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扫一扫 QQ快速登陆

搜索
查看: 168|回复: 5

[HE] 【邪瓶】《遗失的心跳》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9-30 09: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这里小默,求勾搭!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09: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序】
  
张起灵从来没有想过,他会面临这样一个沉重的选择题。
  
看着吴邪朝那个叫做秦海婷的女孩子露出的微笑,张起灵觉得自己的心有些钝痛,原来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吗。
  
可是,明明他们之间也有过诺言,他们之间也有过约定。
  
呵,是了,那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了,偏偏自己还把那当回事,看看人家吴邪多么潇洒,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不是吗。
  
其实,这样也好吧,吴邪该是怎样的就是怎样的。自己再好,终究不过也是个男生,怎么能够明目张胆地站在吴邪身边。
  
就这样,挺好,那些旖旎的心思,就让它过去吧,谁还没有个过去是怎么的。
  
没关系,不疼。
  
  
  
【上】
  
  
初遇吴邪那一年,张起灵只有四岁。在那一方小小的幼儿园里,由于他沉默寡言,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玩耍,只有那个叫做吴邪的小朋友时常黏在他左右。
  
很奇怪,自己明明不喜欢陌生人的接近,却不排斥吴邪的亲近。吴邪对他可谓是好到极致,带来的零食总有他的一份,所有的玩具都跟他一起分享。
  
吴邪很黏他,去哪都要一起。这一黏,就黏了十五年之久。他们一同上幼儿园,一同上小学,一同上初中和高中。
  
这么多年,张起灵的身边也始终只有一个吴邪陪伴在左右。
  
张起灵不知道这一份纯洁的友谊是在什么时候发生变化的。只记得高考完的那一晚,吴邪喝多了酒,然后吻了他,抱着他告诉他说,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小哥。
  
他比吴邪大一点,一直以来,吴邪都叫他小哥。
 
奇怪,明明都是男生,为什么吴邪会喜欢他。更奇怪的是,他竟然不排斥吴邪的吻与告白。
  
第二天吴邪醒来之后,两个人心照不宣地都没有再提起昨晚的吻与告白,但是他能感觉得到吴邪对他不同了。
  
高考成绩出来后,吴邪找到了张起灵。
  
“小哥,我们一起填杭州的学校吧,我不要离你太远了。”吴邪道。
  
“好。”张起灵言简意赅,这么多年,他就没有拂过吴邪的意。
  
“小哥,你真好。”吴邪看着他,笑意温柔:“以后毕业了我们就在西湖边开个古董铺子,我看着店子,每天等着你上班下班,你看,生活多美好。”
  
以后。
  
吴邪规划的以后竟然有自己,张起灵想着吴邪描绘的那种生活,似乎真的很不错的样子。那么这样,两个人算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这个问题两个人都没有挑明,但是相处模式似乎不是以前那样的了,偶尔吴邪会看着他看得出神,也会蹦出一两句奇怪的话来,张起灵想,吴邪应该是喜欢他的吧,就像自己也喜欢吴邪一样。
  
录取通知书没多久便下来了,吴邪和张起灵分别考上了杭州的两所非常不错的大学,离得很近,吴邪对此很是满意。
  
吴邪选的专业是建筑,而张起灵选择了学医。吴邪笑眯眯地对张起灵道:“学医要学七八年啊,没事,我毕业了就在古董铺子里赚钱给你交学费。”
  
张起灵低下头没有说话,那晚的月色很美,吴邪头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吻了张起灵。
  
张起灵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吴邪见面的时候,围在他们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并开始对他们指指点点。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过多的关注,直到后来,张起灵发现吴邪来找自己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而周围对他们的声音却没有停止。
  
那天上完课,张起灵想起吴邪差不多有一个月没有来找自己了。不过每次都是吴邪来找自己,他好像从未主动去找过吴邪,这么一想,张起灵换下了校服,去了吴邪所在的浙大。
  
吴邪曾经告诉过他,来浙大找他的话,就去图书馆,因为他在学校兼职图书管理员,每个月还能拿点零花钱。
  
张起灵一路找到了浙大图书馆,进去几乎就看到了吴邪。可是,吴邪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孩子,两个人并排坐着,背对着张起灵的方向,张起灵看不清楚那个女孩子的长相,但是想必不会太差。
  
图书馆里有女孩子朝他投来炙热的目光,他理也未理会,只坐在了吴邪和那个女孩的后面一排。
  
“吴邪,你毕业了以后打算做什么啊?”那女孩问道。
  
“还没想好呢。”吴邪回应道。
  
还没想好呢。
  
小哥,毕业以后我们在西湖边开一个古董铺子吧。
  
还没想好呢。
  
原来从前的那些,都只不过是随口一提而已。
 
“没想好呀,不要紧,其实我觉得我们不一定要专业对口啊,我们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女孩子说道。
  
“你想做什么?”吴邪道。
  
“做什么都可以啊,最好和你一起。”女孩子低下头,张起灵看见她的耳朵上有一点绯红。
  
吴邪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有两个人都在等着他的回答。
  
“你不说话,那我当你默认了啊。”女孩子小声道。
  
最终,吴邪还是没有说话。
  
张起灵低下头,忽然露出一个笑容来。只是那笑容带了多少苦涩,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他轻轻地站起身来,离开了图书馆。
  
走到图书馆门口的时候,他听见旁边有两个女生在说话。
  
“我就说吧,吴邪怎么可能是基佬,他不是正和秦海婷打得火热吗。”
  
“可是,之前明明有人说他跟一个医大的男孩子走得很近啊,据说那男孩可帅了!”
  
“走得近不代表就是那种关系,没听人家秦海婷都在哪里跟吴邪规划未来了?”
  
张起灵抿了抿嘴唇,大步朝前走去。真奇怪,一定是浙大的空气质量不行,不然他怎么觉得有一股窒息感扼在喉咙里。
  
走到浙大门口的时候,他遇到了胖子。胖子是他和吴邪共同的好友,也是读初中那会儿就认识了的,当时因为三人关系好,还被人冠以铁三角的称号。
  
胖子看见他来,很是高兴,但是一瞬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变了几变,拉过张起灵道:“呃……小哥,你是来找天真的?”
  
张起灵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胖子看他那表情就知道张起灵知道了什么。吴邪和张起灵一路走来,他胖子可以说是唯一的见证者,前段时间,学校里疯传吴邪是个gay,胖子本以为吴邪不会去在意那些,但是没想到这事传到了教务处,正好,吴邪的三叔吴三省就是教务处的主任。
  
后来,吴邪开始不拒绝周围女生的追求,最近更是跟秦海婷走得很近,学校里有关于他取向的问题倒是没有了,只说他跟秦海婷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
  
“小哥,你看到天真了?”胖子有点不确定地问道。
  
“嗯。”
  
“那个啥,你先别介意啊,天真他是……怎么说呢,其实他心里是有你的,胖爷我看得出来,他可能是一时间接受不了自己被那么多人指指点点,这才不得已和其他人走那么近的。”胖子道。
  
“无妨。”张起灵道:“本来我跟他,就没什么。”
  
胖子心说你骗鬼呢,但是内心也实在是无法认同吴邪的做法,苦于两头都是兄弟,他夹在中间也委实有些为难。
  
张起灵沉默着回了医大,自那之后,他没再去找过吴邪。期间吴邪来找他过两次,都被他以忙着实验为由拒绝了见面,吴邪也没有多说什么,直到暑假将至,吴邪给张起灵打了个电话。
  
“小哥,最近忙吗。”吴邪道。
  
“还好。”张起灵也不想这样不上不下的了,于是道:“吴邪,我不是束缚你前进的绳索。”
  
吴邪自然懂他的意思,这么多年来,两个人从来不曾捅破过那层窗户纸,包括那个意味不明的吻。他叹了口气道:“小哥,我跟其余人其实也都没什么,但是我……”
  
张起灵等着他的下文,然而吴邪沉默了一阵,道:“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想清楚我们之间到底是陪伴多些还是爱情多些,我更加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弯的,我很迷茫……小哥。”
  
很迷茫吗。那好吧,那就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吧。
  
挂了电话,张起灵敲开了他导师的门。导师笑眯眯地看着他道:“怎么样起灵,想好了吗,这个机会可是不容错过。”
  
“想好了,导师,给我一份申请表。”张起灵道。
  
“那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想得通,去那边学习先进的医学技术,以你这样的人才,学成后回国必定哪个医院都想要抢的。”导师一边给他拿申请表一边道。
  
“杭一医就好。”张起灵道。
  
他的母亲就是杭州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现在还在那里工作,就业后,张起灵也不想离她太远,毕竟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带着自己不容易。
  
申请的结果自然是批准,像张起灵这样的人,到哪里都是抢手货。临出发前,张起灵只告诉了胖子一人,并在电话里一再强调让他不要告诉吴邪,既然吴邪他并不是天生就喜欢男生,那么让他不要走这条路也好。
  
胖子在出租车里如坐针毡,他纠结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拿出手机给吴邪打了电话。
  
“天真,你他娘的可别说我不仗义,我跟你说,小哥可要走了。”
  
“走?走去哪里?”电话那头的吴邪有一瞬间的愣怔,随即就是陌生的如潮水般的情绪涌过来,他把这种情绪称之为“心慌”。
  
“出国,现在估计在机场了,我在去机场的路上。”
  
“你他妈怎么不早说!”吴邪一听就炸了。
  
“我也是才知道,而且小哥不让我告诉你,不说了,你要觉得别扭,我送送小哥就行了,毕竟他是去留学的,回来可镀金了,我得好好抱抱大腿。”胖子说完挂了电话,一个劲儿催促司机快点开车。
  
机场大厅里没几个人,胖子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张起灵。
  
“小哥,你……这就要走了?”
  
“嗯。”
  
“去多久?”
  
“大概五年。”
  
“那行吧,没事儿,反正现在地球村呢,到那边了也记得常打电话常视频。”胖子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道。
  
“嗯。”
  
“你跟天真……真打算就这么散了?其实他就是一根死脑筋,等他哪天想通了他会来找你的。”胖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这话。
  
张起灵刚想说什么,这时候广播里有好听的女声响起来:“前往北京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MU5131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出示登机牌,由4号登机口上17号飞机,祝您旅途愉快,谢谢!”
  
“我走了。”张起灵道。他是去从北京转机到洛杉矶。
  
“诶诶诶!等会儿!”胖子拉住他道:“再等等……呃那个啥,咱俩毕竟这么多年兄弟,再多待会儿,你看登机的人也不多,不会错过的。”
  
胖子心里不停祈祷吴邪快点来快点来,然而十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看到吴邪的影子。
  
“前往北京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MU5131次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还没有登机的旅客请马上由4号口登机,这是MU5131次航班最后一次登机广播,谢谢!”
  
张起灵回头看了胖子一眼,然后转身朝登机口走去,胖子再也没有让他再等会儿了的理由。
  
等到吴邪气喘吁吁赶到机场的时候,他只看到胖子一个人。他立即走过去,看着胖子道:“小哥呢?”
  
胖子一指天空上刚起飞不久的飞机,道:“在那呢。”
  
吴邪不可置信地看着越来越远的飞机,眼泪毫无预兆地就掉了下来。
  
“你不是说不清楚对小哥什么心思吗,现在清楚了?” 胖子没好气道:“清楚了也迟了,小哥说了,既然你是正常的,那么你跟秦海婷过去吧。”
  
吴邪没有理会胖子在说什么,他只知道张起灵走了。而这一切,本该可以避免。他是要有多么愚蠢,为什么人一定要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张起灵,我错了,你回来吧,我不该对你的感情左右摇摆。可是张起灵,你为什么要用离开这种残忍的方式来惩罚我。
  
吴邪低下头,把头埋在手掌心里,情绪几近崩溃。多么可笑,在张起灵离开的时候,他无比清楚了自己的心思,他心脏处的那个位置,一直都是张起灵的啊。
  
张起灵朝下看了一眼还能依稀可辨的杭州城,抿了抿嘴唇,和吴邪的这十几年,就当做是一个美好的梦境吧,梦醒了,是该抽身的时候了。
  
再见,青春。
  
再见,灿烂的忧伤。
  
再见,青春,永恒的迷惘。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09: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
  
五年后。
  
吴邪百无聊赖地坐在他开的古董铺子里。没错,他还是按照当年和张起灵说的那样,开了个古董店,可惜张起灵已经没在这里了。
  
这已经是他出国的第五个年头了,可是张起灵却杳无音信。期间吴邪试图联系过他,但是都无疾而终,张起灵走得非常彻底,吴邪无从寻找。
  
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吴邪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狠狠地吸了几口。当年就是自己太愚蠢,年轻的时候总是想着那该死的面子,明明知道自己心里是有他的,却不靠近,让自己这么多年来如鲠在喉不说,还伤透了那人的心。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就好了,那样我一定会抓紧你的手不让你走,可惜,我终于还是在时光的洪流中丢失了你。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吴邪的思绪,他摁灭了手中的烟接通了电话。
  
“吴邪!快来一医院,你爸病了!”电话里传来了吴邪母亲焦急的声音。
  
吴邪一惊,挂了电话交代了他店里的小店员王盟几句就直奔医院而去了。
  
“妈!怎么回事!”吴邪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他妈妈一个人坐在急救室外面哭泣。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午还好好的,下午突然就晕倒了,这会儿还在急救室里呢。”吴邪母亲抹着眼泪道。
  
吴邪的父亲吴一穷有冠心病,吴邪是知道的,据说这病有遗传,为此吴邪还专门检查过自己的身体,还好没有遗传到。看到母亲着急的样子,吴邪安慰了她几句,但心里也开始着急起来。
  
没多久。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吴邪立即站了起来,他看到一个高瘦的人影从里面走出来,只一眼,却让吴邪模糊了眼睛。
  
虽然那个人戴着口罩,但是吴邪还是能一眼就能认出他来。那样清冷的气质,那样出众的眼神,除了张起灵,还能有谁?
  
张起灵看到吴邪的时候,也是惊讶的,他刚回国不久就被杭州第一医院聘请为心外科专家,也不是没有更好的去处,但是为了照顾母亲,他还是选择了这里。只是没想到回国后接诊的第一个病人,看起来似乎是吴邪的家人。
  
当然,这都无所谓了,谁还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该忘记的他也早就忘记了,放下了。
  
“医生,他怎么样啊?”吴邪母亲看着张起灵,急切地问道。
  
吴邪稳了稳心绪,在心里告诉自己,既然张起灵回来了,那么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当务之急是搞清楚他父亲的病。
  
张起灵摘下口罩,对吴邪母亲道:“病人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仍然需要住院观察。”
  
“那就好。”吴邪母亲松了口气,道:“谢谢你啊医生。”
  
“不客气。”张起灵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吴邪道:“病人家属随我来一下。”
  
吴邪反应过来,可能他父亲有些状况不太适合跟他母亲讲,于是对他母亲道:“妈,您先照看一下我爸,我去医生办公室看看。”
  
吴邪机械地随着张起灵到了他的办公室,说实话,他还没有从和张起灵重逢这件事中缓过神来。
  
到了办公室里,张起灵给吴邪倒了一杯水,拿出一本病历本,问道:“你跟患者的关系。”
  
吴邪看着张起灵的眼睛,他的眼睛不再有从前的对自己隐含着的深情,有的只是一片淡漠疏离,和看陌生人没有什么两样。吴邪的心突然痛得一扯,沙哑着嗓音对他道:“小哥,你是不认识我了吗。”
  
“你跟患者的关系。”张起灵像是没听见吴邪的话一样,重复道。
  
“他是我父亲。”
  
“病人之前有做过大型手术吗?”
  
“没有。”
  
“高血压,心肌梗死,糖尿病这些病症之前有检查出来过吗?”
  
“没有。”
  
张起灵停止了询问,然后在病历本上写了起来。吴邪看着他修长的手指飞舞着,心里堵得说不出话来。
  
良久,张起灵写完了,把笔盖盖好,抬起头来对吴邪道:“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病人的情况不是很乐观,你母亲的情绪不大好,所以我大概跟你讲一下。”
  
吴邪一双眼睛盯着张起灵,试图从他眼里找出什么不同,但是他失败了,张起灵就像真不记得他了一样。
  
“就你父亲现在这个状况来看,需要考虑做心脏搭桥手术。”张起灵道。
  
“手术成功率是多少,由你来做吗?”听到这里,吴邪终于有了点反应。
  
“成功率很高,主刀医生可以由家属申请,一般是院里做决定。”张起灵道:“你现在可以去办住院手续了。”
  
张起灵说完,起身就要出去,吴邪一把扯住他,把他拉到自己面前,道:“小哥,我是吴邪,你不认识我了吗。”
  
张起灵终于抬起头来和吴邪对视,良久,张起灵朝吴邪露出一个浅笑,道:“我知道你是吴邪,我会跟院里申请亲自做这台手术,放心。”
  
“所以你是认为我在用多年的同学情谊让你好好照顾我爸?”吴邪气结。
  
张起灵给了他一个“难道不是这样吗”的表情。
  
不然呢,还能怎样?
  
“小哥,五年前你说也不说就走,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吴邪道:“你连一声我的解释都不听。”
 
张起灵抿了抿嘴唇,五年前,以为那是多么久远的事情,现在回首,仿佛昨日。可是听吴邪这语气,五年前的事情难道还要怪他不成?
  
但是算了,已经过去了的事情,不提也罢。张起灵试图挣脱吴邪的手,但是吴邪抓得很紧。张起灵叹了口气道:“那都不重要了。”

“不重要?我们十几年的感情你说不重要?”吴邪简直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好。
  
“吴邪,松手吧。”张起灵道:“再说过去没有意义。”
  
“可是我喜欢你,从过去到现在。”吴邪道:“我知道我那时候混蛋一个,但我从来没有在你和别人之间摇摆不定过,那时候我想的只是不确定自己到底要不要走上这条路而已,我从没喜欢过除你之外的任何人。”
  
张起灵没有说话,良久,他用力挣脱了吴邪,道:“你去办住院手续吧,我还有别的病人。”
  
吴邪看着张起灵走出去的身影,暗自握紧了拳头。既然上天让他们又重新相遇了,那么这次,他一定不会再放手。
  
办好了吴一穷的住院手续,吴邪就给吴一穷要了一个单独的病房,吴邪母亲抹着眼泪问吴邪道:“医生怎么说,你爸到底……还行不行。”
  
“妈,您别乱想,别再把自己给急出病来,相信医生吧,这个主治医师是我以前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真的,他非常优秀,没有他搞不定的事情。”吴邪道。
  
“真的?”吴邪母亲道:“可是他那么年轻……”
  
“没事的……”
  
吴邪刚想说什么,查房的张起灵就进来了,看见吴邪在,张起灵也没什么表示,只带着护士检查了吴一穷的各项指标。
  
“那个……医生啊!”吴邪母亲看着张起灵,又看了看他身边的小护士,欲言又止。张起灵会意,冲护士点了点头让她先走了。
  
“小邪,你不是说这是你非常要好的朋友?”吴邪母亲给吴邪使眼色道。
  
“呃……是的,妈,他叫张起灵。”吴邪道:“有他在,你放心吧。”
  
“小张啊,吴邪他爸可就要麻烦你了。”吴邪母亲拉着张起灵的手道:“看在你和吴邪这么多年朋友的份上你可一定要多费心啊。”
  
“放心吧。”张起灵道:“哪怕我跟吴邪不是同学,我也会认真对待的。”
  
张起灵说完走了出去,吴邪母亲看着张起灵的背影,对吴邪道:“你不是说他是你非常要好的朋友,怎么现在看来你俩关系不是很好的样子?”
  
吴邪低下头,仿佛自言自语,又仿佛对他妈妈道:“会好的,以后会好的。”
  
张起灵全面接手了吴一穷的一切事宜,院里表示吴一穷这台手术全权交给张起灵负责。心脏搭桥手术算是非常大的手术了,对于院里来说,有了张起灵的加入才有了这个底气。
  
晚上九点多,张起灵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准备下班回家了。他的母亲这段时间回了西藏老家,留他一个人住在这里。
  
张起灵走到他车子旁准备打开门的时候,发现他车子另一侧站了个人,眯起眼睛一看,是吴邪。
  
吴邪看见张起灵来,掐灭了手机的烟,道:“小哥,我们谈谈吧。”
  
“吴邪。”张起灵有些无奈地叫住吴邪,道:“你放下吧。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而且你的父母不会同意你这样的。”
  
“我们之间怎么就不可能了?”吴邪拉住他的手道:“你忘了我还没忘,你知道吗,我现在就守着古董店等你呢,你一回来就这个态度,是真准备和我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吗!”
  
“那样也没什么不好。”张起灵道:“你走吧。”
  
说完张起灵抽出手,转身欲走。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禁锢住了他,吴邪从身后将他整个抱住了。
  
“你干什么!”张起灵有些恼怒了:“吴邪,松开我。”
 
“张医生,我生病了。”吴邪把头埋在张起灵的脖子里,哽咽着道。
  
“什么病。”张起灵停止挣扎,问他道。
  
“喜欢你的病,只有你能治好。”吴邪道:“小哥,我喜欢你,喜欢你十几年了,以前是我不对,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们在一起吧,好吗。”
  
张起灵能够真实地感受到吴邪悲伤的气息,也许,吴邪是对自己有感情的吧。可是他自己呢?以前,毫无疑问他是喜欢吴邪的,可是出国之后,他渐渐淡忘了这一段过往,只是偶尔夜深人静之时,会想起吴邪那个温柔的吻和那些已经不做数的誓言。
  
再次见到吴邪的时候,那曾经失控的心跳,已经不复存在了,有的只是无比平静的心思。直到现在,吴邪抱着他散发无比悲伤气氛的时候。他以为本来没有涟漪的心,却泛起了一丝丝波澜。
  
“吴邪,让我安心做完你爸爸的手术。”张起灵道。
  
“好。”吴邪并没有松开张起灵,道:“小哥,我会一直等你的。”
  
“回去吧,吴邪。”张起灵道:“让我再想想。”
  
看着张起灵驾车远处的方向,吴邪轻轻勾起了嘴角,无论如何,这一生,他是放不开这个人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09: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下】
  
吴邪回到病房的时候,就看到他的母亲板着脸坐在病床旁,吴邪眉头一皱,问她道:“妈,怎么了?是不是我爸有什么问题?”
  
“我刚才看到你在楼下抱着张医生了。”吴邪母亲开门见山道。
  
吴邪一惊,随即反应过来,倒也没有多么慌张,稳了稳心神道:“妈,其实我没想过瞒你,我喜欢他很多年了。”
  
“所以说你这么多年来不肯谈女朋友不肯相亲其实心里有人了?是张医生?”吴邪母亲道。
  
“是。”吴邪低下头道:“妈,对不起。曾经我试图喜欢过别的女生,但是我没有成功,他也是在那时候离开我去了国外,他也不想我走这条路,妈,我要是能有任何办法忘记他我也不会这样,可是我实在是忘不了他了,他走的这五年我没有一天不是在想他的。”
  
“所以结婚生子传宗接代你是不想去完成了?”吴邪母亲道。
  
“妈,什么年代了,还传宗接代。”吴邪道:“我也是当真放不下他。”
  
“咳咳咳……”病床上的吴一穷咳嗽了几声,道:“我看还是算了吧,做了这个搭桥手术,我也没多少年好活了。我也看开了,人活一世,最重要的还是从心。”
  
吴邪母亲见状,低头叹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吴邪这么些年的异状,她一个做母亲的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
  
吴一穷手术的日子终于定下来了,张起灵这段时间都在负责吴一穷的事情,其他不怎么严重的病人也就交给了其他的医生。
  
“这是手术协议,你看一下,没问题的话就签字吧。”张起灵把手中的文件递给吴邪道。
  
吴邪接过协议,仔细看了几眼,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之后便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道:“小哥,费心了。”
  
“应该的。”张起灵拿过协议,便走了出去。手术的时候吴邪和吴邪母亲还有一些其他的亲人都等在门外,吴邪因为非常相信张起灵,所以没有他母亲那么着急。几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门开了,吴邪母亲急忙走过去问率先出来的一名护士道:“怎么样?”
  
“恭喜,手术成功!”那护士道。
  
吴邪母亲松了一口气,朝刚刚走出来的张起灵道:“小张,多谢你了。”
  
“您客气了。”张起灵道。这么多天以来一直在为这个手术做准备,刚才几个小时高强度的工作已经让他觉得很累了,但是该交代清楚的还是得交代。
  
“病人目前各项机能稳定,接下来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就可以了。”张起灵道。
  
“好,我知道了。”吴邪道:“你也累了吧,要不要去休息会儿。”
  
“术后恢复工作由齐羽医生跟进,你到时候跟他联系就好了。”张起灵道:“我回去休息。”
  
“我送你吧,你这状态不能开车。”吴邪道。
  
“不必……”
  
“小张,你让吴邪送你吧。”吴邪母亲道:“他爸有我看着呢,没事。”
  
张起灵也没有过多的推脱,他确实太累了。上车后他只报了一个地址便扭头睡了过去,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吴邪把车稳稳地停好了,侧头看着一旁张起灵安静的睡颜,吴邪笑了笑,解开安全带,慢慢凑过去在他唇上印下了一吻。
  
即便是很轻的一个吻,张起灵也依然被惊醒了。他睫毛颤了几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吴邪看着他仍旧带着水汽的眼睛,又凑上去亲了亲他。
  
张起灵反应过来,头向后缩了缩,和吴邪拉开了一点距离。
  
“小哥,你醒了。”吴邪道:“我找不到你在哪栋楼。”
  
“多谢,你回去吧,我自己上去。”张起灵道,说完他就准备下车,没成想只听“啪嗒”一声,吴邪把所有门窗都给锁死了。
  
“你干什么。”张起灵的语气波澜不惊。
  
“小哥,你不是说好做完手术给我一个回答吗。”吴邪对他道:“我一直在等你的回答。”
  
“我要是说不行呢。”张起灵道。
  
吴邪一听,把张起灵的座椅打下去一翻身压在他身上道:“那我就先在这里上了你再说。”
  
“你起来。”张起灵看着上方的吴邪道。
  
“不起。”
  
“起来,唔……”张起灵睁大了眼,他没想到吴邪的吻说来就来,带着一点急切的悲伤。
  
车子里的空间太狭小了,张起灵被吴邪全面压制着,根本施展不开。他只能用左右扭头来避开吴邪的吻。突然,张起灵觉得自己脸上有水滴下来,定睛一看,吴邪居然哭了。
  
吴邪松开嘴,把头埋在张起灵脖子里,哽咽道:“你要我怎么办你才肯接受我,惩罚我五年还不够吗,我真的很爱你,你连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了吗,小哥,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在你这里真的不做数了吗。”
  
悲伤的气息在狭小的车子里晕染开来,自从回国遇到吴邪之后,张起灵的生活就被全盘打乱了,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吴邪总是能够霸道地搅乱他原本平静无波的生活。看到吴邪这样,原来他也会心疼。
  
吴邪这五年,过得不好吧,他憔悴了好多。那么自己呢,自己就真的忘记吴邪了吗?那为什么看到吴邪这样,他心里也不好受。
  
原来绝口不提不是因为忘记,而是已经深埋心底吗。
  
“吴邪,起来。”张起灵把头放在吴邪背上,拍了拍他的背道。
  
“我起来你答应我吗?”吴邪还是把头埋在张起灵脖子里,声音闷闷的。
  
“嗯。”
  
“什么!”吴邪猛然抬起头,却狠狠地磕在了车顶上,这一下打得他直眼冒金星,但他还是强忍着疼痛对张起灵道:“小哥你刚才是不是答应我了?”
  
“不是。”张起灵道。
  
吴邪刚想说话,却看到了张起灵脸上的一抹笑容,他立即把准备起身的张起灵又摁到座椅上,居高临下对他道:“竟然骗我!”
  
说完他又吻上了张起灵的嘴,这回张起灵没有挣扎,而是顺从地让他吻着。
  
一轮圆月照在空中,透过窗户照着这对拥吻的恋人,无限美好。
  
  
  
【尾声】
  
自从和张起灵在一起以后,吴邪时时刻刻都要黏着他。就像从前的很多年一样,看着这样的吴邪,张起灵也觉得从前的时光好像从未远去。
  
吴邪真的像以前说的那样,每天开车送他去上班,然后自己去古董铺子里,到了下班的时候吴邪就去接他下班。然后一起黏在家里。
  
“小哥,你知道你那时候一声不吭就走了我有多伤心吗。”吴邪抱着张起灵,有些委屈道。
  
“那你跟秦海婷……”
  
“打住!”吴邪立即制止他道:“那时候我是有点过分,我总以为我不是弯的,于是想尝试喜欢别的人,但是我失败了,无论如何我就是忘不了你。后来我学会了无视别人的目光,我只想为自己而活,我就是喜欢你,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过去的事情不必再说。”
  
“那倒也是,只要我们现在,以后都在一起就好了。”吴邪说完,朝张起灵吻了过去。
  
卧室里,是满室的春光旖旎。
  
              ——————THE END——————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9-30 13: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以为是悲剧来着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17: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viivGKM9kR 发表于 2018-9-30 13:31
还以为是悲剧来着

不会写BE结局的。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8-10-24 06:18 , Processed in 0.229516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0dzz

© 2016- 邪瓶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