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29|回复: 52

[已完结] 【邪瓶】默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8 13:5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6-8-26 22: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条正直的鱼 于 2016-9-16 13:34 编辑

    邪瓶。
    OOC,小老板邪X大学生瓶。已完结。

    这里更新慢一些,gacha更新快一些,宝宝的所有邪瓶都搬到gacha去了。
    找我文的宝宝不用去贴吧发帖了。
    gacha ID:度生   欢迎关注。
    友荐云推荐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8 13:5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8-26 22: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1.

    他拿大眼睛看着我,这真是个怪事。
    和我上过床的女人,醒来的时候,处女非处女都不是这个反应,她们总会有些娇羞,装出来的,或者是真的。

    他就拿大眼睛看我。
    大概因为他是个男孩子。
    我记得昨天我肏他后门的时候,明明出了血。他仰躺在床上抓着床单,嘴巴咬得死紧,嘴唇都出了血。我把手指插进他嘴里,嘶,他给我咬了小狗印,下嘴倒挺重。我边肏他边觉得带感。上面的脑子和下面的兄弟都爽得找不到北了。

    昨天晚上,我带他吃饭,路边摊撸串。他跟我比划,告诉我他不喝酒,我哄弄他,一半雪碧一半青岛,他一个人就着牛羊肉串儿不知不觉就喝了三四瓶。也不过才三四瓶,坐着的时候他只是吃喝、吃喝,起身的时候居然晃悠了。我就手抱住了他的腰,提着他的胳膊到脖子上撑着他往回走,期间在他的屁股上掐了好几把他都浑然不觉。
    对了,他的腰比女人的还软。


    他仰躺在床上,脸红扑扑的,带着我身上的烟草味。我实在没忍住咬他的脸蛋,又实在没忍住,舔了他的嘴唇一下。
    真他妈甜。
    他看着我,睫毛抖了一下,也不知道真醉还是假醉,雾蒙蒙的瞳仁一直在颤,但依旧黑得发亮,像是不安,却没有惊讶。
    我认识他一个多月,他几乎没有笑过,我舔完他这一嘴,他居然笑了下。
    长眼睛眯着,月牙似的一闪一闪。
    然后,两条白胳膊就环在了我的脖子上,脸贴上了我的脸。

    我身体里的血往脑袋上突突,胸口热得如岩浆奔腾,烫得我抓心挠肺,裤裆里的玩意儿硬成了一条。

    我发疯了。
    我扒了他的裤子。


    2.

    他该是特别喜欢接吻的。
    做的时候,疼得嘶嘶的还要去咬我的嘴,他以前肯定没接过吻,要不然我的嘴不能秃噜皮。

    他看着我,眼直愣愣的,好半天才眨一下,睫毛刷一下,带着点清晨的亮光,明明还有点刚睡醒的懵懂,我却觉得的他眼角眉梢都是风情。
    该是我昨晚给他开了苞的过。
    想到这儿,我心里荡漾的跟怀了春的姑娘似的,奇异地觉得好像以前曾和他在一张床上,在千千万万个这样的早晨,一起醒来过一样。
    我的心里充盈着一种暖融融的感觉,就跟用手握住一只刚孪出来的小鸡仔儿似的。
    我觉得自己今天早上格外矫情,老脸一热,有些撑不住,怕他看出来,就急忙翻了个身,爬了起来。

    “啊,醒了,那就起来一起上外面吃个早饭吧!”我自言自语,假装淡定的伸伸懒腰往浴室走。
    他不说话,我就假装他答应了。
    啊,不对,他不能说话,他是个哑巴。

    他一直是安静的,除了昨天晚上。

    因为知道他在床上一直看着我,我走路的脚都有些浮。
    我美滋滋儿的想,我要先带他去吃个煎饼果子,加俩鸡蛋加根火腿给他。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8 13:5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8-26 22: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3.

    “还要再加根油条么?”我问他。
    他垂着眼睛摇摇头,咬着吸管吸着小米粥,看不出情绪。我总觉得他比平时低落。

    他今天吃得有点少,我又跑隔壁的包子铺跟大妈要了两个刚出锅的肉包塞进大衣的口袋。九十来点他再饿,刚好掏出来给他吃。

    我跟着他一步一缓的往收容所走,拐到大门的那条路上,我拉住了他摸了摸他的额头。
    没烧。
    又要摸摸他的屁股,他躲开了。

    他低着头,踢脚下的小石子,黑亮的留海耷拉下来挡住了眼,叫我只能看到他的嘴角。
    看起来更委屈了。

    昨天晚上那事过后我有给他洗过澡,还给他摸了抽屉里的药膏。他明明在后面也有爽到,不可能又在今天为了昨天晚上的疼跟我闹脾气吧?

    我又去拉他,他又后退一步,胳膊都背到了身后。
    看起来像赌气。

    反悔了么?
    那为什么我亲完他他还去抱我?

    他还是低着头站着,一动不动,一只手里的塑料杯就那么端着。
    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可我不想再在这里跟他提昨天晚上的事。

    我脾气不好,有点恼火。
    我是第一次睡小男生,也不觉得他需要我像哄女人一样去说好听话。
    就这么僵持着,我烦躁地抽了一根烟。过了十几分钟吧,我烟头都掉了俩,他连招呼都不打,突然一个人转身就往大门口走,走得有点急,我看能看出他一顿一顿的僵硬。

    哎,到底跟我置什么气?

    “唉!张起灵,你等等我,跑那么快赶着投胎啊?”我挠了把后脑勺心急火燎地跟上。
    你说他后门要是又出血了可咋整。


    4.

    我想起来第一次见他。
    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有同性恋潜质。

    老流氓给我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会周公哪,再说,凌晨四五点,谁不在睡觉?就算是夜店的鸡现在也早应该干完一炮找地方休养生息准备明日再战吧?

    “大侄子,大侄子!”三叔人老声不老,隔着个话筒就把还懵逼的我给震醒了,我擦把眼屎,索性拉开灯坐起来。这个点儿,老流氓没急事是不会跟我打电话的。
    “大侄子啊,最近古玩街来了批好货,我留了件给你!”我拉开耳朵和话筒的距离,看一眼还在冒声的听筒。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清了把嗓子,还是忍不住皱眉:“别拐弯抹角,有话直说,这个点打我电话给我送宝,叔你说我能信吗?”你说我也老大不小了,你能别总把我当傻逼吗?这么不入流的话还是别说了。
    “嘿嘿嘿……”我三叔在那头一个劲儿奸笑,我看一眼还黑着的天:“叔,啥事?”
    “那个,大侄子,有件事得托你,只有你能办——”我继续皱眉,静等老孙子摆活,果然,“今个刚查住辆违章,运的全他妈是狗——”
    “我跟你说三叔你别想!”话到这儿我就知道他要干嘛,“你上次给我找的麻烦还不够吗?上次是鸡这次是狗!烦不?”
    “不不不,大侄子,叔这是真为难!一时半会儿哪找这么大地儿啊,保准不待有下次的!信我!”我信就有鬼了。
    “真的,只一个晚上,明个事解决叔就把叫人把车开走!”
    “叔,你——”
    “这几年严打违章车辆,交警大队一年到头是个忙,叔都通宵一个晚上了,你就可怜可怜叔吧!这次的事有点乱——”
    “不是,叔,我可怜你谁可怜我——”
    “就这样说好了!大侄子,你快给王盟知会一声!一会儿见哈!啪叽——”我还没说完就被半道儿截了话。
    听筒里都是盲音,老孙子先斩后奏,我恨不得把话筒吃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8 13:5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8-26 22: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交警大队违章处理车管中心屁大点儿地儿,三叔他们上面一年又一年地嚷嚷着申请扩建,三年五载了看不见一点儿动静,这就给下面削尖了脑袋想往上爬的各位留了机会,我三叔就是那其中一个。本来一天到晚仗着老丈人是局长混吃等死的,今年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尽是出风头往自己身上揽事,就他妈是,他特妈揽来的破事儿,最后都要我给挡灾!

    想起来上次,也是高速口查住了几辆违章车,满车的鸡。车放我郊区的仓库去了。都以为鸡两天不吃东西也不会有啥大事,谁知道,那鸡都他妈有问题,放了两天就开始成片的死!

    卧槽,那几车的鸡都他妈的有传染病,你说晦气不晦气!
    你说你们车管中心没地方你他妈还查违章查个屁啊!

    我认命起来洗漱,大冬天的,开着暖气在厕所也觉得背冒凉风。出门的时候一看表才四点半,我心里不平衡就一个电话把王盟也胡腾起来了。

    这两年不知道怎么的,吃狗的风气格外盛,爱狗人士也格外激进,高速路上拦车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不过,我三叔遇到的这一挂比这个还复杂点儿,怪得不半夜来电话。
    我三叔边指挥潘子倒车边跟我唠原委,说话的时候大气喘的跟个老王八。

    说实话,这年头运输也不好混,不超载根本赚不了几个钱,可这次还真不是超载。
    中型卡车的司机就是狗贩,从河北方向来的,过了高速收费站就被守了两天的爱狗人士跟上了,一路尾随着跟到了这边的高速下坡道,昨晚是我三叔那队盘查值班,刚好撞上这两拨人。撞上就撞上吧,关键是狗贩证件不全,动物运输证以及相关的检疫合格证都没有,按照规章要扣押,后续罚款,可是还没到交警同志们把事说清楚,那两拨人干上了。原因是那几个爱狗人士已经半道堵过狗贩几次了,狗贩这里又被交警搞上,一路上被骚扰的怒气是彻底爆发了。

    他们没袭警,他们跟爱狗人士打起来了。
    所以说,事情是有点儿复杂,因为其中一个爱狗人士居然掏出了刀子自残。
    这都什么事啊!

    狗车被扣押,妈的,扣押到我的仓库了!
    本来我以为又要跟上次似的,要几辆大卡车,没想到只是一辆中型卡车。因为运输的是狗这样需要吃喝的活体动物,我三叔自然知道短时间内两边根本搞不定,就自告奋勇又给整我这里来了。

    老流氓抽根烟开火给我点上,一脸谄媚:“多亏大侄子呢,要不,你看,一车狗崽子多可怜!”
    我斜眼看他,抽口烟不说话。
    “你别这么看我,叔也无奈,你说是吧?”
    我懒得理他,伸出手指头给他比了一根食指:“就一天,你说的。”
    老流氓呵呵笑,不回答,一转脸又忙叨叨指挥小交警们把车上充满狗吠和异味的狗笼子往仓库的院中央放。
    我知道他打什么注意,我也只是嘴上沾点便宜而已,我心理清楚,这事没半个月搞不定。

    事情比我想的有转机。
    不到一个星期,三叔给我打电话来,叫我带着他几个徒弟一起把狗运到流浪动物收容所去。
    高兴坏我了,那一群狗在我的仓库里吃喝拉撒,我都担心我的货染上屎尿味。
    可终于把瘟神送走了。

    5.

    我就是在流浪动物收容所见到的他。
    看了他一眼,就忘不了了。

    那天太阳刚冒头,我开着我的破金杯带着我三叔的那几个徒弟导航去的收容所。这破收容所有些年头了,很多年前是个鞋厂,后来破产荒了,最近几年又被本省的一个爱心企业家给租下来办了个流浪动物收容所。说是流浪动物收容所,别的动物其实真没几只,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狗。

    车沿着土路颠簸进大门敞开的收容所,在收容所大门左后边的空地上停下了车。我同我三叔的几个徒弟刚下车,所长就鞍前马后地招呼起来了。三叔事先已经知会好了,所以没我什么事,小徒弟上前没几句话就开始吆喝着其他人卸狗。

    三叔的徒弟有的是眼色,他们断然不会让我去卸车的,我也乐得清闲,干脆靠车窗上开始抽烟。所长也是老油条,往狗舍方向招呼了一声就有一胖姑娘领着几只半不大的土狗跑出来要志愿领我参观收容所了。

    闲着也是闲着,卸了狗再帮忙拾掇一下,三叔的几个徒弟少不得得个把个钟头,我就干脆跟着胖姑娘逛逛了。

    由于是旧厂改造,成片的狗舍都很简陋,都是石棉瓦的顶,下面用铁丝网隔开,分成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格子间。还是冬天,这里也别指望供暖,一路冻着我嘶哈的,倒是这个胖姑娘,估计是脂肪厚吧,还抱着个小狗当套袖,没看出一点冷,净跟我叨逼叨逼了。不过,姑娘虽胖,长得倒很好看,又热情,我哪好叫她闭嘴。
    我跟着边说边笑的胖姑娘转了几个狗棚子,胖姑娘话题已经从狗的品种转到了说服我收养只流浪狗了。我哪有那心思,虽然我爷爷在世的时候酷爱养狗,可我充其量不讨厌狗,还真谈不上喜欢,也就哼哈地回复着胖姑娘。

    等到了最后一个狗棚子,我快速扫了几眼就打算退出来——我已经快被冻成一个呆逼了,想回车里取取暖,哪成想,一回身,撞到了人。

    那个人自然就是张起灵了。

    现在回忆起来,才发觉我从来没见过他这样不怕冷的人,大冬天只穿了件蓝帽衫,袖子还挽着。

    他跟我胸膛叠着胸膛撞到的一起,作用力太大了,他左右手里拎着的两桶狗食前后不受控制地摇晃,扣出来不少,淋了了我半脚面,更糟糕的是,我俩身高差不多,我整个脸跟他的脸撞在了一起。

    别提多疼了。他的脸不热,我的也是凉得透透的,僵硬的面部如冰凌茬子似的,好像着力就能掰两半,这一下子只让我觉得鼻梁骨都要拗断了。

    真不是多美好的相遇,因为我疼得嘶哈的光顾着捂脸了,嘴里还不受控制地冒出来一个字:“操!”他那边却只有闷闷的一声低哼而已。

    他应该也不比我少疼,但我弓着身子捂脸哎呦叫唤着刚睁开眼,看到的是他握着捅系子的一只手。

    手指骨感,骨节分明,冷冬里浸的时间长了,带了一层霜白,白里还透着层不均匀的青。
    有青筋在那一层干燥的手背上一条条凸起,让我想起了起伏的山脉,又突兀地有点心疼。

    没来由的。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57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6-8-26 23: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gacha是个啥鬼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11 23:27
  • 签到天数: 6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8-27 00: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太太开新坑啦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11 23:27
  • 签到天数: 6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8-27 00: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命蓝 发表于 2016-8-26 23:57
    gacha是个啥鬼

    好像是个二次元社区?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6 17:18
  • 签到天数: 15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8-27 18: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好看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57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6-8-28 13: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拔出瓶塞 发表于 2016-8-27 00:13
    好像是个二次元社区?

    66666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粽子  发表于 2016-8-30 13:44:37
    后续咧?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7-2-27 03:12 , Processed in 0.240771 second(s), 4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F1.0 Build 20161212

    © 2001-2017 Comsenz Inc. & Discuz! Fan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