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扫一扫 QQ快速登陆

搜索
查看: 6937|回复: 51

[邪瓶] 【邪瓶】告密者 (竹马,HE,微虐,首发,完结)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8 13:5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6-7-18 13: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条正直的鱼 于 2016-7-29 22:15 编辑

    一楼邪瓶。
    各位看得开心。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8 13:5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7-22 17:2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条正直的鱼 于 2016-7-22 17:30 编辑

    好久不写,文笔回到解放前了。哎,退化了。

    7.

    C3班转来了个女生,叫云彩,长得小小巧巧的,还是少数民族的。她家里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听说很是有钱。
    云彩有点黑,但是身材很好,说起话来精精巧巧,像只小鸟。
    班里不少男生都有些蠢蠢欲动。
    但是,她喜欢张起灵。

    吴邪看着操场边榕树下的张起灵和云彩,牙磨的吱吱响,连秦海婷说什么都听不见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张起灵跟女生约会,这是第一次。
    他心里酸溜溜的,说不清什么味道。

    张起灵什么时候同意的云彩,他怎么没听说呢!
    张起灵一天到晚监视他,自己还不是找女朋友!
    表里不一!
    狗腿子。


    “……哎,吴邪你听见我说什么了么?”秦海婷扯了一下吴邪的袖子,看他盯着一个方向,自己也下意识的跟着看过去,吃惊道,“那不是张起灵和云彩?”
    吴邪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脑子一热,一把拉住秦海婷的手腕就往张起灵那个方向走,秦海婷害羞的往回扯,当然没扯开。

    张起灵少有的在和云彩说着什么,他的嘴开开合合,不快,云彩低着头的脸上越来越失落,红晕慢慢退去。
    张起灵还没有说完,拉着秦海婷的吴邪就忽地一下插进来了:“哎呦,我说张起灵真巧啊,我记得上次不知道谁去我妈那里捅咕把我转来了一中。今个没想到还有这一出,你这样品学兼优的人也早恋,不过不用怕,我不是那孙子性格的人,不会告诉你妈的!”吴邪呲着牙说的这话,眼睛要把张起灵瞪穿似的。

    张起灵听到他话的一瞬间就回了头,眼睛扫了他一下,最终落在了吴邪拉着秦海婷的手腕上,他唇抿得死紧,眼颤了颤没说话,看起来更冷淡了。
    他把眼又定在吴邪的眼睛上,满目里都是吴邪的挑衅。
    还是云彩跳了出来,“你说什么哪!谁搞对象了?”她听不懂吴邪的话,不过明摆着不是什么好话,张起灵白净地站在那里,看起来有点难过,她自然要站出来维护心上人了。
    她是追求张起灵了,可张起灵刚才告诉她,他有喜欢的人了,自己被拒绝了!

    云彩维护心上人的行为激怒了吴邪,他口不择言,眼里都是不屑:“兴你们做,不兴我们说啊!”
    云彩气愤道:“吴邪我警告你,别太过分!”
    “我怎么过分了?”
    “你刚才骂谁哪?”云彩气的胸脯一涨一涨的,觉得吴邪这人真没素质。
    “哎呀,你们别吵——”秦海婷还要插一杠子调解。
    没人听她的。
    “我骂谁了!张起灵心知肚明!自己做了什么他自己知道!”吴邪斜着眼看张起灵,尽是鄙视。
    他的眼神对张起灵来说就是刀,叫他一瞬间白了脸。
    两个人在吵,还有一个云里雾里的秦海婷在插嘴,张起灵突然沉声喊了句,“别吵了!”三个人才一下子停住。
    气氛有些剑拔弩张,云彩甚至推了吴邪一把,秦海婷就赶紧护着吴邪——她和云彩一起玩,关系很好,怎么也不能去骂云彩。
    张起灵手攥的死紧,给人一种紧张仓皇又拼命抑制的感觉,他把整个身子正过来,直直盯着吴邪,眼睛里翻滚着各种情绪。
    他的唇也抿的死紧,突然给吴邪一种自己好像过分了的感觉,但是他又不肯示弱,也壮着劲儿梗着脖子看张起灵。
    张起灵就那么看着他,一句话不说,然后一步一步地擦过他的肩膀回宿舍了。

    8.

    也不是没有给吴邪骂过。
    确实是自己做事卑鄙,怎么能祈求他的原谅呢?

    小时候,说给张起灵盖被说照顾他的是吴邪,最后办事的却是张起灵,张起灵扒下吴邪水湿的裤子给他小大人的换,竖着指头嘘嘘,两个人谁也不告诉老师。
    长大一点,吴邪那爱炸毛又仗义的性格,少不了跟别人动手,捅了篓子张起灵一定替他分担着。张起灵看起来不壮,白白净净的,谁欺负吴邪他揍谁。吴邪被他养的胆肥,老喜欢往外一站,嘚嘚瑟地说“谁欺负我小哥,我打谁!”真打起来,张起灵一个人上,他也只敢在角落里猫着腰助威。

    上了高中,吴邪在十三中混得风生水起,他自尊爱面子,又对张起灵多了些嫉妒,有事就自己解决,虽然莫名的很不自在,虽然觉得还是张起灵在身边趁手。
    吴邪转学过来这么久,逃课出去上网,上次还差点跟校外的人打起来,张起灵都一直护着吴邪。
    从小到大,吴邪办事喜欢嚷嚷,说他比张起灵大半年,他要保护他。两人一起学武术,吴邪马扎没扎玩就不干了,张起灵却一直学了下来。
    ……
    吴邪其实都记得,所以他才对张起灵的感情复杂。
    明明知道了他告密,明明知道自己讨厌他比自己强那么多,看着张起灵看自己的眼神,吴邪有种终于终于要失去他的感觉了。

    吴邪莫名的心虚,很不绅士地一个人跑回了寝室。他躺在上铺辗转反侧,搞得下铺的潘子也没睡好。


    9.

    张起灵肯定以后都不会理他了。
    虽然张起灵早恋,但是他没想过要去告密。他觉得他那么说话确实有些过分,先前明明是他决定不再理张起灵的,现在一想到张起灵会不理他,吴邪竟有点担惊受怕。
    这心思复杂奇怪的厉害。

    两人坐在陈文锦的车后座一路无言。
    张起灵垂着眼,一眼都不看吴邪。
    吴邪心里酸不拉几的,只敢往车窗上看,偷偷通过车窗的反光打量他。
    他想着,他也是有自尊心的,是张起灵先出卖他。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8 13:5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7-18 13: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1.

    小孩子也知道什么是孤独。

    吴邪坐在大二八的横梁上,腿也不晃了,抓着吴老狗的袖子往后瞅,瞅啊瞅。
    大二八拐个弯,看不见那个背着书包独自走在路旁的小孩子了。

    “看啥哪?孙儿?”
    “爷,那新搬来的小孩是不是没有爸?”
    吴邪仰脖子看着吴老狗下巴颏子上的几根白色的毛刺,从车把上空出一只小手摸了摸。
    “哎呦,别乱动,孙子!”那可是你亲爷的敏感地带!
    “应该是,咋了?”吴老狗晃悠骑着大二八,下撇了下眼珠子,皱巴巴的老脸上一脸你小子又想干啥?
    吴邪在他手背上又挠挠,“我们班有人欺负他。”
    “喔?”
    “大熊抢他饼干,他也不知道还手,就呆坐着,你说他是不是可傻啦?”吴邪老成地点点头,很同意自己的推测。
    吴老狗呵呵一笑,哪里听得进去他说啥,“下坡喽,孙儿你握好把!”
    “好!”
    大二八载着吴老狗和他的孙子从坡上骨碌碌飞速滑下来,风声里都是吴邪的大笑声。


    吴邪趴在小院的梧桐树下写大字,一个口天吴,天字的最后一笔总是弯曲曲的,他改了一遍又一遍,小猪橡皮都在铅字上滚成了黑色,他的袖口也没能幸免,也蹭够了足够的铅灰,变得又黑又亮。
    吴邪懊恼地皱皱眉毛,咬着铅笔头想对策。
    他想啊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拍脑袋乐起来,“我可真聪明!”
    他从赛车形状的铅笔盒里掏出把白尺,摁在那天字的一捺位置。
    粗粗的铅笔头擦着直尺走一下,嘿,吴字成了,虽然看起来呆愣愣的!
    吴邪欣喜地放下笔,嘟着嘴吹吹田字格本上的铅灰和橡皮屑,一抬头,看到了那个小孩。

    他叫张起灵——是个倒霉名字!赵小鑫的爸爸来接他的时候走在吴邪爷爷前面,就这么说,吴邪听到了。
    张起灵跟吴邪一般大,都四岁了,两个人是同班,都在向日葵双语幼儿园读中班,家里还是对门,不过张起灵和他妈是一个星期前搬来的。他们搬来那天是个周末,吴邪跟吴老狗上老古玩街捡漏去了,白玛带着张起灵来吴家拜访的时候他们俩就没打成照面,也一次话都没说过。

    其实,张起灵在幼儿园也不爱说话,跟谁都不说话。

    吴邪咕噜咕噜眼,直起腰看着他,吧咂吧咂嘴,挠挠头,什么也没说。
    那个张起灵直走过来,看他一眼,就摘了脖子上的钥匙开门进家了。
    吴邪丧气地塌下腰。

    又没说成话。


    2.

    吴邪跟张起灵在教学一楼的走廊下并排排站着,俩人身上都是在沙窝里滚上的尘土沙子。
    老师的办公室里人声鼎沸,乱糟糟的。三班的小萝卜头们都一窝蜂扎在班级门口往这边瞅。
    吴邪伸个头往办公室里看看,嘿嘿笑了两声。
    他三叔正在里面跟大熊他妈掐架。
    反正大熊他妈也打不过三叔,最好能打起来,替自己报仇,替张起灵报仇。

    吴邪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鸟窝摸摸自己塞着卫生纸的鼻孔,捏捏张起灵的小手,兴致勃勃道:“张——那个小哥,我三叔会替我们报仇的!我也会保护你的,你别怕!”吴邪握紧带着肉坑的小拳头,往上顶顶给张起灵示意。
    张起灵又瘦又白净,吴邪胖嘟嘟的,有他一个半大,比他还高那么一点。
    吴邪一看就是养的极好,而张起灵看起来更像营养不良,只面皮子漂亮点儿。
    张起灵看一眼吴邪,抿抿嘴唇又低头,耷拉着睫毛稳当地开口:“我不怕。”
    吴邪也不说话了,斜着小脑袋看张起灵垂着的睫毛发呆。
    吖,比小班花的睫毛还长啊!

    “你疼不疼?”过了一小会儿,张起灵突然关切地抬头仰着脸问吴邪,乌溜溜的眼睛专注地定在吴邪的脸上,里面还有浅显的水光,看的吴邪心口又痒又热。
    大熊骑在吴邪身上用拳头打了吴邪的脸,吴邪半边脸都肿了,还流了鼻血。
    吴邪被喜欢的小朋友关心,一下子害羞起来,他搅着俩根胖手指蹭着小胖腿儿不敢看张起灵,傻呵呵地说:“不疼、不疼!”
    张起灵又低下头了,关切没有了,还带着点小孩子不能理解的冷漠。

    两个人就那么站着,谁也不说话。
    吴邪不明白他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又不说话了。
    吴邪委屈了,也不敢吭声,只一直偷着眼看张起灵,眼睛里一会儿就水汪汪的了。
    这小哥比三叔还会变脸!讨厌讨厌!

    吴邪正委屈哪!吴三省突然从屋子里奔出来了。
    乌泱泱的一大堆人也跟出来了。
    吴邪还搞不清状况,吱哇叫了声三叔就被吴三省拎起来抱怀里了!
    吴三省手劲大,掐着他的脸就对跟来的一堆人叫:“啊!你家孩子能打人!我侄子就不能反击啦?”吴三省气哄哄,糙老爷们只想动手打后面的女人。
    吴邪被吴三省掐着下巴,又疼,也一下子明白三叔是在替自己上劲儿,就立刻眼泪汪汪,嘴巴撅得跟猪拱地似的。
    “大熊欺负小哥!大熊欺负我!三叔、老师,他打我,呃——也打小哥!呜哇——”吴邪抽抽鼻子,一扭脸,趴吴三省肩上呜噜噜。
    跟出来一群老师,还有张起灵的妈妈白玛、大熊的妈妈。大熊的妈妈是个烫着白菜头的中年妇女,吃得很胖,膀大腰圆,块头是一个半吴三省,她拽了下白玛的胳膊,把这个白净斯文的女人扯到眼皮子底下,又拿短粗的手指指着吴邪喷唾沫:“我家大熊都说了,是你突然冲出来顶他的!我儿子和这个张——什么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凭啥顶我儿子,”她又回头一把扯过脸上都是抓痕的大熊,“你看我家大熊被你家的小孩抓成什么样?你们是怎么教孩子的,两个欺负一个,这么没教养!今天不给个理我不走啦!”
    白玛一脸难堪,弓着腰给大熊妈妈道歉:“小孩子打架没顾忌,我先带孩子上医院做个详细检查,再给孩子好好——”她刚要说补补,意思是再赔些钱,吴三省不干了!
    “补什么补!谁给我们的孩子补!”吴三省吼了一嗓子,极其看不上白玛的处事样子,“这妈妈!他的孩子是孩子,我们的就不是啦?!她孩子宝贝,我们的孩子就不宝贝了?”吴三省指了指一直站在角落的张起灵。
    张起灵小小的个子,冷清清地就那么站着,看了白玛一眼,又低下了头,好像有些愧疚。从外面来看,他只是脏一些,倒没有受伤。
    吴三省突然一把拽住他的手腕猝不及防地把他提溜到众人眼前,吴邪配合地两手撑在吴三省脖子上大叫:“大熊踢小哥的背,把小哥踢地上了!!小哥叫了!”吴家从没教过小辈要老实吃亏的道理!
    大熊他妈也把大熊往前一推也抬着他的脸嗷嗷叫:“我家大熊还被你刮破了脸,你们——”
    吴三省一把薅起张起灵的白衬衫,白生生的背上都是青紫。
    “呜哇——小哥你好疼!”吴邪一转脸又趴吴三省身上开始哭了。
    白玛看到张起灵背后的伤,也一下子红了眼,露出了抱歉的眼神,她忙走到张起灵跟前蹲下,摸摸他的头,帮他掸掸身上的土。她才在医院找到个不在编制的护士工作,从早忙到晚,养家糊口挣花销,张起灵总是一个人上下学,早上到街口买包子吃,然后一个人去幼儿园。
    张起灵是疼了也不哭不闹,白玛一来就进了办公室,大致看了他一眼,以为他没受伤。
    白玛眼眶里有些泪渍,她轻轻抱着张起灵,不敢碰他的背,心里觉得亏待了孩子。
    吴三省怒气冲冲,抱着吴邪往前一站,“你孩子比我们大一岁还多,身量比两个小崽子加一起都大!我们两个孩子跟你一个干架都被打成这样!你这当家长的还有脸跟我们要理!”
    那大熊晚上一年学,又随着他妈的体格,经常在幼儿园欺负比他小的小学生,张起灵刚来的这几天,他就把目标瞄准他了。前几天抢他吃的,今天张起灵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搭沙堡,这小子跑过去一脚就给踹塌了。张起灵不想理他,转个身继续搭,谁知道大熊看他好欺负,还怎么欺负都没声,就胆肥的直接从背后踹了张起灵一脚。张起灵第二个沙堡刚有个雏形,就整个人栽倒沙窝子里去了。
    那时候吴邪正跟解子扬端着冲锋枪哒哒哒,一看张起灵被打了,脑子想都没想,腰一弓,往前一伸头,端着枪就冲大熊撞过去了。
    我撞不死你!叫你欺负我邻居!
    大熊块大,张起灵还没从沙窝出来,他已经把吴邪摁沙地里开始打了,小拳头一扬,给了吴邪一下子,第二下又要来,张起灵从他背后扑了上来,三个人扭打成一团了!
    幼儿园老师也是反感大熊的家长,先不说她这样闹很难看,大熊在学校总是招惹别的孩子,小姑娘他都欺负。老师心里自然也是站在张起灵和吴邪这边的。吴邪平时是个大眼萌,张嘴闭嘴老师漂亮,张起灵虽然不爱说话,可是听话啊!
    穿着花裙子的云朵老师拉了大熊妈妈一把,推推眼镜:“这样吧,双方互相道个歉!孩子们都受了伤,谁也没沾到便宜,再说小孩子嘛,多少有点磕碰——要不这样,我们各退一步——”
    已经放学了,陆续有小朋友的家长来接孩子了,有人看热闹,正往园里凑,人越来越多了,影响实在不好。
    白玛性格柔软,在医院发生了纠纷她都是绕着走的,很怕这样吵骂,她嘴笨遇到这样的事常常是说不出来话的,如果今天没有吴三省,估计她早就赔钱带着张起灵走了。天生的性格使然,她也刚打算张嘴说同意各退一步,哪怕自己出些补偿费。她想先带张起灵去医院做个检查。
    吴三省却冷笑了一声高声道:“各退一步?我跟你讲老师!今天就是这小胖子他妈肯退,我也不肯了!眼看着我俩孩子受罪了!我当大人不给自己的孩子出头还想了事!没门!”他已经没了一点儿耐心,跟着小胖子的妈吵吵了半个点儿了!有这功夫,店里都能忽悠别人买几件古玩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大熊他妈瞬间炸毛:“老师说的对,小孩儿为了点小事打架本来就正常!但是,是你们家孩子先顶我宝贝大熊的,你家孩子必须道歉!!”大熊他妈看白玛好招呼,知道自己儿子先打的张起灵,但是吴邪却是凭空跑过来打他儿子的,她避重就轻,不提张起灵那茬,只死抓着吴邪先动手说事!
    “道歉你个鬼!”吴三省往前跨了一步,他是个男的,又有些流氓相,满面的怒气,一点耐心都没有了,吓得大熊他妈趔趄着退了一步,尖叫道:“打人啦!打人啦!”
    校领导往这边跑,叫:“有什么事好商量,园里一定给个满意的处理——”
    下学的小朋友被爸爸妈妈抱在怀里都往这边凑,指指点点。
    ……


    3.

    下了学中三班的家长们都来接孩子,老师的办公室就挨着教室,一片鸡飞狗跳。好事的家长一看是大熊,各自抱紧了自己的孩子询问有没有受欺负。
    小孩子不懂那么多是非,但也是有怨气的,大熊每天不是抢这个的鸡蛋,就是午睡上那个孩子的床上尿尿,中三班的家长们听孩子七嘴八舌的说就更往一块凑,看到大熊他妈又开始坐地上撒泼,就都围过来了。
    他们孩子也或多或少吃过大熊的亏,这次人多力量大,有几个小丫头还想起了被大熊欺负的往事忍不住泪汪汪地哭起来,不服气的家长当然立刻就跳出来助阵了。
    大熊他妈被一群人指着嫌弃,中三班学生的家长一致站在吴邪他们这边,要求幼儿园把大熊这个害群之马插出去,要不然就给自己的孩子转学(其实大家也都是说说,这所幼儿园是离军区家属区、附属医院家属区最近的,师资也不错,他们不是在医院上班就是在军区上班,都或多或少是认识的,家长们这么说也不过是因为群情激扬,想给自己孩子出口气而已)。在群众的压力下,大熊他妈干脆不顾脸面的真嚎哭起来,最后还是幼儿园校长给了台阶下,把她拉起来,叫他儿子给张起灵和吴邪道了歉,赔了两个人的医药费,还保证不再欺负其他小朋友。虽然吴邪先打的大熊,但是也被解子扬的律师爸爸说成了见义勇为(其实本来就是)。大熊他妈虽然不情愿,也知道理亏,被一群人指点着没脸不说,大熊还可能不能再在这所幼儿园上学。她心眼里转了一圈,就赔了钱,拉着大熊灰溜溜地走了。
    她刚出园门口就责骂起来大熊,骂他叫她丢脸,大熊回家又少不了一顿竹板炒肉吃。
    大家热闹看完,出了口气,一窝蜂散。

    吴三省才不在乎那几块钱,但是他好斗,打了嘴仗,也是很高兴的。他把吴邪扛在肩上叫他骑着走,然后跟解子扬他爸、白玛寒暄了几句,就往自己的汽车跟前走。
    吴邪一手抓了抓吴三省的头发叫吴三省停一下,一手挥手跟张起灵告别。
    今天吴邪不回家,吴三省要带他去大饭店补补。他们邀请白玛和张起灵一起,白玛当然拒绝了。
    她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搬过来之后少不了风言风语,那里还愿意跟吴家没结婚的三叔一起吃饭。
    吴邪瘪着嘴巴趴在车窗上看张起灵,张起灵也眨着眼看他,然后吴邪就被小汽车拖走了。

    白玛看着车走远,就托着张起灵的屁股往自己的自行车前走,她边走边亲亲他的脸亲亲他的额头,满含柔情和歉意地说:“妈妈今天不上班了,也带你去补补,你要吃什么?”
    张起灵抱住白玛的脖子,回亲了白玛一下,说:“虾。”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1-17 07:57
  • 签到天数: 47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6-7-18 15: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额 话说版主们开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么好感动

    点评

    哈哈哈哈哈,不是,是一直就在写文,只是以前发在贴吧,现在发在论坛。。。我可以叫你汪汪吗?我看到你的ID就想叫你汪汪。。。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7-18 15:24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8 13:5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7-18 15:24:3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告密者 (竹马,HE,微虐,首发,连载中)

    犬系。。。 发表于 2016-7-18 15:09
    额 话说版主们开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么好感动

    哈哈哈哈哈,不是,是一直就在写文,只是以前发在贴吧,现在发在论坛。。。我可以叫你汪汪吗?我看到你的ID就想叫你汪汪。。。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1-17 07:57
  • 签到天数: 47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6-7-18 15: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告密者 (竹马,HE,微虐,首发,连载中)

    一条正直的鱼 发表于 2016-7-18 15:24
    哈哈哈哈哈,不是,是一直就在写文,只是以前发在贴吧,现在发在论坛。。。我可以叫你汪汪吗?我看到你的 ...

    可以啊,蹭蹭大大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7-18 16: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你终于出现了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29 22:16
  • 签到天数: 62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7-18 16: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让人心疼的小哥,大邪好好关心小哥吧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19 22:27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6-7-18 19: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心疼小哥,胖胖的吴邪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8 13:5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7-18 21: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4.

    吴邪和张起灵熟了。
    吴老狗旅游回来,听说宝贝孙子和隔壁家邻居并肩作战战胜了坏同学,给吴邪买了好大一堆吃的要他补补。吴邪磨蹭了两天叫吴妈妈把白玛和张起灵喊到自家来,叫张起灵随便拿。
    张起灵被白玛拉着,眨着长睫毛摇头,吴邪只好给他硬塞了一排哇哈哈。他特别喜欢酸酸甜甜的哇哈哈,喝一瓶就不大肠干,他想张起灵也一定会喜欢。
    在幼儿园里,吴邪越来越喜欢故意往张起灵身边凑,张起灵也不厌烦他,慢慢地会跟他说话。吴邪特别喜欢白白净净又替他推开大熊的张起灵,他说起话来,小小声的,一字一句,凉凉的。
    后来吴邪发现,张起灵的功课还好,他就常去敲张起灵的家门叫他和自己一起趴在门口的小板凳上写大字。吴邪写错字,张起灵会给他指出来,再教他改过来。他教他的时候会多说一些话,吴邪特别喜欢听他说话,就总是故意多写错几个字。

    吴邪特别喜欢张起灵,一是觉得他漂亮,二是觉得他特别聪明,而且他也不像小姑娘一样麻烦,他还会给他系鞋带,给他卷铅笔,还分了他一块特别可爱的小马橡皮。
    张起灵板板整整的,守规矩,被白玛教养的很好,吴老狗很喜欢他,也愿意他和吴邪作伴,几次三番上下学都只见张起灵一个人走路,干脆就好心捎带一起送张起灵上下学啦。毕竟,邻居嘛,孤儿寡母的不好过,多少有些可怜他们母子。

    白玛腼腆,为人也好,她工作的单位刚好是吴邪爸爸妈妈所在的医院。吴邪妈妈是骨科大夫,吴邪爸爸是副院长。家长们也是在医院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相互来往就多了。

    吴老狗停下自行车,两脚着地,他车后座上坐着张起灵就不能直接抬腿下车了。
    他把张起灵抱下来,再把吴邪从前梁上抱下来,拍拍他的屁股,“你们俩玩去吧,一会儿吃饭。”

    吴邪爬上院里角落的一颗石榴树——那石榴树只开花不结果,春天结的花骨朵,快要夏天啦,开始开花了。吴邪小胳膊小腿往树杈上爬,张起灵托着他的屁股把他往上举,一树的花瓣簌簌往下抖。
    吴邪抹抹脑门子上的汗,坐在树干上晃荡着小腿儿眨着眼笑:“小哥你也上来。”
    张起灵点点头,也往上爬,他不如吴邪吃得胖,动作也灵活,一会儿两个小的都并排排坐在了树干上了。那树干弯了弧,上下一晃一晃,两个不大的小崽子隐藏在花海里交头接耳,像在荡秋千。
    “小哥小哥,我跟你讲,爷爷说,今天文锦婶婶给我们做虾吃!这么长这么大!”吴邪两只小手夸张的比划,很兴奋,“我给你剥虾!”
    张起灵黑黝黝的脑袋点一点,“嗯。”他看着吴邪的眼神很专注,里面有水一抖一抖的,吴邪知道他这是很高兴了。他又像发现了什么新秘密似的,欣喜地想:原来小哥喜欢吃虾!
    “小哥小哥,我跟你说,我不喜欢甜甜,我明天要和你一张床睡午觉,嗯,以后每一天都跟你睡一张床——”吴邪在幼儿园和甜甜一张床睡午觉,张起灵后来的,老师在最角落给他单独加了一张床,“——我可以,呃,我可以照顾你,给你盖被子,还——陪你去尿尿。”吴邪的音起起伏伏,在说到盖被子和去厕所音色才一下拔高,好像突然想到了自己对张起灵的用处。
    “嗯。”张起灵眉眼弯弯,笑得很浅但是却很好看。
    吴邪搓搓手往张起灵脸下凑凑,害羞地说:“小哥,我特别喜欢你。”
    张起灵更高兴了,脸颊有点粉透出来,吴邪觉得他好看坏了。
    张起灵来回咬了一下嘴唇,粉嘟嘟的,他犹豫着,不敢看吴邪,好半天才小声说:“我也喜欢你。”
    “那——那你不能和甜甜做同桌,咱俩得一起,甜甜、甜甜太麻烦了,总抢我的铅笔,还要、还要我给她系鞋带!”最主要的是她还说喜欢张起灵同学,要做他的女朋友,什么啊,电视剧看多了吧,小哥才不喜欢她。
    “好,和你一起。”张起灵答应他了,吴邪更高兴了,啵的一下亲了张起灵的嘴唇,“嘻!”甜甜都不能亲小哥,他最先认识小哥的,他们还是邻居,他比小哥大半岁,他有责任照顾小哥呢!妈妈亲亲是因为喜欢,他觉得谁都没有他喜欢小哥喜欢的多,所以他当然可以亲小哥。
    张起灵白净的小脸彻底红了,他更不敢看吴邪了,“你——”
    他还没说完,吴邪又啵的一下亲在他的右颊上。
    张起灵长眼睛愣了下就开始躲闪,水越来越多,他嘴巴上沾了吴邪的口水,亮晶晶。
    吴邪看他这样,又去抱他腰,张起灵连忙喊:“别乱动!”这是在树上!
    “小哥你生气?”吴邪把脑袋斜到张起灵耳朵边问他。张起灵刚来的时候冷冰冰的,看起来不好相处,时间久了,吴邪早摸清楚他的脾气了。
    张起灵不吭声,摇摇头。
    吴邪眼睛明亮地看着他,“那再来一下!”说着又在张起灵的左颊上啵了一下。
    张起灵也不敢推他,抓着树杈扭过头不理他了,耳朵脸颊都红透了。

    吴邪抽抽鼻子,饭点到了,各家厨房里飘出的香味勾起了他的馋虫。
    他捏捏张起灵软软的耳垂,叫:“小哥,我们下,我带你去吃东西!”
    张起灵点点头利落地爬下树去,然后仰头伸着两只胳膊等着接吴邪。

    两个小崽子偷偷跑回家,吴老狗在房间听京剧,陈文锦正在厨房里做饭,葱爆虾仁。
    吴邪爸妈忙啊,一年着不了几天家,吴老狗照看吴邪,平时有保姆做饭,周末的话,吴三省的女朋友会来做饭给他们吃或者带他们出去吃。
    吴邪把张起灵拉进自己房间,把他推到地板上,自己扎了半个身子进床底,拖出来一个鞋盒子,那里面都是他的宝贝!
    “小哥,给你!”吴邪把鞋盒子推到张起灵身边,说,“你玩,我去拿点吃的!”
    一会儿,吴邪贼溜溜的推开门回来了,他端着自己的小茶杯,里面都是刚出锅的菜,好几样!
    “三婶哪里偷的!”吴邪骄傲地像只小孔雀,迫不及待地在张起灵跟前显摆,“我厉害吧?”吴家人做饭都知道吴邪喜欢去厨房转悠,怕烫到他,每次就把吴邪的小杯子里盛好菜放小矮凳上,再叫他“偷”出去。
    吴邪两只肥手指捏住一个虾仁就往张起灵嘴里塞,大眼睁得溜圆,问:“香?”
    张起灵点头,咯吱咯吱嚼。吴邪看他吃,比自己吃还高兴,“以后好吃的都分你吃!”
    张起灵舔舔嘴角的菜汁,犹豫了一下,也在小吴邪脸颊上啵了一下。
    吴邪捂着自己的脸,湿漉漉的眼睛呆愣愣的,突然嗷的叫了一声,情绪失控,开始在地板上打滚。
    张起灵又笑:“傻。”
    吴邪滚起来像一只大青虫,咕涌咕涌,傻乎乎的。
    吴邪滚够了,又一下子从泡沫地板上弹起来,一把抓过小茶杯,没个脏净的用手指去翻出来一块油亮的肉片往张起灵嘴里塞,他看着张起灵的眼神迫不及待,“这个香不香?香不香?”
    张起灵在他的期待下嚼啊嚼,很认真的又说,“香。”
    吴邪眉开眼笑,小计谋得逞似的把脸往张起灵眼巴皮子底下凑,没羞没臊,嘴里还嚷嚷着,“那你该亲我了,该亲我了!”
    张起灵只好在他脸上又亲一下。
    吴邪又躺地上,咕涌咕涌。
    故技重施。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6 16:12
  • 签到天数: 638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6-7-18 23: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ω^)↗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9-1-24 03:49 , Processed in 0.188405 second(s), 5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0dzz

    © 2016- 邪瓶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