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扫一扫 QQ快速登陆

搜索
查看: 3767|回复: 21

[连载文] 《稻香》戒毒少年邪×乡下竹马瓶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5-17 17:41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6-9-10 19: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刚下了场雨。
    吴邪拖着箱子走在这条泥泞的小路上,鼻子里充斥着雨后青草清新的味道,空气湿漉漉的,扑在脸上有几分凉意。
    绕过一片稻田,田埂上的稀泥糊了他一腿,远远地看见爷爷坐在那座小木屋前叼着大烟斗,袅袅的烟雾飘啊飘,绕着门前的杏树转了一圈就消散在风里。
    那只叫小满哥的大狗温顺地趴在爷爷脚边摇尾巴,见他来了,大老远地就扑了他个满怀,傻不拉几地把他的脸上舔得黏糊糊湿哒哒的才罢休。吴邪笑着摸了摸狗脑袋,小满哥亲热地汪了几声,蹭蹭他的膝盖。
    待他走近那座小木屋,爷爷站起身迎接他,头发花白,背也微佝偻着,声音却洪亮,十分精神,一如记忆中那般笑得慈祥。“小邪回来了。”
    然后小满哥大声汪了两声,试图吸引吴邪的注意,得意地晃晃脑袋示意他跟上它。顺着它奔跑的方向,吴邪看见了站在木屋门前那位清瘦的年轻人,靠着门框正在发呆,又好像是在盯着吴邪瞧,刘海儿长长的,遮住了额头,却不妨碍他露出一双亮得惊心动魄的眼睛,漆黑得深不见底。
    “你叫什么名字,”吴邪看他那面无表情硬邦邦的样子有点好笑,还顺口带上了一个称呼,“傻逼?”
    话音刚落,他就梗着喉咙说不出话,他好像真有点想不起来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他们又是怎么认识的。就好像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他们在这个小村庄一起生活,一起长大,看着对方从小团子长成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
    好像确实已经过去很久了……自己也离开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吴邪盯着他看,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两圈,才笑着把头凑到他面前,故意逗他,道:“你叫张起灵对不对?”
    远处的山蒙着雾,就好像面前这个少年湿淋淋的带着水汽的眼睛,看不透却能让人感到安定。他脸上没有过多表情,皮肤在黑漆漆的头发的衬托下,白得几近透明。
    吴邪有点不满地伸手捏捏他的脸:“我问你话呢。”白皙的皮肤上迅速起了两个红印子,吴邪正乐得直咧嘴,突然手腕被狠狠地扣住,整个人就顺着一股力猛地向前跌了过去,对方猝不及防地贴近他,对着他的脸毫不留情地啃了一口。上面立马多了两排牙印。
    吴邪疼得呲了一声,随即眉开眼笑,拉着转身要走的张起灵不放,还嬉皮笑脸地问他:“咸不咸?出了好多汗还没洗脸。”
    对方根本没有要理他的意思,但却也没有生气,挣脱他的手就往屋子里走。吴邪得寸进尺地跟在他屁股后面絮絮叨叨。“小哥,你就理我一下呗,你看我喜欢了你那么久,你总得给点反应不是?”
    屋子里散发着木头被雨水浸泡出的独有的味道,从破旧的窗户里挤进来的风,卷着稻田里的稻穗清冽的香,钻进吴邪的鼻子里。
    他觉得,闻起来,大概就像——眼前这个人身上的味道。
    这个有着稻香味儿的人坐在灶台前往炉子里添柴火。吴邪凑过去挨着他,嘿嘿嘿地笑。“小哥,你用的什么沐浴露?”
    张起灵没理他,掀开了盛着大米的锅,吴邪探头往里瞧。里面的水还没煮干,咕噜咕噜往上冒着气泡,小木屋里灌满了稻米的香味,勾起人全身上下的食欲。
    吴邪又偏过头,凑到他脖子那也闻了闻,认真道:“跟你味道一样。”
    张起灵面不改色,但终于淡淡开口道:“想吃?”
    “嗯嗯,”吴邪把头搁在他肩膀上,整个人贴着他后背,像是准备把他环抱起来,但最终没伸出手臂,只是在他颈窝处蹭了蹭,“吃你给不给吃?”
    张起灵像是叹了口气,盖上了还在冒泡的锅,偏头避开了他这个姿势。屋子里的香味淡了点,但从窗外钻进来的稻穗清新的味道却更甚。
    “你一点都没变。”吴邪听见他说。
    心里感到一阵酸,吴邪挨得更近了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牵张起灵的指尖,见他没挣脱,才笑嘻嘻地扣住了他的十指。静静站了会,又侧过脸去看他。
    “你变帅了。”吴邪腾出右手帮他整了整衣领,故意仔细端详了他一会,评价道,“以前呆头呆脑的,跟个木头似的。”
    张起灵身体一僵,挣开了他。“别让你爷爷看到。”
    “看到怎么了,”吴邪从鼻子里笑出一声气音,懒洋洋地伸长手臂揽住他的腰往自己身上带,“睡都睡过还怕别人知道?”
    张起灵沉下了脸,眼神带了点不可思议,他目不转睛地打量了吴邪一会,像是要确认他刚刚那句是不是玩笑。“为什么突然回来。”
    “想睡你了,回来看看不行么。”吴邪挤挤眼睛。
    吴邪身上那股陌生的烟味从一开始就让张起灵不安,他一嘴令人不舒服的油腔滑调,让这种感觉更甚了。
    —tbc—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1-25 18:57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6-9-10 20: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嗷嗷,你难道是沙发?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1-25 18:57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6-9-10 20: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嗷嗷,你难道是沙发?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6 16:12
  • 签到天数: 638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6-9-11 00: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2-5 12:02
  • 签到天数: 28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6-9-11 17: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8-5 20:21
  • 签到天数: 64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9-11 19: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哇这个设定好好好好好带感(擦掉鼻血)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6 17:18
  • 签到天数: 15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9-12 19: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虐的赶脚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9-2 21:5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6-9-14 21: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带感+1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8 13:5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6-9-14 22: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吴邪真欠打,小哥骑乘他,╭(╯^╰)╮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5-17 17:41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9-24 12: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吴邪是吴家独子,奶奶走的早,父母常年外出工作,小木屋里只有爷爷一个人孤零零住着。他不在的时间里,是张起灵帮忙照顾着老人。
    吴邪这次回来,爷爷很高兴,亲自下厨做了好几个菜。
    只是吴邪看起来有点不在状态,几次老人给他夹菜他都没反应,最后还是张起灵拿胳膊肘碰他,他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
    张起灵都看出来了。吴邪有心事。
    这次突然间回来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小邪啊,在学校过得还好吗?”
    “好啊。大城市生活不一样。这儿太艰苦了。”
    “那就好,该花钱的地方舍得花,爷爷就你一个孙子,家里负担得起。”
    “爷爷,有机会您也一定要去大城市看看。”
    “爷爷一把老骨头,活的时间不长了,怕是等不到那一天。我孙子出息了,是爷爷这辈子的心愿。”
    听到这话,吴邪的表情怔怔的,像是丢了魂似的,眼神渐渐空洞起来。
    窗外的夕阳温柔地洒在那片稻田上,湿漉漉的,还带着雨后的朦胧感。
    只听吴邪喃喃道:“说什么活不长了。您就等着吧,等我接您过去。”


    吃过饭,吴邪和张起灵去了河边。
    河水一如既往的清澈,五颜六色的小石子躺在水底清晰可见,随着水流微微晃动。可惜这个季节没有鱼,也没有螃蟹。
    吴邪掬一捧水洗了把脸,随即招招手示意张起灵也过来蹲下。
    张起灵刚弯下腰,吴邪就飞快地把湿淋淋的手塞到他脖子里去。张起灵被凉得一震,皱着眉躲开。吴邪乐不可支,大笑着不依不饶地扑了过去。
    两人滚倒在了河边。
    张起灵被他仰面扑倒在地,吴邪死死地压在他身上,说什么也不肯起来。张起灵怕一挣扎就把身上这人不小心甩河里去,所以只叹了口气就不动了。
    吴邪在他身上趴了一会,见他老老实实不动,便撑起来一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小哥,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们在这条河里抓过鱼。”
    “嗯。”
    “还抓过螃蟹。”
    “嗯。”
    “每次都是你抓得最多。”
    “嗯。”
    “我家小哥真厉害。”
    就是不爱说话。不过没关系。
    吴邪看着身下这人,几乎快错不开目光。张起灵眼睛漂亮极了,明明表情淡淡的,瞳孔里却神采奕奕,清澈如水,还隐隐约约倒影着吴邪的影子,竟流出一丝温柔的痴情来。
    吴邪搂紧他的腰,在他眼睛上亲了一口,手也不老实地滑进他衣服里。
    张起灵干净好看的脸就在他眼皮底下晃动,白皙的脖颈间青色的血管都隐约可见,喉结随着他的动作不经意地上下滚动了一下。这副一尘不染的模样,好像和以前一样,好像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堆积了好几年的感情一下喷薄而出,吴邪激动极了,迫不及待地一把吻了上去。
    他近乎粗暴地撕咬着他的嘴唇,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窜动着汹涌的渴望。张起灵吃痛地闷哼了一声,随即也配合地微张了嘴唇。
    吴邪的舌头毫不客气地探了进来,扫遍了整个口腔,还去纠缠他的那条,刚在上头舔了一下,两人就被激得同时一抖,一阵电流往下身窜去,又酥又麻,顿时有了感觉。吴邪干脆勾住他的往自己嘴里带,吮吸得啧啧有声。
    张起灵的体温在逐渐升高,他撩起吴邪的衣服,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在他身上摸索,好似一把燎原的火,燃遍身体的每个角落。
    潺潺的水声就在两人身边,刺激着人的神经。吴邪完全亢奋了起来,他急不可耐脱掉了张起灵的上衣,低头就去咬他的乳头。
    直到把胸前两点舔弄得颤颤巍巍地直立起来,湿淋淋地泛着水光,他才气喘吁吁地扒下了他的裤子。
    张起灵被压得难受,背后还磕着河边的卵石,不舒服推了一把吴邪。
    吴邪立马忍无可忍地凑过去吻他,纠缠得难舍难分。胯下早已是鼓鼓囊囊一团。光是接个吻就让他硬得发痛,疯狂地想占有这个人的欲望堆积得他脑袋嗡嗡作响。
    “会有人。”张起灵气息有点不稳,贴着他的嘴唇,轻声道。
    吴邪脱了身上所有衣物随手扔在一旁。两人浑身赤裸地贴在一起,他一边握住两人的分身撸动,一边双眼通红地喘着气道:“速战速决。”
    接着他的手指就从后穴捅了进来。张起灵皱了皱眉,条件反射地绷紧了身体。吴邪“啧”了一声,呼了一口气,趴在他耳边道“太紧了”,还没给他缓冲时间,就加了第二根……
    这后门被入侵的滋味十分挑战人的极限。不仅仅是生理上,更是心理上的。
    张起灵他不是不在乎谁上谁下。男人的那点征服欲不难摸透,谁都希望是征服对方的那个。那是吴邪。唯独只有吴邪。他和任何人都不一样。
    吴邪想怎么来,都行。
    才只加到第三根手指,吴邪就急不可耐地换了身下那根捅了进来。
    下身灼热的痛感,让张起灵有点昏眩,他掰过吴邪的脸重新把唇舌送了过去,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肠道温柔地裹着身下的欲望,两人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做。第一次是在吴邪离家前一晚。吴邪还青涩得很,只会红着脸在他体内横冲直撞。明明什么花样都没用上,可光看着对方的脸就给硬生生插出快感来。
    只要是他。
    只要是他。
    ……

    夕阳最后一抹余晖温柔地洒在河边纠缠的两具赤裸的年轻的身体上。在汩汩的水声中,隐隐约约听到有人一遍一遍轻声低喃着“我爱你我爱你”……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9-1-24 04:30 , Processed in 0.238236 second(s), 4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0dzz

    © 2016- 邪瓶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