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扫一扫 QQ快速登陆

搜索
查看: 459|回复: 6

《与君将向世间行》原著风 HE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8-16 14:37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8-6-28 12:2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十年前的那个秋天,闷油瓶与我告别,进了青铜门。从那以后,他仿佛人间蒸发一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而对于我来说,他从未离开,几乎每天夜里,我都会梦见闷油瓶消瘦修长的背影,逆着光有些不真实。梦里每次我都像那年长白山下挽留他时拼命的追赶,而每次闷油瓶都在梦中转过身,冲我淡淡地一笑,道:“吴邪,再见。”然后就消失不见,只留我一个人站在原地。
    十年来我重复着相同的梦境,每天夜里都体会着那年闷油瓶进门时我无能为力的心痛。这十年发生了许多事情。
    有些如同过眼烟云,转瞬即逝;有些却成为了岁月的痕迹,就比如我手臂上的十七道疤。
    这十年间,我远离了曾经的生活,剩下的只有痛苦与黑暗。然而每当我被推入绝望的深渊,总有一丝光亮一一闷油瓶,是我最后的希望。
    小时候有一次听爷爷跟我说:“人活得久了,总会觉得经历的事情都不过是一场梦。” 我现在也会觉得生活亦真亦幻,甚至恍惚间会分不清梦和现实——就比如现在。我站在长白山下,一切仿佛都不曾发生过,似曾相识的场景,似曾相识的秋天,只是那个人,还不曾归来。
    第二章
    “我说天真,你怎么还发上呆了,这都到山下了,还不赶紧上去接人?!”胖子的大嗓门将我从回忆中惊醒。
    我抬头望了一眼山顶。 那年的场景仿佛还在眼前,闷油瓶临别时苍白的面容,寂然的背影,每次都会刺痛我的心。“如果十年之后你还记得我,就拿着鬼玺来接替我。”
    是啊,闷油瓶,你该回家了。
    我回头望了一眼众人。黑瞎子依然一脸贱笑,小花低头玩着手机,一脸嫌弃。坎肩站在稍远的地方,身后跟着一帮伙计,似乎在等着我下指令。
    我招了招手,道:“走吧。准备上山。”坎肩应了一声,冲伙计们喊道:“小佛爷有令:准备上山接张爷!”黑瞎子凑了过来,笑道:"小三爷这阵势搞得跟迎亲似的,怎么,要接哑巴回去做压寨夫人?!”
    我笑笑,不置可否。对着众人道:“走吧。”
    登山的过程我不再赘述,两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山顶。
    青铜门依然在,我站在门前。那种不安与激动的心情一起涌上心头。我拿出鬼玺,手却有些颤抖。闷油瓶,你一定要等到我带你回家…
    青铜大门缓缓打开,我紧张地盯着开得愈来愈大的门缝,期待着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出现。然而却没有。我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闷油瓶,难道你最终还是没能等到我带你回家的那天么?——不!老子不信你这么容易就挂了……
    大概是看我脸色不大好,胖子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天真,别瞎想,说不定小哥在跟你玩躲猫猫呢……”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点了点头,道:“走,进去找。”
    一行人走了进去,打着手电四处搜索。突然,小花“咦”了一声,道:“吴邪,你看那不是——”我瞬着他手电指的方向望去,一时之间彷佛世界都静止了。这样清癯消瘦的身影,这样苍白得令人心疼的脸庞,除了闷油瓶,还能是谁?!
    “吴邪。”清凉的嗓音一如当年。
    我激动得忘记了呼吸。朝着闷油瓶的方向跑去。-----终于见到了你,不再那样遥不可及。
    闷油瓶仍站在原地,我跑过去拥住他。还好,这次没有忘记我。闷油瓶的呼吸轻轻的打在我的脸颊上。我终于可以确定这不是梦境---我真的见到了闷油瓶。
    闷油瓶没有说话,安静的让我抱着。----我多希望此刻时间能够静止,让此刻成为永恒。
    但最终还是结束了这个温暖的拥抱。
    我注视着闷油瓶的眼睛,黑色的眸子依然宛如浩瀚深遂的夜空,波澜不惊,淡然出世。他也注视着我。我缓缓开口道:“张起灵,我带你回家。”闷油瓶望着我,眸底隐约有什么在闪烁。
    我笑了,握紧他的手。“走吧,回家。”“嗯。”
    “小哥啊,你呆了这么多年,舍得出来吗你——”胖子终于来刷存在感了,冲到闷油瓶身边,嚷嚷道:“我说天真这些年为了你可没少折腾……”我拍了胖子一下,没让他说下去.只是拉了拉袖子,盖住了手臂上的伤疤。
    第三章
    “哟,哑巴,好久不见啊~”黑瞎子凑过来道。闷油瓶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我牵住闷油瓶的手,好凉。没有一丝正常人该有的温度。我这才意识到闷油瓶还穿着当年进山时的衣服。这可是海拔几千米的高山,温度相当低。如果闷油瓶只穿这点下山的话,绝对会被冻成“冰淇凌”。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责怪自己的粗心。连忙脱下冲锋衣,披到闷油瓶身上。“小哥,外面冷,多穿点。”“嗯。”闷油瓶轻轻点头,将还残留着我的体温的外套穿在了身上。
    --------tbc--------------
    下山的过程中,闷油瓶大概是还未完全恢复体力,有些气息不稳,脸色也苍白的失了血色。看他的情况,我便决定今天先在山下找个旅馆住下,明天再出发回杭州。
    第四章 初夜(哈,本章无H,有吻戏)
    很快到了山下的旅馆。
    旅馆虽说小点,但里面的设施倒也齐全----甚至还有独立卫浴。房间不多,我们二十来号人只能两三个人挤一间才勉强住得下。这样一来,我和闷油瓶便顺理成章地住进了同一间房。啧,正中下怀。
    “我们合住一间可以吧,小哥?”我回过头征求闷油瓶的意见。
    “嗯。”他抬起那双黑白分明的眼望向我,微微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
    “哎----这可不厚道啊----”我正心下暗喜,却听一旁的胖子不满地嚷嚷道:“天真跟小哥住一间,小花跟瞎子住一间----你们倒成双成对的了,凭什么胖爷我就得号这小子挤一间?”他指了指身后的坎肩。
    我赶紧过去安抚胖子的小心灵,随便用余光瞄了一眼身旁的闷油瓶,看他对胖子“成双成对”的说法作何感想。不出我所料,闷油瓶果然面无表情地杵在原地----估计这会儿正忙着跟天花板交流感情,压根儿没听见胖子说了些什么。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8-16 14:37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2:32:55 | 显示全部楼层
    登记入住手续办完后,大伙便各自 找自己的房间入住。我也不例外,领着闷油瓶向走廊里侧的一间房走去。
    旅馆的房间有点小,唯一的一张双人床放在中间便显得有些拥挤,上面铺好了一条洗的干净的被褥-----等等,为什么只有一条?
    闷油瓶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把视线停落在那条被子上良久,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些什么。-----当然,他也可能什么都没想,只不过把深情对视的对象从天花板切换成被子,再度思考起人生。(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要不我给前台打个电话让他们再送一条过来吧。”我决定打破沉寂,虽然并不打算真要条被子来。
    “不用了。”闷油瓶抬起头,淡淡开口道,随即起身径自向浴室走去。我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听这闷油瓶子的意思,是想和我盖一条被睡?
    正站在原地琢磨着,忽然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我循声走了过去,却发现浴室的门没关。
    闷油瓶已然脱了上衣,白皙光洁的脊背背对着我,看的我喉咙有些发干。
    “小哥,你要淋浴?”我清了清嗓子,问道。“嗯。”闷油瓶没回头,自顾自地褪了外裤,修长白皙的双腿露在外面,身上只剩下一层薄薄的内裤。-----该死,我觉得喉咙更干了。大概是察觉到我还没走,又或者是感受到了背后传来的灼热目光,闷油瓶转过身,有些疑惑地望向我,“有事?”我有些尴尬地收回视线,干咳一声,道:“咳,没事,就是担心你不会用用热水器.....会用就好....”闷油瓶闻言,微微皱了下眉,大概是对我低估他的生活能力表示不满。不过说起来,他是该好好洗个热水澡了,这小子在青铜门里待了十年,估计连条内裤都没换过....
    我知趣地从浴室门口离开,坐回床上,掏出一支烟,点燃。那种不真实的感觉逐渐从我心头消散----闷油瓶是真的回来了。----这十年所经受的一切终于有了结果。苦尽甘来,得偿所愿。
    我吸了吸有些发酸的鼻子,把手中快要燃尽的烟熄灭。闷油瓶不大喜欢烟味----虽说他会抽烟。
    不过,闷油瓶怎么还没岀来?以他干净利落的性子,半个小时怎么着也该洗完了。我又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断断续续的水声倒是停了,只是半天不见闷油瓶出来。就在我打算起身去看个究竟的时候,听见闷油瓶轻声叫我:“吴邪。”
    “怎么了,小哥?”
    “没有衣服。”闷油瓶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听起来显得有些闷闷的,似有一丝无奈。我不由好笑,脑补了一下一向淡定的闷油瓶找不到浴袍时的面部表情。
    “小哥,你等一下啊,我这就来----”我忍住笑意,从行李里挑了一件宽松的睡袍,从开了一条缝的浴室门口递进去。-----至于小鸡睡衣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他穿。

    点评

    Q~Q 3555-90744 销-售-最-新-资-料!~兼-职 良-家;少~-妇;学--生~妹;都-有~包-更-新  发表于 2018-8-12 08:22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8-16 14:37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2: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一会儿,闷油瓶就从浴室里出来了,我望向他,竟有一瞬间的失神。闷油瓶半裸的样子我见过,但他刚刚洗完澡的样子,我还真没见过。-----不得不说,他现在的样子…真他娘的好看----一头湿漉漉的黑发紧紧贴在白皙的皮肤上,不断滴落的水珠沿着修长的脖颈滑入颈间。原本苍白的脸上因为刚刚洗过澡的缘故显出好看的色泽,本该 清冷的眸子也湿漉漉的,仿佛氤氲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变得朦胧迷离起来。 该死的诱人。
    “吴邪。”
    听到闷油瓶叫我,我方才回过神来,递给他一条毛巾,道:“小哥,你先把头发擦干。我去洗漱,你在床上等我。”话音刚落,我突然意识到最后一句话听起来有些暧昧,再看向闷油瓶,后者依然一脸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 难不成又在思考人生? 我在心底叹了口气。
    当我从浴室出来时,发现闷油瓶依然坐在床边,毛巾放在一边,并没有动过。
    “小哥?怎么不擦干头发?这样湿着睡会生病的。”我拿起毛巾,在他身边坐下。
    闷油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没吭声。
    “那我帮你擦。”我道。
    我本以为他会拒绝,不料他居然默许了,还顺从地把头往我这边偏了偏。我靠近他,这才发现,那件浴袍对于清瘦的他而言过于宽大,半开的衣襟在胸口处露出雪白肌肤,纤细漂亮的锁骨恰到好处地露了出来,若隐若现,格外诱人。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8-16 14:37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2:3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到一股灼热从身体某处升起,正蔓延全身。
    该死。我暗骂一句。强压下心中**,伸手为闷油瓶掩好前襟。然而,不经意间,他瞥见了我手臂上的疤,眼底一暗,眼中情愫不明。
    “吴邪。”闷油瓶冰凉的指尖抚上了我的手臂,指腹凉凉的触感却带起一股惊人的暖意,似一股电流般扩散开来,彻底让我的理智在一瞬间土崩瓦解。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吻上了他的唇。闷油瓶软软的身子明显地僵了一下,但并没有避开我,而是闭上了眼,长睫微微颤动着,似有一丝不安。我轻而易举地撬开了他的唇,侵入了他散发着淡淡药香的口腔中。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8-16 14:37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2: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深情,漫长,而又生涩的吻。唇齿交接碰撞发出美妙的声响。其间,闷油瓶头发上的水珠不断滴落,打湿了床单,而我与他都浑然不觉。
    我将他拥得更紧些,肆意地在他口腔中侵占掠夺。直到闷油瓶有些窒息,才松开他,在两人之间牵出一条细细的银丝。
    “吴邪。” 他低低地唤我,声音沙哑又迷人。眼神迷乱,湿漉漉的眸子几乎要将我融化掉。-----现在的他跟平时的样子判若两人。他因缺氧而喘息着
    ,雪白的胸膛也随之剧烈起伏。
    我定了定神,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开始替他擦头发。闷油瓶微低着头,宛如一只温顺的猫。
    “小哥,你为什么…”看着如此温驯的闷油瓶,我不禁问道。
    “因为是你。”他抬起头,注视着我的眼。声音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如水,不带波澜。
    而我听到他的话,却鼻子一酸,险些落泪。
    原来-----这十年来的血泪辛酸,十年来的苦涩等待,终于在这一刻,换得了这世间,一颗弥足珍贵的真心。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8-16 14:37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3: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8-10-24 06:15 , Processed in 0.235948 second(s), 3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0dzz

    © 2016- 邪瓶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