地朝一间土坯房走去。游牧民族不讲究住处,很多时候他们的家都在马背上,藏区要比内蒙草原好一些,还会建个屋子,时不时地来住上一阵子。
         这片区域地气很热,进来后再回望来路,已经不是之前的模样,不知道是人为制造的海市蜃楼效应,还是真的建立了大规模幻境。张家人将青铜铃的致幻性与自身血液气味相结合,令敬畏神明善于观摩动物习性的藏民不敢靠近这片高地,即使不小心踏入,再出去也会分不清虚幻与现实,仿佛做了场梦。
         我见闷油瓶直挺挺朝那小门洞走去,不由得着急起来,门本就矮小,我们还叠着罗汉,莫不是他傻了?还没来得及吐槽什么,我已经一头撞进了墙里。墙和屋子都是假的,走过这些景象之后,其实是个半米高的地下室入口,难怪闷油瓶一路背着我,否则我又要在他的族人面前丢人现眼了。
         目的地一到,不用我挣扎,膝弯一松,我就被他"卸载"了。我不喜欢这地方,闷热,气息不流通,气味分子熏得我很紧张。我无法放松下来,这是我的大脑皮层决定的,即使我真不想在眼前这家伙面前露怯。张海客,他是这块世外桃源的实际打造者,他的胳膊没能像螃蟹一样再生出来,这笔账在他的年份表上利滚利,大概已经滚出天文数字了。我眨眨眼,确定因为扑鼻而来充斥了大脑的气味分子而僵直的肢体无法松懈后,干脆转身躲去了闷油瓶背后。再次跟随他来到他的地盘,还是有点怕,毕竟这里的人在我鼻子判定中都不是好惹的。
         进了闷油瓶的屋子,我才好受了些,这里只有他的味道。"有没有办法降低一点犁鼻器的影响?"我每隔几年要补充摄入一次记忆,因此不能去掉这个部件,但显然副作用已经出来了。从小长期使用,使得我的大脑对嗅觉的判断被化学分子彻底取代,解淳的大脑从小就没有识别气味的功能,反而只会靠费洛蒙来生成印象,这也是我不能很好接收记忆的关键原因,吴邪的记忆中,事物的印象都是有气味的,即使后半生丧失了嗅觉,我的大脑依然知道大部分物体的味道,依然靠这个来分辨物体。而解淳对物体的印象,有很大一块包含了费洛蒙的具象特征,甚至是张起灵,在解淳大脑中的形象也比在吴邪记忆中要恐怖一点。
         闷油瓶摇摇头,就算有办法,他也不会说。犁鼻器与脑神经信号对接,我已经到了这个年纪,再做出改动恐怕会出问题。再者,我不过就是比从前胆小了不少,对他来说,我这种人还是胆子小一点为好。
         "你说,张海客会不会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收拾我?"
         "不会。"
         我往床上一滚,床板又冷又硬。"我睡一下。"
         合上眼,脑子里金星乱冒,紧张感激发了我过高的肾上腺素,理智却无法使用这些荷尔蒙。

         
         
         
粽子  发表于 2016-11-19 22:51:35
  过了会儿,脖子下伸来一只手,在我颈动脉上按住,把我的小星星一下子按灭了。
         睡过一觉,我总算活了过来。房间里已经充斥着闷油瓶的化学分子,老子好像到了水里的鱼,吃喝拉撒全正常了。
         "还有遗骨啊?"
         "她身上有藏海花的影响,骨骸不宜暴露在外。"
         闷油瓶也是无奈,他做个什么事儿,离去后还有人给他殿后擦屁股,一改他的初衷,搞得他许多时候也是懵的。天葬走了个形式,他一走,尸身就被人收了回来,可以说有点搞笑。
         "这要去哪里祭拜?我看不如迁回长沙陵园去好了。"
         "她属于这里。"
         "那,那你把它拿过来是......"
         "见过了,我就放回去。"
         我伸手摸了下瓦罐,触及的瞬间,手指触电般弹了回来,稍一定神,并不是陶罐一改绝缘体质忽然带了电,而是我脑子出问题,模拟了一个强烈电讯号。
         "这......"这不是骨灰,这里面起码是骨头残片,完全被藏海花毒性侵蚀的骨质,还在散发着危险气息。
         闷油瓶陷在自己的思维里,捧着罐子又走了出去,大概在心里跟他妈说,这就是吴邪。
         放回罐子,闷油瓶就陪我窝在房里一步都没离开,也许他把我的话听了进去,从前我在他的地盘里吃过苦头,他也不想重蹈覆辙吧。
         "吴邪,你怎么不吃饭。"他终于忍不住问了,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问题是,眼下也仍然不饿。
         "嗯。"我不想告诉他,老子闻着这里的费洛蒙,感觉自己好像身处狮群中央的小绵羊,你有见过在一群狮子包围中还能低头吃草的羊吗?
         绝食这种低级手段我从没使用过,闷油瓶看我的眼神挺复杂,话少就是这点好,让人猜不着你确切的想法。
         "不吃了,万一你要干我,随时可以来。"
         他说过,要我用了麒麟竭,他才肯干我,这人打定主意不容易更改,我就偏要撩他。
         "去吃饭。"
         "不吃。"
         "吴邪,别怕。"想瞒过他,还是没那么容易。
         "我也不想。"
         闷油瓶顺杆子上,过来抱我,"吃完再做。"
         "饿不死。"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我比他高大,但他最近喜欢做大,都是把我脑袋按在他胸口,当弟弟似的对待。
         我索性耍赖,在他怀里拱几下,没完没了地闹腾。有一次我无意中这样做,也是为了他不肯睡我,拿头撞他胸口,他竟然叹口气低头弯腰,用口教安抚我。从那以后,我这一招就用上了瘾。
         他的脸在青年男性里算是很帅了,张嘴把我含住,无论多少回,一低头看见这画面我就忍不住想呻吟,太刺激,语言能力丧失,声带只够发出原始的求饶。
        张大族长从来没有因为我的粗长搞得满脸口水狼狈不堪过,不需要深喉猛插就能让我缴械投降,也因此我在床上即使没有被"破处",还是越来越雄风不再。
         今天他倒是有些与往常不同,嘴吸得格外用力,刺激是刺激,反而减弱了我的快感,只一个劲硬着。我在他嘴里,有些欲求不满,但也没办法,只好挺挺腰,嘴里发出娇气的抗议。
         我是想让他来干我的,因此很久没有互相口教,更没有干过他,他也是能忍,竟然没有一次投降于欲望。不过今天他这个底线有松动的迹象,我垂眼看见他硬得直冒水,放我屁股上的爪子也不安分地在捏来捏去。
        "好痒。"我缩屁眼,他能从我臀大肌的运动方式得知我中心点隐晦的暗示。
         终于,发丘指造访了频频发出信号的地方。"再舔舔它。"我低声哀求。
         闷油瓶没理我,反而动手插我后面。我也做过上面那个,知道男人这时候那点儿小心思,都是跟你想要的反着来的,你前面想要,他就非摸你后面。
         "嗯,舔一下。"他手指头已经塞进来半根,我只当没注意,一个劲要他继续口交,抬屁股把小小邪往他脸上蹭。
         "求求你。"大招一个接一个,我本来就想在他为白玛实行天葬的地方推倒他来个野合,因此上路前洗干净了,还一直不吃饭。
        他整根手指插到底,我有点痛,哆嗦了下,前面立马被吸住了安抚。做下面那个我没经验,只觉得毫无快感,要不是我想勾引他,屁股里插根手指,真是一点都不快乐。
         不过他嘴上技术过硬,含我在嘴里用舌头不轻不重地刮在敏感线上,让我能忽略掉一些屁股里的不适。
         "好舒服。"再下去,我也黔驴技穷了,只能靠他自己发挥,好几次我们也就是进行到这一步他就鸣金收兵,因为我已经开始撒谎,他又不是好骗的,不舒服可以忍,却装不了欲仙欲死,除非他拿出让我欲仙欲死的手段来,我再适当给他夸张表演一下。
         但实际上,只要他真想干我,我也根本不需要装。比如现在,第二根发丘指已经跟着进来了。闷油瓶这方面技术特别差,前戏基本上被他忽略得一干二净,扩张就是把手指塞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有些无奈地感受着小小邪渐渐失血倒下,任谁头一次被干巴巴塞了二指在屁眼里,都不会太舒服。手指在里面动了,力道很大,我的腰跟着他指头被抬起,闷油瓶似乎没想到我有那么紧,立刻又直了回去。
        "你要是现在停下来,我不原谅你。"我没别的法子,只能干吓唬吓唬他。总要迈出第一步,我们俩都缺乏个说服他的契机,这次来西藏,双方心里都有数,我早上出门前又拉又洗又绝食的,他再死硬坚持,那我就饿死算了。
        "你不舒服。"
        "不舒服也得干。再怎么也必须做完。你要是不行,就去吃颗伟哥。"
        闷油瓶皱眉,难得被人逼得手足无措无路可退。
        关键还是我硬不起来。他在意我,也在意我的小兄弟,哪个不好了都会严重影响他积极性。我已经卖了几年软,就为了让他习惯我使性子,习惯了来安抚我。这会儿我任性起来,他也不像从前那样甩手走人,伸手在我脑后脖子处摸来摸去。
        不得不说,他那方面还是很厉害的,这会儿大家晾半天了,他还硬得很。我知道他前戏节奏慢不下来多半是因为下面欲望强烈,很想插进来。对于这方面的欲望,忍耐固然很难,忍耐的同时还要耐心为对方开发,就更难了。以闷油瓶的沉稳性格和曾经比较悠久的禁欲史,能让他这么难以忍耐,我是该自豪了。
         "去拿润滑液来,抹了直接做吧,插几下就会有感觉的,你不就是那样的吗?"
         我拿自己跟他比,有点找死,可我也顾不上了。我要想在下面被他干一回,要经历数年相处模式的潜移默化地转变,要找到一个特别的契机,找到一个重要的理由,还要我事先给自己清好肠道。
         有了润滑,手指在后面进出就滑溜了,那感觉像拉出根细软的大便,下一秒GIF回放,大便回复原位,一次又一次地拉出。我想意淫一下,勾起更多性欲,可那感觉基本就是这样,想借这种感觉骚也骚不起来。
         好在闷油瓶是个被插熟了的,看我屁股里有东西进进出出,他自己呼吸就先重了起来。很快就增加到了三个手指,他一来劲节奏就快,因为他是喜欢我快一点的,人都容易按照自己的喜好去推测他人的感受。我呼吸也急,他的手指在打转,那样一定能挤压到我前列腺,可我感受到的只有疼。
         睁眼看他,忍耐的神情已经看得出来,只是不敢进来。我想横竖都不舒服,不如就快一点,伸手握住他小兄弟就撸。闷油瓶低头来亲我,快要忍不住了,"进来。"
         屁股里被撑得发麻发酸,手指一撤走,好像有股冷空气跑了进来,我下意识想紧缩却酸涨得很。
         我以为换他的大炮跟手指也差不多,等龟头顶在入口,才明白不是那么回事。一挤进来,老子再怎么有准备都不管用,"啊!"
         更剧烈的酸麻袭来,之前已经被手指撑开过,不是撕裂的感觉,就只有涨,涨得我反胃。他那儿也不小,推进来的时候我整个肠子感觉都在跟着被带往体内。
         "吴邪,放松。"我曾经吐槽他那里一夹,固若金汤,现在他也被我挤压得动弹不得,一动弹,我整个肠道都跟着被扯动。那里头触感是极其柔软的,乍一贴到他凶器上,绵得人头皮发麻。
         "等一下。"我尽力调整呼吸,这事儿不好受但也总归有那么多人在受着,一定有方法让双方都找到快感。
         闷油瓶调整了下姿势,将我的腰抬高弯起,凑头过来与我接吻。小伙子挺有办法,我想跟他接吻,就得接受这姿势,他一探身,下面就又进去了一截。我内心深处是把自己豁出去的,可这事儿远超我心里准备,我知道我一推他,他立马会停,但他若是再挤进来,我就,我就要吐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肠子被顶进体内,感觉胃里有压迫感。
         "慢一点,我想吐。"
         闷油瓶额头冒汗了,但没我厉害,我背上一背脊的鸡皮疙瘩,是真想吐,好在没有吃东西。
         他开始慢慢往外退,我已经有些犯晕,胃里压迫感渐渐减小,一大股胃气涌了出来,整个人随之一松。我刚刚一直在回想我们俩的第一次,他的表现似乎比我好太多了,不过,为什么我会想吐?真没听说过有人被捅屁股捅得呕吐的。
         龟头离开的时候,老子屁股上发出十分响亮的"啵"地一声,弄得我脸烧了起来。虽然这能说明我有多紧,说明我是如假包换的第一次,但被插出这种声音,还是太丢人了。

粽子  发表于 2016-11-19 22:52:11
         我的鼻子告诉我,我那一声也点燃了他的荷尔蒙,绝对的发情气息笼罩住我。闷油瓶在我脸颊到耳朵边游走亲吻,我一团滚烫,也不想转头说话。
         不出所料,屁眼一紧,他又不声不响地进来了。"呃…..."还是涨,他离开的时候,我觉得屁眼合不拢了,觉得自己被干松了,他一进来,我才知道我还差远了。
         "舒服吗?"我想从对方那里获得点肯定,以提供动力。
         他点点头,"你太紧了"。
         "是你太大。"两人互相表扬,他器大活好,我紧窄如初。
         "还想吐吗?"
         "比刚才好多了。"
         "痛吗?"
         "还行。"
         闷油瓶又进出了几次。其实是他节奏太快了,反胃过后,我处在不舒适的感觉里,承受起来越发艰难,更别提性欲了,嘴唇都在发冷。
         脱离时那种声音,他没再制造,明明是我发出的,但他身为制造者,好像比我还害臊。
         我不会吸啊夹啊的,但到底够紧,闷油瓶抽插十几下,速度就把持不住地提了起来。"嗯!嗯……"屁股整个都是烫的,涨得麻木,他那东西的尺寸配上他的腰力,一下下实实在在撞进来,也不管什么前列腺,就是撞到底,每一下都达到全新的深度。
         我在被干。屁股里的侵犯在向肚子里蔓延,每一次插入,臀大肌被挤扁,直肠被劈开,甚至更深的地方都被震颤波及,这种震颤把我的心一点点扯碎,开始随波逐流。有种奇异的感觉从大脑皮层流淌下来,那不是性快感,是一种很羞耻的感觉,想被他这么干,被他侵占到身体内部,甚至想被他虐待,被他撕裂。
         我开始叫床了。虽然不是毛片里学来的那种,但扣着节奏轻重缓急,声调抑扬顿挫,骚得我自己都听不下去。
         闷油瓶找对了路,速度进一步提升,我脑子里每一格不满足都能在下一秒被填满。这种宠爱,满足得无以复加,满足到流淌了出来。
         我被操哭了,眼泪不是因为爽,也不是因为痛,我就是觉得很满,满足于他的顶撞,全部叩击在我心里。
         闷油瓶只做了一次,不过,等他射的时候,我已经意识迷离,一口气只能进半口。后半程我大脑需求满足到顶点,可他还在给,还远远没到极限,我瞪着他的公狗腰,一想到自己也许会被他操死,全身都在颤抖。男人这时候的威力至关重要,我不行了,不要了,他也正好射,那就是皆大欢喜好聚好散。一旦你意识到他还能给你超出大脑需求量的欢爱,你就懵了,不知道自己会被干成什么样。我就是那时候开始哭的,屁股早就没知觉了,肚子里的感觉也不好描述,肠道蠕动的时候有排便感,不过那些都没用,他是我的全部,他想要进到多深就多深,想把我弄得多松就多松,只要他一撞进来,我就觉得什么都行,什么都好,死也无所谓。
         太强烈了,不是射精冲动,是原始性的臣服,那一刻,他好像是我的君主,我随他怎么弄都行。
         闷油瓶似乎也得到了另一个层面上的满足,完事后一直紧紧抱住我,吻我的眼泪。我们俩位置互换,回想曾经对方的表现,觉得彼此更为了解了,一抱住对方,就好像被搅乱了的太极八卦,再也分不清阴阳五行。
         半夜被尿憋醒,坐起来上厕所,感官还未清醒,一下子走出几步,下一瞬,疼痛叠加了几次方后,一股脑儿涌上大脑,膝盖一软,大脑保护性断了信号,我就倒在了地上。
         我事后的状况比他当初严重得多,肛门整个肿起外翻,屁眼里时刻好像夹了根东西似的涨痛。闷油瓶想给我按几下,我剧烈挣扎,那地方最好谁也别碰,恨不能飘在半空。
         说实在的,除了心理上的满足,肛交本身毫无快感可言,事后的我觉得像被人打了一顿,瘫那里一点都不想动,他来抱我,我也不配合,不想翻身,只能伸手去搂他。
         闷油瓶做的时候表情很柔和,从没见过他那样盯着我看,做完后他也手足无措,不知道该为我做点什么。
         我倒在地上,他过来的速度比普通人还慢,"拉我下。"下半身腰臀一带肌肉很痛,不是谁都能锻炼到肛周肌肉的,过度收缩用力导致了此刻肌肉群的剧痛。
         闷油瓶显得很僵硬,我之前拒绝了他碰我后面,他似乎受到打击了,不敢再来碰我。
         "吃点东西。"
         "好。"
         再没食欲也得答应,撒完尿回来,我就光屁股站在桌边吃了些糕点。
         "吴邪,你刚才觉得......怎么样。"
         "很厉害,真心话。"
         "你舒服吗?"
         "舒服。"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0-8 12:31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6-11-20 09: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人不科学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粽子  发表于 2016-11-20 14:55:08
    来踩一脚撒花 恭贺大邪破处 闷神逆袭 ^_^
    粽子  发表于 2016-11-20 19:38:19
    看到老吴求cao感觉蜜汁喜感哈哈哈~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4 天前
  • 签到天数: 436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7-27 23:4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嗨呀,为何发现的如此晚!!
    粽子  发表于 2017-8-11 14: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

    __
    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n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n____

    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
    n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qq,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


    _______ip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9-1-24 04:04 , Processed in 0.181268 second(s), 3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0dzz

    © 2016- 邪瓶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