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扫一扫 QQ快速登陆

搜索
查看: 133|回复: 0

[已完结] 中秋夜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6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8-9-22 16:2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秋夜,村里有走月的习俗,走月就是走着赏月,一个地方有一个的地方老规矩,这里走月必经的宝地就是闷油瓶常常往里钻的那座山头。
    黑天后,村里的人都走光了,我们三个待在家里也怪冷清的。我和胖子商量了会儿,决定先去凑个走月的热闹,再回家坐在院子里,看月亮吃月饼。
    张起灵坐在窗口,对着月亮发散脑电波,身上还穿着夏天穿的背心。而我对着镜子套了一身人模狗样的行头。
    接着我对闷油瓶说:“小哥,换件衣服。”张起灵这种人你不跟他说你要让他干什么,他会不在意你怎么想,但你讲了,要求不过分,他一般会听你的话做事。当然这是我和小哥的相处经验,换别人也不知好不好使。临出门,我在兜里装了个小玩意。
    明月皎皎,我跟胖子一路地贫嘴,闷油瓶在旁边安静的走。走着走着我竟有些恍惚,许多相似的记忆片段涌上脑海,不知是走在哪条倒斗的道上。
    终于走到了山脚下,这一带人挺多的,不只村里还有县里市里的许多年轻男女也来这赏月幽会。我挑了块石头往下坐看着静立在前方的闷油瓶,而胖子没有停下来,随着一条人流走远了。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我闭上眼描摹闷油瓶的侧颜,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油然而生。我不禁弯着眉眼笑了出来。
    这时候我耳边响起一道声音:“嗨!帅哥。”我抬眼是一个清秀的妹子:“你好。”没想到我这个老男人竟然还有这等魅力,虽说我知道自己长得是真不赖,但这种事情还是能增长一下男性的自尊心的。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人在一旁,总想着他能醋一醋。我心不在焉地回话,而女孩没看出我的敷衍,已经觉得我们熟的可以加微信了。
    到现在也不见闷油瓶抬抬眼皮子,我自讨个没趣,正打算礼貌回绝。不料这时闷油瓶走了过来,他拉着我的手,把我从石头上拽起来,一口啾在我脸上。用丝毫不以为意,又理所当然的眼神示意妹子,“人是我的,你可以走了”。
    不知道妹子在心里怎么鞭挞我们这对狗男男,我对闷油瓶这样的表现激动的不行。此刻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人,盯着闷油瓶微红的薄唇蠢蠢欲动。“抱歉,我有事不陪了。”我心里有一把火烧了起来,火急火燎地就拉着闷油瓶往山上去。
    我一把把闷油瓶按在树上,搂着我大宝贝就开亲。轻车熟路地撬开水润的唇瓣,舌尖就往上颚舔弄,没两下小哥便软了身子,靠我身体支持。
    同时我手也不老实地摸上闷油瓶的尾椎,在骨节处搔弄打转按揉,一只手向上拂过腰窝掐在闷油瓶的窄腰上,另一只手向下搓揉着肥软的臀肉,捏掐出不同形状。
    闷油瓶在上下夹击下溃不成军,眼角绯红眸中含泪,脑袋一个劲儿往我脖子上钻,而身体却像条鱼直外扑腾,我死死钳住他脱力的身子,让他逃脱不得。闷油瓶无力地靠在树上,被迫地承受着掠夺,明亮的月光下,我将闷油瓶清冷漆黑的双眸看得清清楚楚。这样一个强势的人却心甘情愿被我压在身下,我满心想的都是怎么让他婉转呻吟怎么把他欺负的哭出来。
    “小哥,把腿架上来。”双手解放出来,我扒掉闷油瓶身上的外套,直奔那两点而去。闷油瓶的胸部很敏感,轻轻按住乳尖,呻吟就破口而出:“唔哈”我一左一右舔弄着红果,进攻下闷油瓶急促的喘息,我贴在他耳边道:“小哥,你看你奶头都立起来了。嗯?怎么这么骚?”短暂的失神后,闷油瓶瞪了我一眼,双腿稍微用力,示威性的夹了下我的腰,辣的我下面又硬了几分。我抓住小闷油瓶上下撸动,抚摸着,又揩下上头透明的液体用来湿手,随即伸到闷油瓶后面。我先伸进去了两根手指,里面又紧又热,一瞬间我就想着这么直接进去,还好人年纪大了总会长些自制力,我忍住了冲动。
    身体进入异物,闷油瓶有一瞬间的不安,于是开始用脑袋拱我,我心里直觉得好笑,我家小哥怎么怎么可爱。可爱到让我忍不住大力地碾过那处腺体,“啊,别,别按。”闷油瓶猛地一抬头,嘴角拉下一道银亮亮的细丝。“小哥,你看看。你下面那张嘴也流水了。”有了大量液体的润滑,我又伸进两根手指,模仿着性交的动作快速抽插起来。我迫不及待的把手指换成下面粗大的那根肉棒,狠狠的捅了进去,柔嫩的肠壁绞了上来,紧致的不得了。我把闷油瓶钉在树干上,把着两条光溜溜的大长腿,下身九浅一深地艹弄着。闷油瓶不说话,那就只能我一个人骚,我又把脸贴到闷油瓶脸边:“小哥你说,老公艹的你猛不猛?”我把两人交合处大大方方的敞给闷油瓶看,闷油瓶只瞥见了一眼,就用手抚上双眼扮鸵鸟。“小哥你往下看看嘛。”我撅嘴亲亲小哥逗弄着他往下看,男人在这时候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能往外蹦,“你不看就是你不不爱我了!”
    但是闷油瓶在床上不吃我这套,咬紧牙关就是不说话。虽说闷油瓶是人狠话不多的社会酷哥的人设可我也不是没有把他艹的浪叫过。我心一横堵着小小哥上的那道眼,前后夹击,抽出小小邪在找准方向戳弄着那一点又凶猛地碾了过去。小哥禁不住这么玩弄,腰身止不住地抽搐,肠道死命绞紧了我。我知道他是打算缴我的械,所以我绝对不会先投降的。又是疾风骤雨般进出来近百下。
    闷油瓶终于忍不住射精的欲望,整个人沉沦在欲望之中,不顾脸面的呻吟:“吴邪哈,吴、邪、我,我要啊、射。”我如愿趁火打劫:“那你叫声好听的。”“吴邪。吴邪~”闷油瓶开始撒娇求饶(不是),脸颊发红,眼角处生理泪水不受控制的往外流,双唇张开津液顺流,怎么也闭合不上,一副被艹熟的样子。我想让闷油瓶叫我声老公,当然他肯定是知道我想让他叫这个,却又不肯说。
    我道行没这个人精高,见他这样,心软成了一滩水。闷油瓶双眸失神,不住地呢喃着我的名字,我真是心都化了,凑过去(*^.^*)亲亲~他的睫毛,接着松了手。“啊哈啊啊啊—”闷油瓶的喘气声换成了低声叫喊,脸上流着泪,下面往外射,后穴给小吴邪裹的紧紧的,央求着小小邪射给他,我一个没忍住内射了。
    我和闷油瓶抱在一起,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我担心我的子孙呆在闷油瓶肚子里对他身体不好,赶紧对闷油瓶说:“那啥,我们赶紧回家,把那里的东西给弄出来。”闷油瓶摇摇头,告诉我他不回家,又说:“山上有温泉。去洗澡。”“是吗?那我怎么从没听人说过。”不经脑子的话顺口而出,一说完我就知道我的话很多余。哪个进山的有他艺高人胆大,比他走的深。
    我苍蝇搓手:“小哥,我这儿有一个东西。”说着我就把跳蛋从兜里提溜了出来。趁着闷油瓶刚射完,思维速度慢,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过他的身子,把跳蛋塞进他后穴里。因着外头的一截线,闷油瓶无奈地站了起来而没有做出任何表示。我知道他是默许了我,怎么办,亲亲宝贝就是这么惯着我,也不能怪我被惯坏了啊。
    闷油瓶套上衣裤领着我往前走,他恢复力强,走的嗖嗖的。可就算他穿着裤子我也能想象出来他小穴深处塞着跳蛋,穴口不住的往下滴流着乳白色精液,笔直的大腿一片狼藉的样子。
    在林间钻了十来分钟我问小哥多久能到,他说还有一会儿。我放下心,开了低档。那东西在肠壁研磨着最深处那一点,小哥腰肢酸软就要跌倒,我连忙上去扶着他。“吴邪,别闹了。”“要么我抱着你走,要么你自己走。”我下了个粗浅的套,但是闷油瓶只能往里头钻。他没再说话,推开我有些蹒跚地前进。
    在跳蛋猛艹敏感点的刺激下,小哥禁不住抽闪着腰肢,摆着臀。我心痒痒的,手就伸了出来在他腰臀间暧昧的流连。闷油瓶泛着水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瞅着前方,就是不看我。我坏心地把跳蛋调到最高档,闷油瓶的窄腰翘臀就在我手心疯狂扭动着。我把他身上的裤子扒到裤脚处,欣赏着他带着掐痕淤青的腰和满是红痕的臀肉。
    不过一会儿,闷油瓶便躺倒在地上。两条又白又直的大长腿相互蹭着,骨节分明的手撸动着小瓶子。昏暗的月光下这只山间的妖精侧卧在地蹭着着汗湿的黑发,咬着发红的唇,挺着乳粒,轻轻扭着腰肢,摇摆臀部做出无力而任人侵犯的模样,勾搭着迷路的旅人。“小哥,你快起来。我不认路啊。”我蹲下身,在闷油瓶耳边哈着气,轻咬着红通通的耳垂。我关上跳蛋,一口热气撩上闷油瓶脖颈,与此同时他也呻吟着射了:“啊~”唇瓣闭合不上粉嫩的舌尖在白牙里外若隐若现,我一鼓作气侵入湿热的口腔,攻城略池。闷油瓶被吻得头发昏,用尽全力扭开头说:“吴邪,别耽误走路。”
    我也不知道我这是什么恶趣味,就是想看他顺着我,跟我服软,在我面前露出肚皮求摸的儿。“我抱着你走,你指路。”闷油瓶恢复了几分清明的眼里写满了:你确定?
    我的雄性自尊很是受打击。我强势的横抱起他往前走。闷油瓶背底下是烙铁般的一根一个小邪,“小哥你摸摸它,我涨得难受。”小哥似羞得不行,仰面闭着眼往我下身探去,生涩的摸着小小邪。
    “要到了。”闷油瓶的话仿佛一个开关,“啪”的一声开关闭合,我立即拽出跳蛋,扶正闷油瓶把他的腿缠在我腰上。“噗呲—”恭贺张大族长喜提小小邪一根。闷油瓶穴里温热的很,我都想溺死在里头一辈子不出来。“哈啊~温泉—在、在山洞里。”得令!我搂着闷油瓶大跨步往前走,一步、两步、三步,一下、两下、三下地往里顶,慢慢走到温泉边上。闷油瓶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失声尖叫出来:“不、不、够了。快停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咸涩的泪和汗一起顺着闷油瓶眉眼往下淌,他用力的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接着般栽倒在我身上。
    闷油瓶无声的喘息着,过了一会儿,他胳膊勾上我的脖子,对着我嘴角啾咪了一下:“吴邪,今天够了,不来了。”我抽出小小邪表示同意,然后把闷油瓶放在水里。闷油瓶跪在池底,撅起臀,一只手撑在池沿,一只手在后穴抠挖导着乳白色的精液往外流。看着闷油瓶的身影我吃了一惊,闷油瓶后背破了大片的皮,这么活色生香的场面小小邪也没有多大动静。我走过去轻嘬闷油瓶的肩背,用自己的手代替他的手清理。小哥知道我在担心,闷声说:“我的背没有事。”我却是更愧疚,我俩上床激烈,经常会弄的两个人身上都有点痕迹,这次我只顾着自己爽,而没顾及好他。闷油瓶虽不待见我纠结妖精打架谁磕了一下这种事,但他更不愿见我不开心。于是又转头给我一个啾咪,我瞬间治愈,心底乐开了花。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才得了这么一个大宝贝。我们在温泉里休息了一段时间,打算离开。原来的衣服都弄脏了,穿着太为难,当我咬咬牙打算往身上套时,闷油瓶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两套衣服。我心里有了计量,这闷骚瓶是早就想在这和我来一发了吧。我说道:“以后咱们要常来这里泡泡。”闷油瓶一本正经的点头,演技帝上身,当变出衣服是十分寻常的事,且表示他很赞同我的意见。我心里还是忍不住感叹我的大宝贝真是骚的可爱!
    回到村里已是月上中天,胖子在厨房忙着做菜。“两位官人终于舍得回来了。是不知胖妹妹我独守空闺了好久。”胖子丑人蹙蛾眉,看得我心有戚戚,赶紧地去给他打下手。
    饭菜上桌,胖子神秘兮兮的拿出三个装月饼的盒子:“这可是胖爷我定制的!你再看看你多没良心,你给我准备礼物了吗?”我感受得到胖子不正经的话下藏着深情厚谊。我动容的看着胖子,拿走了那个写着“赠吴邪”的礼盒,拆盒。
    标准的八个装盒,每个月饼上带有一个字,我挨个连起来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我看今晚上缺盘炒肥肉,不过现在可以有了”
    “真当胖爷我不知道你今儿晚上,拐了我家瓶仔去哪儿了?”

    “天真呐,别动,我先发个朋友圈。”
    我马上打开手机,朋友圈里刷出两条新消息。潘家园扛把子:“铁三角的中秋【图片】【图片】”
    大宝贝儿:“[转发……]
                             很真实。”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8-10-24 06:24 , Processed in 0.29066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0dzz

    © 2016- 邪瓶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