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扫一扫 QQ快速登陆

搜索
查看: 76|回复: 1

[邪瓶] 【邪瓶】坟头蹦迪恋爱么么扎 番外——在一起(0305吴邪生贺)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4 天前
  • 签到天数: 13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9-3-5 21: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10732tsd24g4dejgv6zhz.jpg
    210733cg2de1n2bkbk7vn2.jpg
    210733qxzyyxw87l3p7ou8.jpg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4 天前
  • 签到天数: 13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9-3-5 21: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霹雳吧啦稀里哗啦混沌不下斗的闲日子里,吴邪我迎来了不能剧透的40大寿。在雨村安宁的生活了这么些年,除了每天的咳嗽带来的一点点小烦恼外,其他的日子我们一起过得甭提多惬意了。不愁吃,地里有稻谷,胖子秋收时甩几包中华出去,一顿酒肉就有一堆帮忙收割的,米缸满的可以当粮仓。菜园里的有机蔬菜每天被闷油瓶用污水浇灌的绿油油的茂密生长。栅栏里喂了十几只鸡鸭,每天负责院中撒粪便,时不时还能下点新鲜蛋来让我们炒炒饭。屋后还有间小土屋,里面住着三只小猪。不愁喝,屋后山上天然矿物质水硬是被闷大神改造出一条管道只达厨房。不愁穿,胖子持家有道,从镇上采购来毛线针织等等材料,搓麻将闲余饭后还能和村里的妇人们混的那叫一个熟,只差姐妹相称,那毛衣拖鞋编织的比女人做的还好,结实好看又耐穿。不愁用,雨村这小土别墅,被闷油瓶改造的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电话电视网络手机监控太阳能一样没落下,甚至连无线超声波都有,在断电断网的紧急情况下,还能如抗战时期般发电报求解,按钮在床头暗格里,接收器那头在二叔的书房内。屋后的小山丘上一片片竹林把我们这栋小别墅罩着那叫一个冬暖夏凉,雨村山林水一年四季通过竹叶撒在屋顶上淅淅沥沥的,特别助眠让人安心,我在这都养好了我失眠多年的臭毛病。家门前还有一口塘,闲暇之余还能感受到农家乐垂钓的快乐。正所谓背山靠水风水养人好地段。屋后山上能捡捡毛栗子采摘野果子,山菌蘑菇也不少,闷油瓶每次砍柴回来都能带些酸酸甜甜的小野果来喂养我们。相比较这两大能人,我吴邪也就下下厨,看看风景卖卖萌,下厨有时候还被胖大厨抢了锅铲,嫌我炒菜太慢还口味不佳。我吴大神仙在雨村还真成了一个闲散仙人了。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改变改变现状,不然活全让闷油瓶和胖子两人干了,老子就只剩下吃闲饭的份了。老子今天非要做一桌满汉全席馋死他俩不可。
    说干就干,一大早在老闷还滚在我怀里睡的昏天黑地时,悄咪咪的偷偷爬起来出了屋。昨晚特意激烈了好几回,就是为了让他今天下不了床。老子得意的翘着嘴角,望着被窝里那乖巧的黑不溜丢脑袋瓜缩了几下,又睡死过去后,开心的蹦哒出屋去完成我的大事去了。

       啊~操~!随着一声破音尖叫,闷油瓶 一骨碌爬起从窗口一跃而下,鞋都没有穿,一身秋衣秋裤,在距离吴邪我五米远处骤然停下,我们的吴家大少爷,天真无邪同志我居然一只脚踩到了屋后菜园子里的猪粪水坑里,那里的黄水全是闷油瓶平常用来灌溉菜园里的绿色的。这下好了,坑里泡着我的一条腿那叫一个惨字都无法形容。黄水浸透了下半身,头顶上还有菜园里被蹂躏的青菜剩叶子,上半身被我提着去喂猪的潲水灌了一身,老子鼻子不太灵光自己是闻不着那味儿,闷油瓶可是笑的差点岔过了气去,都变咪咪眼了,我趔趄的看着这个笑得少年样的闷油瓶,捂着肚子蹲地上抽搐,最后忍不住干脆哈哈哈的狂笑起来,胖子跑过来也是一阵狂笑,还调侃个不停:天真,你这是嫌弃咱小哥的肥料不足咋滴,自己亲自做肥料滋润咱绿色无公害食品吗?哈哈哈....""去你娘的,你们二个赶紧给老子滚蛋,不然我一会上来溅你们一身米田共。"胖子一听一溜烟跑了,呀!小黄人来了,老子好怕怕,边说边一阵烟一样溜了。闷油瓶笑着想来拉我出坑,被我连忙拒绝,:"你也走远点,不怕臭啊你,你不嫌弃我还嫌弃呢,走开,小爷我不靠外力,自己一样能上来。"说着小爷我准备来个大鹏展翅,想在我男人面前露一手武林高手的飞天轻功绝技,哪知道坑太滑,泥巴地松软没有着力点,闷油瓶做虚掩盖的木板太脆,我个头大体重不平衡,呀呀呀~一声怪叫,一口气还没有使劲提上来就哐嘡一下,这下好了,双脚彻底全进去了,整个下半身都泡坑里进去更深了,还连带溅起了半米高的黄水汤,浇了我一个透心凉,连猪栅栏都让我用手给压断了,里面的老闷小胖和大花(其实叫老吴,我坚决不同意最后改名叫大花)都哼哼嗤嗤的朝我过来舔,因为老子身上满身潲水味,这三只小猪把我当食物拱了。闷油瓶都楞住了,在一阵惊讶狂癫过后,他彻底放飞自我了,拍着大腿指着我又狂笑开来眼泪都出来了,我想他此刻内心绝对在狂吐槽,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啊!我那个郁闷呐,这是倒了什么八辈子血霉,小爷我今天过生日,居然给我来这么一出黄汤浴,我真想仰天狂叫,吹胡子瞪眼睛的埋怨老天不公!看样子人们说的生日的时候守护神休假是真的,不然我吴大邪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会在这大好日子里,这么幸运的头一回掉坑里啊!看到闷油瓶难得的面上的表情丰富多彩,我心里也不那么难过了。古有君王为博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今有我邪帝为博美男一笑,入坑玩黄汤,也是值了。"你,你干嘛挖这么大个坑啊!""浇菜!"我忍不住埋怨起闷油瓶来,虽然美男笑的花枝乱颤甚是好看,可我现在也无暇欣赏,赶紧出来才是正道。"你怎么不弄个栅栏围一下啊?"我不知道你会来菜园,围栅栏粪勺不好进出,不围方便点。你平常不来菜园的?""我还不是想摘点新鲜的蔬菜慰劳你们一下,顺便帮你们喂喂三只小伙伴,哪知道昨天下过雨,泥巴地又滑溜溜的,这不一脚就下来了。"把三只小猪赶回栅栏内,老闷重新搭好栅栏才回到我身边,"上来吧!我拉你!"这次我没有拒绝,直接顺着他的手一使劲,上来了。看他肩膀还在一抖一抖的,估计还想笑,我顺手就想惩罚他:好哇,你小子还笑,看小爷我不收拾你,来来来,今天和我一起鸳鸯黄汤浴。说着我作势就要就着这一身黄水去蹭他,小帅哥吓的花容失色,一哧溜挣脱我的手,跑的比猴子还快,不一会儿离我10多米远了。有那么恶心吗?我作势闻了闻自己身上,闻不出啥味道,不过看见自己全身黄黄黑黑的,打了个冷颤,心下不免也泛起恶心来,赶紧往院子里赶,进屋洗白白才是正道。

       噗~噗~噗~噗,谁知老子前脚还没有踏进屋门口的晒谷平台水泥地,一股大力水流就对着我全身冲刷了起来,只见闷油瓶小帅哥拿着一根长15米的高压冲水管对着我的全身冲刷了起来,高压水枪洗车的那种,只射的我的脸都快肿了,眼睛也睁不开,只好护着脸笔直站着让他冲,这货边冲边笑,胖子在旁边吃着花生看着热闹还唱歌助兴,嘿嘿,洗~刷~刷洗~刷~刷~嘻唰唰 嘻唰唰 嘻唰唰
    嘻唰唰 嘻唰唰
    嘻唰唰 嘻唰唰 嘻唰唰
    嘻唰唰 嘻唰唰
    嗯冷啊冷 嗯疼啊疼 嗯哼啊哼
    我的心 哦
    嗯等啊等 嗯梦啊梦 嗯疯啊疯
    请你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闪闪红星里面的记载
    变成此时对白
    欠了我的给我补回来
    偷了我的给我交出来
    你我好像划拳般恋爱
    每次都是猜……唉
    我彻底放弃抵抗,任他俩一顿揉捏。算了,你们开心就好。

       等闷油瓶觉得冲的差不多了,就对我喊叫我进屋去洗澡! 我嗅觉不太灵,也不知道他到底冲干净没有,心里总觉得腿上还是黏黏糊糊的,肯定还有不干净的地方,我也不想把臭味带进我们的家,索性脱了个精光,一个猛子扎进了家门前的那口小塘。:"哎!天真,你不就是掉了一回茅坑,至于要跳河自杀吗?太没种了吧!""去你娘的自杀,老子跳河里比你们那样冲洗的更加干净,少在那里逼逼,你昨儿个放的渔网兜子在哪块儿,老子去看看兜了几条鱼儿了。"就在你的左前方,你朝那方向去,5-6米距离"我一听就在旁边,划拉开膀子就游了过去,春天的塘水还是有些凉的刺骨,我得多多运动使全身热气腾腾才能抵住冰寒。拉起网兜一看,嘿,还真进了不少小鱼仔,够一盘美味的炸小鱼干了。"胖子,丢个桶过来,有菜!""来嘞!"胖子丢了个轻巧的铝桶过来,我一嘴咬着桶一边划水一边捉鱼,"天真,我昨天还放了五处兜子,都在这,这还有这。。。。在胖子的指挥下,我勤勤恳恳的当了一回摸鱼仔,平常这活计都是闷油瓶干的,看不出来还挺要力气挺费劲的。我记得有一次我在岸边接桶拿鱼的时候,闷油瓶嘴里还叼了条鱼,看我过来直接对我喵了一句,这萌卖的顿时让我那天晚上干@了他七回,到第二天早上他腿都打哆嗦,比吃伟哥还管用。可是今天当我故技重施的对着岸边的老闷同志,叼着一条鱼喵喵喵的时候,对了顺便我还在他把桶拿走的瞬间,右手握拳唱起来"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的时候,他却面瘫着一张懵逼脸,一副看二货的表情,丢一句"快进去洗澡,别感冒了!"我只好灰头土脸的上楼洗白白,用掉了整整一瓶沐浴露我才敢把自己从卫生间解放出来。感觉今天这生日老子过得实在是憋屈,本来要做满汉全席的心思也被打消下去了,闷闷不乐的吃了胖子做的午饭,回房倒头就睡觉。

         父母前几天打电话来叫我回杭州,说要帮我过生日,我不想闹腾直接拒绝了。如今我随便折腾一下,在道上都能掀起腥风血雨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宁愿躲在雨村安安静静的陪着我的两个好哥们过安生日子。只是今天太不顺了,又是自己一年才有一次的好日子,却过成这幅德行,心里也是不免有些低落。事实上我一下午也不得安生,本来想一睡解千愁,奈何电话响个不停,堂口的伙计们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拜寿,微信红包都要收爆炸。我还要好声好气的感谢,黎簇苏万和杨好知道我不喜欢别人打扰,默默的一人一个微信红包就了事,倒是对外面的破紧张局势只字不提。二叔和我爸妈却微信视频连续不断,一聊就是半个钟头,一个劲嘱咐我吃好喝好,今天和兄弟们好好庆祝庆祝,注意身体少喝酒什么的巴拉巴拉。我敷衍的一样样答应着,小花秀秀和瞎子三人就由小花出面做代表,给我支付宝转账了一个特大红包做寿礼,屁都木有放一句。晚上和胖子闷油瓶三人喝的酩酊大醉,我就着醉意看到胖子一个劲的朝闷油瓶使眼色,不知道他俩又搞什么飞机,也懒得去猜,心想算了只要我们铁三角永远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特别是我的爱人还在我的身边,没有消失没有离去没有辜负我的一片赤诚之心,老天也算诚不欺我也。"嗯哼,天真,今天是你生日!胖爷我呐也没什么好东西送你,钱财乃身外之物,明器你也从来不缺,女人你又不爱,男人我也不敢送,所以呐今天老大哥我,就敬你一杯酒送你一句话,今后你天真的家就是我王胖子的家,到死我都不挪窝。就算以后我娶了婆娘,我也要带着老婆孩子,住在你家蹭你的饭蹭到老死,你没有意见吧!"胖子大着舌头对我絮絮叨叨"胖子,好兄弟,啥也不说了,走一个!你永远是我吴邪的亲大哥!你要走哪我都给你拽回来,你这辈子就别想摆脱我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着我和胖子又连碰了三杯誓言酒。"还有你"就着酒精的热度,我指着闷油瓶的鼻子也大着舌头口齿不清的骂道:"你个小没良心的,也绝对跑不出老子我的五指山。职业失踪人员是吧,以后只要你跑到哪里,老子我,我就跟到哪里。你别想甩开我,小爷我可不是从前那个天真了。去他娘的狗屁张家,去他娘的狗屁族长,去他娘的狗屁青铜门,谁都别想把你弄走,否则,我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你他娘的要是死了,小爷我也就,也就跟着一起下去了。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你都是我吴邪一个人的,我要纠缠你生生世世。张~起~灵~"我醉的胡言乱语,边说边手舞足蹈,喊叫震天,"傻瓜!"我隐约听到闷油瓶小声的嘟囔,"什么什么傻瓜,老子耳朵灵着呢?"一把扯过他的衣领,对着他的脸上喷了一口酒气"起灵,我不是傻瓜,你可以叫我疯子但不能叫我傻子,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很清楚!我知道我的需要,也明白你的需求和苦衷,你其实也是喜欢我的不是吗?"闷油瓶被我的咄咄逼人弄的脑袋直往旁边躲,胖子在旁边一直嚷嚷"秀恩爱,死的快!胖爷我快要闪瞎了,滚回屋里去秀,别在胖爷面前晒,来,天真,咱继续干~""张起灵你就不能放纵自己大胆的爱一回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辈子我吴邪早已是为你发了疯,你逃不掉了,你心里一直很清楚对吧!""吴邪,你醉了!""对,我是醉了,张起灵,对着你我就从来没醒过""唉!"我一激动就酒后劲上头,脑袋千金重,胖子早倒桌子底下去了,在闷油瓶不轻不重的抚摸下我也昏昏欲睡。临睡前感觉耳朵好像被人亲吻了,隐约听到一声低叹"不负~如来不负~卿!"带着满足的笑意我终于醉晕了过去。

    我是被尿憋醒的,感觉自己的膀胱都要炸了,晚上喝的酒这会全转化倒流到了下体,我赶紧呼啦起床跑到卫生间去放水。解决完生理需求,这才发现闷油瓶没有在床上,这家伙又跑哪去了?职业失踪人员,在老子的好日子里都想要吓我。我一惊赶紧推门出去寻人,心想莫不是我酒后醉话,胡言乱语得罪了我的好宝贝?正伸手拉房门把手,房门自动开了,胖子和闷油瓶捧着个生日蛋糕进我卧室来,嘭~的胖子拉了个礼炮,唱着"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我一看墙头挂钟,正好12点,好家伙这是掐着点踩进门啊!"吹蜡烛吹蜡烛,快!天真,许愿许愿!"我双手合十,许了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然后看了闷油瓶眼睛一眼,一口气把蜡烛给吹灭了。在开灯的一瞬间,胖子一溜烟跑了,临走时还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天真,享用愉快!""唉!胖子,你还没吃蛋糕啊!"我一脸懵逼,都还没弄清什么个状况。等我转过头去询问闷油瓶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嘴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如果这时候我在吃蛋糕的话我肯定会一口喷出。只见在暖黄色的灯光下,面前站着个双手捧生日蛋糕的青涩版18岁高中生,此高中生穿着禁欲的学生校服,一头乌黑顺畅的头发乖乖的贴在脸上,打着小号黑白条纹短领带,脚踏一双小白鞋,背后好像有对翅膀一样,头成45度角羞答答呆萌萌的看着我,我的肾上腺素狂飙至最高点,鼻孔一热似乎有液体流了下来。"吴,吴邪,你留鼻血了!"一语惊醒梦中人,这张影帝的模式无论何时都能秒杀我的一切理智!嗷~我一声狼嚎,猛扑过去,把蛋糕打翻在地,对着高中生施起了原始的暴力。用力撕扯掉那一排排碍事的纽扣,这闷骚里面居然还穿着件白衬衫,我又是一顿撕拉狂扯,只到白衬衫都变成了布块条,露出来小帅哥的雪白肉肉,我的眼红状态才回归正常。对着这具白花花的肉体,小吴邪老早就开工了,高高的翘起宣誓着他的不满。"小哥,今晚的你,真的好可爱!"我喃喃自语,被闷油瓶的高中生造型秒杀殆尽迷的不知所措,"叔叔,你好暴力,你怎么可以这么暴力,人家的衣服都变条条了。你是采花大盗吗,能不能轻轻的温柔对待人家嘛?"影帝张开启模式,我还不陪着玩那就是罪该万死!"嘿嘿嘿,小破孩子,叔叔今晚就要采你的花,还是采/菊/花,这荒郊野外,夜深人静的,嘿嘿嘿,正是采花的好时机!""啊!救命啊救命!有/色/叔叔啊!"闷油瓶在我的淫@嘴下左闪右躲,努力扮演者被强@奸着的戏码,身体却一个劲的挑/逗我,下身的滚/烫与我的摩/擦在一起,反而越贴越紧。我感觉到小闷油瓶也和我的一样一柱擎天,一看他这么有感觉,心里更是欢喜非常,就着地上打翻的蛋糕奶油,伸手在他的小/穴/口一探,我靠,居然那么湿,就着奶油的润/滑不费吹灰之力把自己的三根手指挤了进去,闷油瓶下面的那张小嘴好像吃到蜜糖一样,赶紧死死的咬住我的手指。"小屁孩,你下面这张嘴比你上面这张嘴老实哦,你看,它咬着我不放呢!这么爱吃蛋糕啊,那叔叔给你买火腿肠你吃不吃呀""啊!嗯~"闷油瓶在我的手指快速的抽/捣搅/拌下爽的很嗨,自己扭腰摇起屁/股来了。"这么多水好/骚啊,小屁孩,喜欢叔叔这样弄你吗?还想要更多吗?""嗯~""叔叔,放过我吧!~嗯~"闷油瓶嘴里骚/话连篇,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有人在强迫他做着不愿意做的事情,事实上却是他自己嗨的骚@水直流,一塌糊涂的都快流到我大/腿根了。"小坏蛋,屁股扭的这么/骚,还叫叔叔放过你,叔叔要惩/罚你,好让你乖乖的说实话。"语毕我一把拿过他脖子上装饰的领带,在他的双手绑了个蝴蝶结,怕绑紧了勒的他疼,弄绑的很松又很/情/色,他双手举过头顶露出了无助害怕又一副让人蹂躏的小可怜样,看的我的下身/硬到爆/炸。手起掌落 然后啪的一声,狠狠的拍在他的雪白翘屁/屁上,闷油瓶没想到我会来这一招,被打的措手不及,啊的一声不由自主的屁/股就是一缩,小/穴猛的一紧,感觉手指头都要被他夹断了。我再接再厉,对着他的屁股又是啪/啪/啪的好几下,白白的翘/臀上顿时留下好几个五爪印,闷油瓶是不怕疼的,这几下不但没有打疼他,反而激/发了他更强烈的性@冲动,啊啊啊的直叫,"叔叔,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好疼好疼"他一个劲的讲反话激/我,就是想多享受几下我带给他的那种麻/痒的疼痛刺/激感。闷油瓶扭动着腰身,浪的对我狂送秋波,嘴里还在逞能"讨厌,你这个变/态薯薯,你绑着人家,还使劲打屁/屁,人家疼死了还怎么和你说悄/悄/话~""呦呦呦,小宝贝,你还有悄悄话,来来来,让叔叔听听,是什么不得了的悄悄话!""你靠过来呀!~""来了来了"我看他也是快忍不住了,抽出手指换小吴邪提枪上阵,我的尺寸不小,一进去就猛攻一阵,闷油瓶顿时被塞/的满满当当,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怎么样,小宝贝,叔叔的大不大,喜欢吗,你要和叔叔说什么呀?"你来听听,这就是我要说的哦,吴叔叔~"闷油瓶那力大无穷的铁爪手臂把我脑袋往他怀里一带,我和他的胸膛零距离接触,一阵阵打鼓一样的心跳传入我的耳膜,比任何催/情/剂都来的有效,我的小哥为我在热血澎湃,张起灵在为我疯狂。一想到他比我想的还在乎我,我就激动的不能自已,下身使劲加足马/力的@操@干。嘴里塞满了他的乳/头,手握着他高挺的小瓶子不停摩/擦,下面的小嘴/死咬着小吴邪不放,他就这样色@情而又骚@气的挂着被撕成布条的学生装,骑在我的身上使劲上下耸@动,甚至嫌我不够马力,自己嗨的扭腰摆臀,在朦胧的月光下我被老/司/机闷油瓶用特殊的方式强@干了。犯罪者嘴角歪歪,笑的绝代风华,淫@糜之声不断,使我沉沦欲望之海飘飘欲仙,觉的就这么死了都心甘情愿!看着张影帝已经被我顶的快灭顶高潮,连戏都不演了,只在那呻@吟的享受着原始的冲动,我还不能让他这么快就缴械投降,这一炮我可是要慢慢享受,来个持久战的。我连忙退出来歇歇气,闷油瓶后穴一下空虚难耐,嗷的一声欲求不满的表示难受"啊,吴邪,不要啊不要出去,快,快进来!""怎么,小哥,不装了吗,你先老实告诉我,谁让你穿成这样的?胖子?还是瞎子?""怎么?,你不喜欢吗?胖子说今天是你的生日,还说我穿这样你肯定会喜欢的,早知道我就。。。。"我看闷油瓶一脸憋屈样,委屈吧啦的都连前面都萎了,知道有点过分了,连忙圆了回来"哪里不喜欢,我是太喜欢了,小哥,你以后再不许穿这样了。""为什么?你都说喜欢了,还不让我穿?""因为会要了我的小命啊!我的起灵"说完我一把从床上捞起他,一/插到底,抱着他边/干边/走到墙边,让他背抵住墙壁,开始打桩机般的狂/插猛/干,站着干进的很深更容易刺/激到前/列/腺,闷油瓶被我干/的都快翻白眼了,一个劲的求饶,"不要了吴邪,不要了"这回是真的求/饶了,他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下面太松了,使得我可以干/到他的最深处,差点抵到结/肠口,闷油瓶这时候爽/的直翻白眼,激/动的疯/狂/扭/动,要逃离我,他的敏感因子开始发挥作用,全身肌肉紧崩,这是灭顶快感的前奏,我哪能那么容易放过他,就着站立着的姿势,一场猛攻开启,闷油瓶像乘风破浪的帆船一样颠来复去,颠的差点背都磨破皮。在我野兽般的低/吼声中,闷油瓶也颤抖抽搐起来,猛的高亢的~啊~了一声,前后一起喷射,高潮了!连他平时好听的男中音都被快@感弄破了音。头脑一片空白,累的气喘吁吁,他趴在我肩膀上软的没了骨头。"吴邪!""嗯~""吴邪!"嗯~""吴邪!""我在!"高@潮过后我在他体内迟迟不出来,因为舍不得里面的温暖,在这个人的身体里才能让我有种彻底拥有他的自信感,我很喜欢他的身体,他也一样,甚至有时候我想提前拔/出来替他做清理,他都不肯,我知道他也非常喜欢我待在他的体内,有种被拥有的感觉,这种满足感只有相爱的双方才能深刻体会。闷油瓶抱着我的脑袋过来一阵猛的深吻,下面的小口死死的锁住不让我出去,和张大族长比肺活量那是找死,在我以为就快要被他吻的窒息过去时,他转战我的耳朵极小轻微的说了一句"我/~爱~/你"。我身体一僵,因为这句我期盼已久的情话,还因为左手无名指上的玉扳指。"这是?""吴邪,为我带上。"说完只见闷油瓶从学生布条装口袋里拿出另一枚一模一样的玉扳指递给我"前段时间我下斗偶尔得了这对玉扳指,我很喜欢它们。。。""这是那对夫妻的?"我意有所指,闷油瓶明白我的话语意思,聪明如他点点头道"是商纣王送给苏妲己的定情之物""所以,你这个张妲己总算是愿意做我吴纣王的人了。""嗯!"闷油瓶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头低低的不让我看他的表情,却露出了红到滴血的耳朵尖。我一口咬住那红红的小脆弱,伸手为他带上了属于我的证明,在右手的无名指上锁住了我的爱。我们五指紧扣,身体紧着对方,二颗心都甜蜜的融在了一起"小哥,我好高兴,真的,这是我过得最棒的一个生日,我得到到了最好的生日礼物,我的愿望实现了。果然,老天爷还是待我不薄的!""嗯!"闷油瓶闷闷的回应,"小哥,我们明天就去注册结婚""嗯!""你以后可是名草有主的人了,再也不许去勾搭别人!别人勾搭你,你也要经得住诱/惑""嗯""也不许穿这样出去,玩cosplay和捆绑游戏只能跟我。""嗯!""我的好小哥,我真的好爱你,全世界我只要你""嗯""所以,我们再来一次吧""嗯!~诶?"等闷油瓶发现自己着了我的道时,他已经淹没在欲@望的狂潮之中了。我吴邪,在40岁生日的这天,总算是追到了我的老婆张起灵,从此我吴纣王也要为张妲己过上从此君王不早朝的美妙生活!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9-3-24 03:20 , Processed in 0.190372 second(s), 3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0dzz

    © 2016- 邪瓶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