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搜索
查看: 609|回复: 6

[连载文] 【邪瓶】此生无悔(……)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7-17 09:20
  • 签到天数: 17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7-1-4 20: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淡定233 于 2017-2-7 16:05 编辑

    【邪瓶】此生无悔(……)

    架空
    慢更
    (伪)兄弟
    长篇
    he



    ——这是一场就算是错了也爱到最后的爱情故事。

    ——这是一个很唠叨的楼主加上很唠叨的文。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7-17 09:20
  • 签到天数: 17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1-4 20: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若相思骨 于 2017-1-7 07:53 编辑

    第一章、必然

    【霍秀秀】

    大哥和大嫂的离婚是必然的结果,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民政局看着许久不见得大哥的那种倍感陌生却又一切如故漠然依旧的脸,还有大嫂看向大哥小心翼翼的眷恋的目光和眼角晶莹的泪,还是忍不住心塞。没有走向大哥,一点也没了谁是真正家人这时候该站在谁身边看都不看大哥一眼义不容辞的拉着大嫂先走了。

    我拉着人走,我在前,大嫂在我一步后,起先大嫂是一步三回头,严重拉低了我们离开的速度。那是她爱的人,情有可原。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大嫂也是,那个人也是,一个个都爱上大哥这么个有长相没心的人,傻吗?

    为什么……这是我问过无数次但也是至今都没有答案的问题。

    大哥是在我们离开不远处看大嫂再次回头如宾相待的冲大嫂点了下头又独自发了会呆站了会就径直朝相反的方向离开……这时我就不说心疼大嫂了,而是心疼自己,从始至终被这人无视个彻底,不过也什么,做这么个哥哥的妹妹,都习惯了。太多数被漠视,被无视……

    大哥离开以后大嫂的情绪才出现崩溃现状,蹲在民政局不远处,对着那个男人离开的方向,埋头呜呜哽咽……我原先站在看着这个人无奈深呼一口气“呼~”蹲下,轻轻拍她的背。

    “没事,离了也好……你也知道……大哥他不爱你。”

    “嗯哼呜~”

    “没事……没事……”我的眼睛也是看着大哥离开的方向。手上安抚人的动作继续。心却是意外的平静了下来,彻底的平静。

    “放下吧!善待自己。”

    “呜嗯呜~”

    “你到底爱他什么呢!想想也就觉得没什么了!何必自找苦。”

    “呜呜~我~”含糊。

    “好了好了……”其实她说的什么我是真的听不清但我知道,大嫂是不甘,也是放不下。或许是她自己定下的结论她放不下。但我认为、她会放下的……我多想告示她她还有救。曾经有一个人,他岂不是要比你更不甘更放不下,但一想这一没有可比性二没有对比性。

    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明知对方不爱,却还是去握那人递给的没有手柄那一半的刀刃,真的不会疼吗。痛——这种感觉也会发展到舍不得放手吗?

    自己眼下这个人是这样,那个人也一样。

    爱,有多爱,遍体鳞伤也舍不得放开。

    其实我还真不是讨厌大哥,只是不知道该什么喜欢这个人。财产大约是他们先前都是分好了的,或许是大哥自己先前分好的,财产和房地产全部归大嫂,他自己净身出户。很干净的离开了。却留给一个女人一身宝贵的负担,沉重得不堪。

    “我宁愿不要这些。”大嫂打开空空如也的房间门,失神的兜兜转转游走了一圈道。

    我发现,他对这里,大哥之前住的地方,竟然也是陌生的,一想也确实:“为什么?”

    “你不懂!”

    “我懂……”

    我真的懂,只想要那个人的心。可是要一个人的一颗心远比相信中的要难很多。尤其是大哥。

    “我问你的是为什么不要,他给的,你就要……”多想说。你知道吗?有一个人,可是到最后都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也是啊……他给的……”呢喃细语。

    ……

    “唉!对了,大嫂……你,今年多大了……”眼看大嫂又有可能要沉溺在自己的悲伤世界中,我连忙扯开话题。

    她浅笑,小小的酒窝挂在脸上,却也有掩藏不了的几分苦涩。也是懂我的意思:“27。”

    “那我叫你姐吧!”

    “……”没回答,半响后“也好。”

    “姐……”

    “……啊~”慌忙。回答还是不止慢了半拍。

    “姐,你最后做个总结吧!说完就忘记。”这段从未开启也本就不该开启的感情、我心想。“我听着……”

    “……”又是无应,似是在蕴量,抬头看向一个方向,是窗台,走过去,拉开窗台的玻璃门,走向窗台……我也紧跟其后。看她站定后深呼吸微笑,似乎放松了身心。看着远方,慢慢道:“你知道吗,我和他结婚几年分居几年,我从来不知道他住哪……”她手撑着护栏把全身的力气都放在靠着的护栏上,苦笑,眼神散换“他也从来不过问我过得怎么样,好久好久不见一面,比陌生人还像陌生人……我曾经想过,我也是个女人,何必守着这个空有其表的名号,可是,我不这样就真的是关于他的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他这样的人……唉……”

    “我知道啊,要知道,我可是做了这个人十多年的妹妹了……”我笑道,突然想到了什么:“为什么不提离婚……”鼻尖是温暖的空气萦绕,今天的天气讽刺似的额外的好。

    “他独特的魅力啊……就是放不下,怎么都放不下,我敢这么说……”嘴角洋溢的分明还是苦笑。“这次要不是他提,我还是不会主动提离婚……”

    “唉……”这次轮到我叹气。无比的熟悉,不得不说这样固执的回答我以前还曾听到一个人说过。

    “能忘记吗……”

    “能吗?”

    “这个是我问你的吧!”

    “好像是的。”

    “呵呵……”我笑,狡装可爱。“快点忘记吧,要知道,我身这个人的妹妹却从来不知道大哥是不是有心。”有人该有的心。

    “嗯。”她倒是回答了。迎面而来的风也在这时吹乱了她没扎住的鬓发,挡住了脸,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不再交谈。

    于是我也回头去看远方蔚蓝的天空……

    ……

    突然想到了我想对她说的一句话。

    大哥……他这个人,世间最绝色。往往也最绝情。

    早就有人比你先验证了。估计也长了记性。

    你要知道。

    ——你还有救。

    可你知道吗?

    有一个人,他可是用一生来告诉大哥,告诉我,他无救。

    ——————————

    我这个曾经的大嫂现在的姐这边的事情先告一段落。毕竟我也不是个大善人,能帮的都帮了,剩下的,能不能走出来,这场失败的婚姻和感情,只能看她自己的了。

    几天后我还主动约了另一个主角,他,我百忙之中的大哥。

    原本是没指望能约到的,没想到最后还真就约到了,也在电话里短短几句定了时间和地点。然后以为一定会被失约的,结果竟都是不如我所料,这人还真就来赴约了。他的作为,无一不让我大吃一惊。

    “大哥……”

    “嗯……”

    明知他不会问:“大嫂已经安置好了。”开章点题。可我偏要告诉他。

    “嗯……”他拒绝了靠近的服务员,面前什么都没点。

    我就看着自他坐下后我们这个位便频频被服务员打扰,说到这种地步还有人跃跃欲试的想靠近,和刚才我自己坐这时服务态度积极性大不一样,天差地别。这张脸也真是的……半天后才都被拒绝了一遍不在上去,周边也终于是落得了个清净,真的挺不容易的。:“于是你是想做什么呢……”我问道。

    他看着我:“做什么。”他是个疑问句可以说成陈述句、感叹句可以平着语气说,能少一个字就绝对不多说一个字的人,也胜在我了解这点。什么做什么?

    “你为什么离婚……”

    “……已经可以了。”

    “嗯。”已经可以离婚了。忍不住心酸,低头摆弄着咖啡勺,不再去看那个人。已经可以了,达到你的目的了,我知道,所以你离婚了,可你让女方怎么办,她那么爱你你知道吗……我几次开口想说些什么,也最终是什么都没说。

    我不能说,因为,大哥这个人,不管残不残忍,我都更希望他属于另一个人,身心一起。对我来说,心疼女方只是一个过程,绝非立场。事实是我也是一直在等待……这个必然的结果。

    “他……”

    “我去……”

    “找他……”

    “嗯……”

    “他已经死了……”接下来他说的的话,我印象很深刻。

    “没什么关系……”不变的语气。

    莫名的震撼一闪而过。他死了,也没事关系,不妨碍我去找他。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深情的对这句话的理解。其他的也终归逃不过这个意思。

    我猛然抬头。才发现他是直视着我说的,我抬头正好就看到了他此刻的眼睛,褪去了平常的淡漠,是一抹很难察觉但也可以察觉的固执、深情,好像本就如此。他说完竟然去看向窗外……我愣愣的跟着他的视线看去才明白,这附近有个学校,此刻正是下午,放学的孩童三三两两的从视野了经过。交谈着跑着说笑着,肆意的显露着人在这时特有的毫无污渍的年幼无知,天真烂漫……

    也让不打算再接上个话题的我暂时还有其他话题可扯。“额~他似乎一直都很喜欢孩子呢……”

    “嗯……”表情柔和。

    “你说这一群萝卜头有什么可爱的……偏偏他喜欢。”我做无奈道。

    “嗯。”

    “不过……”

    “……”他看向我,似乎已经料到我要说什么了。

    “孩子吗?他还是更喜欢你……”我不去看他。

    安静了很久以后才听到回应:“……嗯。

    ……

    “唉……”我提起包。“大哥……不管二哥死了也好活着也好。我完全支持或者是恳求你去找他,真的,二哥他这一辈子,什么都不要了……可他只要你,你知道吗……你们以前种种我不能理解、种种无奈我也不能理解,现在也没有在你和他之间说话的权利,可我还是觉得你要去告诉他,你……心理有他。是爱他的。”我不知自己为什么总是当着大哥的面把那个人说的那么可怜,再可怜一点。为了多换取一些大哥的同情和自愧?其实本无道理、无意义,只是被一个痴情傻子感动的太深,潜意识里就这样做了

    “我知道,我会去。”

    “……那我先走了……”心想的是我知道你知道了,可就是还是忍不住再提醒你确定一下……我起身离开,再坐下去,就是相视无语尴尬局面了……

    “……一切都好。”

    我走了几步后听到这微小的声音传出,愣神,回过身来,他又去看窗外的萝卜头了导致我不能确定是不是他说的,还是我的错听。一切都好……

    我真觉得,他若是对我说的,我做了他近一辈子的妹妹,也就值了。此刻也真是这么想的。

    真好,你竟然也会如此温柔了,那个傻子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吧!或者是那个傻子其实一直都知道吧!

    我回头,忍不住笑也忍不住眼泪,是自己的喜悦也是替那个无药可救的人的喜悦,含泪微笑。离开……

    二哥,你知道吗?我们……大哥……一切都好呢!

    你呢!

    ——【霍秀秀】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9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9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1-5 00: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9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9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1-5 00: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9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9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1-5 00: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9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9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1-5 00: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7-17 09:20
  • 签到天数: 17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1-5 23: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若相思骨 于 2017-1-5 23:27 编辑

    第二章、吴邪哥哥

    在秀秀的记忆里,她生在北京,长在杭州。

    霍秀秀最后一个亲人霍奶奶是在她五岁那年死的,小小的孩子,最后一次见自己在这世间最后的一个亲人,见到的还不是完整的尸体,是血淋淋的头,放在客厅的木桌子上……没什么感触,但那是秀秀第一次也是她这辈子唯一一次那样嚎啕大哭,直到哭晕了过去,在医院重症室躺了三天。

    秀秀虽然从小就无父无母但也是公主,霍奶奶对霍秀秀的宠爱并不亚于父母。只是……这唯一的亲人现如今也不在了。

    秀秀从医院再次回家的时候,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家里正厅摆放的水晶棺材。秀秀扒着门框,就能看见很多很多冷着脸不友善熟悉又的陌生人挤在哪里。

    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再次无家可归,或者是、不是无家,而是无归。之后秀秀一直躲着自己的房间里,失魂落魄,毫无知觉……

    随后便是没完没了争夺,那些人有着秀秀这时还不理解的虚伪。勾心斗角,阴谋诡计。他们会撞开门,问一个五岁的孩子:“霍仙姑的死因……”嘲讽着离去:“如果她死于一个孩子之手,那这个女人就没什么了……哈哈哈……”秀秀知道这些人,他们或多或少是霍奶奶的亲人,以前霍奶奶在的时候,他们唯命是从,对自己也是笑脸相迎,细言温语。只是现在,面目前非,只余触目惊心的陌生。

    秀秀在那些人出去之后锁了门,躺在冰凉的地上,瞪着无神的眼,紧紧握着霍奶奶不久前送给她的玉簪子,死死的……她知道,她这样会死,会遇见霍奶奶。很难受,小小的孩子这时想的竟是,霍奶奶也曾这样难受过吗……

    霍秀秀是在饿死冻死的边缘遇见吴邪的。

    不知是几天后……

    “爷爷,这里,我刚才从窗口看了,有人……”朦胧见听到叫喊声,脆生生的是孩子声音。

    “小兔崽子你别乱嗷嗷叫,长着眼没看到这是什么情况吗?”

    “行了,别光说他,你不也一样……”

    “爸……”看着那人的眼想说什么也咽了回去,一人降住一人。

    “开门去,看看是什么人,我记得……”

    “好……”

    不一会这个声音又穿出来……“老头子,锁住了,要不撞开吧!”

    “撞开。”吴老狗从吴邪身后推了推吴邪往窗口里打量着说着。

    吴邪正被自家爷爷抢了位置,偷乐三叔变脸的速度呢,听见要撞开门,连忙喊叫。“爷爷,不行。”果真是脆生生的声音。“刚刚我看了,那个人躺在门边,会撞到人……”

    “你小兔崽子,非要老子翻窗户是吧。”说着吴三叔拽住趴在窗口的吴邪的耳朵把人扔到一边。自己也往里伸头。

    “哼……”吴邪捂着耳朵。

    “你去……”吴老狗皱了皱眉道。退回一步。

    “还真翻啊!”吴三省这时才得空从窗口看到屋内的人,还真就如吴邪说的不能撞门,人里门太近。

    “……”无声的压迫。

    “好好好……”吴三省回应着自己也退回一步打量着四四方方的窗口,又看了看自己……迟疑了一会。“大侄子,过来……”

    “你让他去有什么用。你去。”明显的不耐烦了。

    “得得得。”说着也不再墨迹,人命关天的时候,他现在翻窗户像杂耍的也没事,丢得起这个脸。把窗口打了个打开,吐了口吐沫在手上搓揉,手撑着窗口,先是脚蹬上去,整个人萎缩在小小的窗口,再把脚一点点往里伸,手在外面扒着窗口,特别逗。不过这窗口的位置也真是的,又高又窄,不这样还真没办法进去。

    不过吴邪这时也顾不得笑话,只是站在自己爷爷身后静待这自己三叔。

    吴三省落地,窗口太小,他的衣服都在不只是那个窗钉上拉了个大口子。也顾不上,脚挨了地就连忙走到地上躺着的那个人那边,吴邪这时是扒着窗口点着脚尖也看不全,只得开口问也在窗口往里看的吴老狗:“爷爷,怎么样……”没回应,看吴老狗这时也顾不上他解他的疑问,吴邪就闭上嘴,安静的等着。

    “就剩一口气了……”倒是吴三省先说到,看着都快翻了白眼的孩子,有点急。“门打不开,怎么弄出去……”

    “递过来。”吴老狗交代。心想就记着这老太婆是有一个亲人的,是个孩子的。

    “得。”吴三省小心翼翼的抱起地上的小女孩,也是不会抱人,试了几次才没折着手没悬着头的抱起,其实他这样也不算抱了,顶多算托着。从窗口递给正等着的吴老狗。吴老狗接过,也是半抱半托,转身就匆忙往外走……真就是一口气悬着了。

    吴邪张着脸仰着头看着,正好看见在自己爷爷怀里的侧着头的女孩脸色惨白微翻着白眼,差点吓哭。一屁股坐地上了。

    这时旁边的人也都注意到这边的动作,纷纷打着帮忙的口号涌到吴老狗身边。

    “这怎么还有个孩子呢……”

    “这不是秀秀吗……”

    “对啊!是秀秀啊!霍奶奶的孙女,秀秀怎么了……”

    “……”

    乱嚷嚷的虚伪到不行。七手八脚帮忙的手被吴老狗避开,只得拥着抱着秀秀的吴老狗离去。

    这时没向前帮忙的人心里却清楚得很,涌向前的这群人分明知道,甚至前几天还号称着“这丫头不出来不出来……饿死算了……反正也是有人生没人养的……”也是!这可是这霍仙姑死后霍家和一大笔财产的唯一继承者。她要是死了,可不就是人人都可以分得一碗羹了吗。只是谁又想到还没死透呢就被瞎管闲事的吴老狗碰到。

    只有吴三省扒着窗口伸着头目送着一众人离去:“唉~我~”叫喊了两声没人搭理,滑稽异常。

    在吴邪的记忆力,他这个妹妹,也是经历了非同常人折磨。

    吴邪再次遇见霍秀秀又是几天后,是爷爷瞒着奶奶带他来参加的这个不知是什么关系的霍仙姑的葬礼。那个女孩的脸还是惨白惨白的,小小的身躯裹着纯白的孝服,跪在一众人之前最靠近棺材的地方,异常薄弱。.

    不久前和女孩同时出现的也是带女孩回来的吴老狗在后面推了推原本四处张望此刻却定了目光的吴邪:“她做你妹妹好不好……可乖类。”

    “好。”没想太多就应道。

    “爸……你又替大哥乱收孩子,大哥他……”

    “你大哥他一定同意,还有小邪她妈。”

    “可你不还想要亲生的吗!再收养一个,再生一个养都养不起不来,亲生的还要不要了……”

    “再生一个你大哥他是养不来了,不是还有你吗?”

    “我……”

    “行了,小邪都同意了。”

    “嗯嗯。”吴邪慌忙点头回应。

    吴三省看着吴邪的动作后,挑了挑眉,悠悠的一句:“到时候你把妹妹带回去要是起灵不喜欢连你这个弟弟都不要了看你怎么办……”

    “啊~”张着嘴,瞪着眼,愣了神。

    “小邪还真就这么怕起灵啊!”吴老狗随口问道。

    “嗯~不听话的时候,最管用。”

    “小哥一定会喜欢妹妹的……”愣过来神的吴邪大声道。“也不会不要我呜~”还没说完。“你小子乱嗷嗷什么。”就被吴三省向前一步向前捂住了嘴。

    众人被突然响起的喧嚷声吸引的纷纷朝这个方向往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吴邪被吴三省捂着嘴蹬着脚挥舞着手却也是松开不得,吴三省一边赔着不是扰了死人的安静一边就这样抓住吴邪向后退。吴老狗没事人一样站着。

    秀秀的视线从吴邪转向吴邪旁边同样在看着自己的吴老狗后又扭回头,忍了好久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呢喃“哥哥……”真的就像吴老狗前几天在她面前说的一样,她以后可以有一个特别好的哥哥。“奶奶……”小小年纪的她或许是不懂得吴老狗对她说的霍仙姑死了她可不能死不然霍家就要绝脉了这么深奥的话,却也异常成熟的理解了霍奶奶不会希望她死。“她要长大……”

    秀秀是一个月后霍仙姑的后事全部处理好了以后跟着吴老狗离开的。

    离开前,吴老狗指着霍家正厅告示霍秀秀:“孩子。你将来终有一天还要回到这里。”站在吴老狗和秀秀对面原本还笑脸相迎的一群人听到这脸无意外的都黑了。

    “嗯。”秀秀道。

    说完转身跟着吴老狗离开,正好看见吴三省又掂着吴邪的耳朵走在他们前面。“秀秀救我啊!”吴邪挥着手臂冲秀秀叫喊着。近半个月已经习惯了这个情景的秀秀无视了吴邪的呼救,握住身边吴老狗的手。“谢谢,爷爷。”

    “真乖,走吧!”

    秀秀是走了几步后再次回看,小小年纪的孩子,也在此时下定了决心,她,一定会回来的……

    “吴邪哥哥等我呀!”说着松开吴老狗的手迈着步子往吴三省和吴邪的方向跑去。是之前吴邪告诉她的,她的奶奶在天上,也一定不希望她伤心。那她便笑,笑给天上的霍奶奶看,虽然一开始很艰难,先前还被吴邪评价扯着嘴笑的跟哭的一样,可是慢慢的也可以笑的和以前一样了。一个五岁的女孩,能在一个多月内恢复到这种程度,也真的是很令人心酸了。

    秀秀在五岁那年失去了她在这世间最后一个亲人霍奶奶,懂得了世界的残酷,死生一线。被吴老狗和吴三省还有吴邪救下,有了未知的新的家,有了吴邪这个笑起来似四月暖阳温如人心的哥哥……跟着新的家入去了杭州……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7-17 09:20
  • 签到天数: 17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1-6 23:4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若相思骨 于 2017-1-7 20:52 编辑

    第三章、起灵……大哥……

    吴奶奶轻轻拍了拍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的人的脸。静待了一会看那人没反应,笑了。“起灵这孩子怎么还在睡啊!”

    “嗯,又睡着了啊!才多大一会。”说着向前几步,细细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睡得舒适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唉……小邪一不在又没人缠着他烦他,可不就这样了吗!”吴妈妈看了看了趴在桌上上的人紧接着收回视线,,接着含笑道:“妈,你坐啊!你腰不好,别站着。”小心的拉开椅子……

    “唉……”吴奶奶坐下,“也是啊!”往外张望着。“吴邪和三省这都去了一个月多了吧!怎么还不回来……”

    其实还有爸吧!吴妈妈这样想着可也没点明。“因该是快回来了的,前天说是那边的事都处理好了的马上就回来……”皱着眉似乎在回想着什么,看向吴奶奶“要不我再让一穷问问……”

    “不用……不用……”

    趴在桌子上熟睡的人却在这时睁开眼,似乎在确定着什么,手撑着桌子起来。吴奶奶和吴妈妈停止了谈话都看过来,疑惑。

    “怎么了。”吴妈妈事先问道,“不睡了?”

    男孩仰着头看吴妈妈,再看看吴奶奶,低下了头,什么都没说,从椅子上下来。可能还是困,打着哈欠,却一下被本人用手捂住了,顿时眼波雾气氤氲。松开手时眼里还残余些雾气,冲两人微微侧了侧头,顺滑的墨发扫脸,似乎在表示些什么,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一声不大的“碰……”的一声的关门声响起时,吴妈妈和吴奶奶才反应过来,无一不是都是看刚才的孩子愣了神。

    “我们起灵还真是好看,怪不得小邪整天叫嚷……”吴奶奶回过神也是尴尬。

    吴妈妈到没什么,收回目光:“长这么美的话就不怕以后娶不到媳妇了。”笑着说道:“对了,不久前还有小姑娘还给他送东西呢,都被拒绝好几次了。”不知是从何而来的骄傲自豪语气。

    “这样啊……”

    “嗯,把小邪气的。”似乎想起来什么:“对了,起灵怎么突然回房间睡了……”顿了会似乎在思考:“是不是小邪回来了。”说着就往外张望。

    “有可能。”话毕就要起身。

    “妈……”收回目光,“您先别动,我去看看。”还没落音已经慌忙转过身往外走去了。

    没走几步就听到一声由远渐进的……

    “小~哥~”声音从远至近处又愕然而止:“妈,小哥在哪呢……”奔跑着的步伐艰难在人前停下。

    “你这是不要妈光要哥了是吧!”吴三省追着人跑了一路有一些喘气不大会恢复过来敲了几下吴邪的头后道。

    才不是……”握着头扭头“,妈……我回来了。”

    “好~妹妹呢……”毫不在意,越过吴邪往外张望。

    “在外面呢……”冲听到自己回答就已经毅然往外走的人问道:“妈,小哥呢!”

    边匆忙往外走着边说:“在屋里呢……”

    吴三省看了看吴邪想再打却又心有余“唉……”深叹了一口气转身跟着往外走的人……“大嫂,那女孩的事大哥跟你说了啊!”

    “嗯,说了……你打电话告诉你大哥你大哥随后就告诉我了……”边说边走。

    “那你还收养。”明显急躁了。

    “嗯啊!多好的孩子啊!小邪又多了一个妹妹呢!”连头都没回。

    “可是……”可是,这一个个都是麻烦的孩子,指不定背负着什么命运呢!万一给你们这个家多少带来点灾难……却没有说出口,被面前这个女人回头一眼制止了,冷冷的,是警告。

    “我自己去看,你也累了,先回去吧,你大哥二哥不在家,但是妈在……”有点生气的语气。说完就又毫不犹豫的大步走着……

    “唉……”停下步子,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再次化为一声长叹。伸手挠了挠头,也止不住心底莫名的懊恼、烦躁,转身也没进屋,随便找了个方向晃达去了……

    这边吴妈妈和吴三省聊完了,吴邪也早就和吴奶奶打过招呼跑张起灵门前扒着门缝拍着门叫喊着了。

    “砰砰砰……小哥、小哥、小哥……砰砰砰……快开门、小哥小哥小哥……快开门……”那股执着劲和坚持不动摇的耐心一点也不行他这个年纪该有的。分明是一个孩子最皮最没有耐心的时候。“砰砰砰……小哥、小哥……”

    有三四分钟,拍门声和叫喊声持续不断,可就是没换得屋内人的回应跟别说开门,当吴邪正疑惑人是不是在这屋子里呢!吴妈妈已经牵着终于从吴老狗背后满是防备打着找吴邪哥哥的口号才最终是引过来的霍秀秀走过来了。问吴邪:“怎么了……”

    “小哥不开门……”停止了拍门、转身,倚着门低着头看着脚尖和门缝道,也没委屈和控诉语气,就好像是一件很正常的事陈述出一句很平常的话,而且他也已经习惯说这句话,以前经常说,现在再说顶多有那么丝丝失落……

    “哈哈……”吴妈妈笑。

    “人……不在吗?”秀秀很少被这么温柔的陌生人牵着手温暖的不容抗拒,孩子的别扭脸有点发红,问吴邪哥哥。

    “不是哦!”吴邪还没说什么到被吴妈妈抢了先:“被你小邪哥哥逼的了。”

    “哦。”

    吴妈妈有点愣然,这个孩子这么快就不问为什么了,这个年纪的年幼无知,求知解疑之心正好少了一半。心疼的摸了摸腿边孩子的头:“你小邪哥哥太烦人了。”

    “没。”看着吴邪的眼睛亮亮的:“没。”

    这扇被吴邪拍了半天的门也是在这时打开的……随着开门声突然响起和门同瞬间打开,倒霉的也是此刻正倚着门的吴邪。房门被打开后背突然悬空的他一屁股坐地上了。头还和出来的人的小腿来了个亲密接触。闷声:“咚……”了一声。

    “哎呦……我的头……”

    吴邪还没叫完呢吴妈妈就松开霍秀秀的手向前来开也算拽开吴邪半蹲下去看出这人的小腿了。“疼吗?”皱着眉问道。

    “……”无声站着,想了想,摇了摇头。

    得到那人摇头的回应吴妈妈才莫名的放下心,放开抓那人的手。吴妈妈也是这时转身看向吴邪才发现:“抱歉,抱歉……太急了一不小心,没事吧!先起来……”

    秀秀正打算去扶被吴妈妈拽开又没控制好力度又甩到坐在地上的吴邪可没走两步手都还没碰到人就被吴邪出声打断了。秀秀那个时候印象就很深,吴邪哥哥自己分明都是痛的含着眼泪却仰着头去问那个站着的人,先回应吴妈妈:“哈哈~我没事……”然后紧接着就道:“小哥你腿没事吧!”

    那个时候,吴邪还只有十岁,正是一个心智发育完善调皮捣蛋一切以自我为中心的年纪。

    “……”沉默,思考了一会:“不疼,你先起来。”

    “好。”抬手擦了还在眼角聚集很不舒服的眼泪起身,看着人傻笑:“嘻嘻……小哥你出来了……”

    “……”

    吴妈妈摸了摸吴邪的头,是欣慰也是好笑。

    霍秀秀站在一边不解……这是霍秀秀第一次对吴邪对张起灵的态度不解,从现在的第一次开始,以后、还会有很多次……

    沉默中秀秀在后面小心的看了眼吴邪对面的人,比吴邪还低一点的个子,比自己还长的明显挡住视线的纯黑色刘海,比自己还白还好看的脸……

    “哦……对了,都忘了介绍了。”吴妈妈这时反应过来,转身看向一直站在最后的霍秀秀:“秀秀,这是你起灵哥哥……”

    霍秀秀低着头,试探的小声叫道:“起灵……哥哥……”

    秀秀刚叫完吴邪的声音就紧接着传来“妈……秀秀妹妹可以不叫小哥叫哥吗?”吴邪说话前就已经很主动的凑到张起灵身边小心翼翼的碰一碰那人的手快速松开,再碰一碰快速松开,试了几次看那人没沉默但也拒绝主动的握住那人的手低头摆弄着那人的手指玩。

    “怎么了……为什么!”疑惑。

    “没什么,秀秀叫我哥就行了,小哥就不用叫了好吗?”

    吴妈妈还想问为什么可嘴张了一半好像明白了什么反应过来哭笑不的:“呵~唉~你~你让我怎么说你好……”揉了揉正被吴邪的话弄得疑惑的秀秀的头:“秀秀你别管你吴邪哥哥……”看着吴邪:“只准你叫起灵哥不允许妹妹叫你是怎么想的你跟我说说……”

    被猜到了心里所想的吴邪到没半分尴尬,打着商量的语气继续问道:“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吴妈妈道。

    秀秀还是没明白这个话题,仰着头,看向吴邪。

    “那不许叫小哥小哥……”

    “妹妹想怎么叫怎么叫……”无奈而又好玩的气愤。

    吴邪:“嗯……”吴妈妈就是不理解先展开这个话题的他倒是委屈起来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7-17 09:20
  • 签到天数: 17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1-8 00: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若相思骨 于 2017-1-10 22:02 编辑



    第四章、家

    可惜的是当天晚饭吴一穷和吴二白还有后来出去的吴三省这吴家三兄弟还是都没回来,两个是刚好今天去了外地、一个是支支吾吾也不知人在哪。秀秀这个新加入吴家的人还是没能在第一天见到聚齐的吴家人。吴老狗有些生气,对着三通电话吵了半天,不过气归气饭也不能不吃,毕竟这是秀秀来这的第一顿饭。

    晚饭也还是坐了满满一座桌子人的,依次排来是吴老狗、吴奶奶、吴妈妈、张起灵、吴邪、霍秀秀。霍秀秀在依赖人吴老狗和吴邪中间坐着,叫了吴奶奶:“奶奶”和吴妈妈:“阿姨。”吴奶奶明显是含着泪和吴妈妈笑着各回了句:“真乖……”后才开的饭。

    因为吴爷爷一直在和旁边坐的有点生闷气的吴奶奶小声讲话。霍秀秀只好看向旁边的吴邪,可吴邪哥哥更是留给她一个后脑勺。吴邪整个人是完全背对着霍秀秀坐的、也侧对着饭桌,然后全面面对着张起灵,恨不得整个人都爬在正在安安静静吃饭的张起灵身上去。

    摆头舞手嘴里还唠唠叨叨个没完……全部是以“小哥你听我说……”开头的长篇大论。口水沫子满天飞。桌子上放着的碗里的饭是一筷子没动,真的连筷子都没动,摆上桌子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也就是说吴邪从开饭就光面朝着张起灵说话了。

    吴妈妈显然是习惯了这个景象,冲侧着头看看吴邪的秀秀道:“怎么了?”

    疑虑了很久后:“……吴邪哥哥。”

    十分简单没主题的话语吴妈妈却听懂了“没事,你吴邪哥哥等会就会吃饭了。”说话间夹了一筷子菜越过中间两人放到霍秀秀碗里。

    “……”

    “等你起灵哥哥吃完的时候。”

    “嗯。”说着放下筷子低着头。

    “怎么不吃了?”

    “我等吴邪哥哥。”

    放完菜正收回的手在中途停顿。半空改了方向,吴妈妈用筷子敲了敲吴邪的头。:“吃饭。”

    “等一下。”回完后闭嘴张嘴间又接着“小哥@&?0?6$¢&@…………哈哈……小哥你说是吗?……巴拉巴拉……”自说自接自笑的不予乐乎。

    吴妈妈:“……”

    “吴邪哥哥,吃饭,凉了不好。”小心翼翼。

    当然还是同样的回答:“等一下……巴拉巴拉……”

    吴妈妈能感觉到秀秀在这陌生环境的没安全感和不安,估计是和吴邪熟悉可谁知这小子这么不配合。再次:“……”

    张起灵刚刚好这时放下碗筷。不得不说,有一个这么大的人工骚扰噪音器在耳边工作着他还都能一筷子饭一筷子菜嚼25下继续再一口饭一口菜……平静的把饭吃完就表明他先前饱受多少、现在都已经习惯这种心灵摧残了,虽然这次碗里的饭没吃完还有余……头小幅度的左右晃动看了看饭桌上的现状,后道:“吃饭。”很明显的是对噪音制造者吴邪说的。

    “哦!好。”话没落音就转过身体拿起筷子往嘴里扒饭了。眼侧着看人,嘴塞得满满的还不忘对人说话:“小唔唔唔……饭呜呜……”

    “……”吴妈妈:“咽完再说。”

    秀秀也稍微有一些艰难的拿起了筷子抱起了碗开始数米粒。

    张起灵起身冲旁边的吴妈妈低了低头:“……”

    吴妈妈熟悉这人的不爱说话、沉默的表达。“嗯、起灵吃好了的话就可以回房间了。”

    “……”

    拉开椅子,正要离开。刚走几步……

    “小哥,你这样老是吃饭吃一点点、老是剩饭会长不高的……”看人要走慌忙嚼了几下咽下口中的饭空出嘴后道。

    张起灵:“……”刚走了两步的步伐停顿。回头看了看一脸肯定眼神坚定的看着自己的吴邪:“……”

    “会一直没我高的。”火上添油,或者是火星上添油。

    张起灵、动摇,保留着疑心但还是估测的转视线看着所剩饭不多的饭碗和自己的距离:“……”艰难的选择。

    吴妈妈:“哈哈哈……”

    霍秀秀:“……”

    吴妈妈:“你吴邪哥哥就会挑你起灵哥哥的硬伤啊……!”

    吴爷爷:“……”

    吴奶奶:“呵呵……”

    不过纵使在吴邪的百般利诱下张起灵最终还是没退回几步把饭吃完就径直离开了,大概是坚信睡觉一样能长个子吧!

    饭桌上张起灵离开后吴邪开始好好吃饭。可还没老实多久。突然想到了什么,咽下嘴里的饭菜:“妈我今天可以和小哥睡吗?”莫名其妙。

    连吴妈妈都没反应过来这时什么因果逻辑。:“为什么?”

    “不是有妹妹吗?”

    “哦。”明白过来,原来他们这一个院子住了吴奶奶吴爷爷一间,吴邪和张起灵吴二白吴三省各一间还有自己和吴一穷一间外,不能睡人的书法和厨房。秀秀是常住,只能彻底的腾出一间,现在这么晚了就剩两件杂货房东西乱糟糟的待好一会收拾、最起码也要明天、现在肯定不行。“你二叔和三叔今晚不回来。”

    “一个弄坏了东西是要掉脖子的一个一屋子烟味。”蹬着腿眯着眼淡淡道。

    “那就和我睡。”说着却停顿,放下筷子看向秀秀:“秀秀你今晚就睡你吴邪哥哥的房间好不好……我们明天再给秀秀收拾新房间。”没什么不对的。

    “额……好。”

    “嘻嘻。”

    “你来跟我睡。”下了判定。

    高兴还没一秒瘫:“妈~”泄了气的气球似得趴在桌子上。

    秀秀看了看吴邪哥哥,张了张嘴,还是低下了头。

    “唉~”吴妈妈叹气。“算了,看你今天这么机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去跟起灵说说吧!”

    “yes……”

    “不过起灵要是不同意的话那你就去睡你三叔房间吧!”

    “可以可以。”边嘴上应付着边起身就往外走。“那妈妹妹奶奶爷爷晚安……”声音渐远。

    这边吴妈妈看着两碗各碗底剩着一点饭的碗无语。

    ……

    “小哥小哥小哥……快开门……我要进去睡觉。砰砰砰……”

    躺在床上还没睡着的张起灵耳朵调整到自动屏蔽噪音翻个身继续睡。

    “小哥小哥小哥……这次是真的……你快开门啊!”把门拍的“砰砰砰……”直响。

    ……什么真的?真的不用信!嗯!

    “小哥小哥小哥……”停止了拍门倚着门坐地上。“小哥开门。我把房间让给妹妹了,今晚没处睡觉了!你收留我吧!”

    ……说谎的几率太大不值得冒险。翻身继续睡。

    “我说的是真的,小哥,快救我啊!我不要睡二叔碰倒了东西就要被抹脖子和三叔的不能呼吸的房间睡,我还不想死啊!”语言语气可怜兮兮,本人却抬着头看着天上一颗颗冒出来的星星,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小哥……”

    直到身后再次没了冰凉的门板依靠,一个人挡住了满天星充斥了视线,很识抬举的往后躺换来那人退后一步躺到了地上。也没立刻起身还是“嘿嘿……”直笑。:“小哥你真好看……”

    “……”

    “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

    张起灵抬头看,没了明月一道星河占了天,亮而不耀眼。其实没有什么可比性吧。倒是现在还躺在地上的人,眼睛亮的好像藏了这满天星:“进来。”

    “好。”答应是答应了:“小哥你不拉我吗?”

    “……”随手就要关门……

    三两下窜起来就往里面跑……

    张起灵关上门时吴邪已经很自觉的占了床上唯一一张那人已经暖好被子的一半也占了床的一半,张扬的四肢,闭着眼:“呼呼呼……”

    张起灵:“……”感觉自己完全不应该开门的。摸着黑躺回床上。闭眼、睡觉。

    吴邪、在全黑的环境里眨了眨眼,换侧躺着,闭上眼,蹭了蹭被子、睡觉。

    安静,过了会:“嗯、小哥晚安……呵呼~”

    同时在回房间的时候看了吴邪哥哥耍赖全程的霍秀秀,跑了几步跟上走在前面的吴妈妈……

    【霍秀秀】

    小的时候感觉良成现在感觉二哥对于大哥的爱有可能是日积夜累来的习惯,坏习惯,从小的坏习惯啊!多难改!所以才会放不开……

    我记得后来我有很直接干脆得问过二哥这个问题或假设:“你对大哥的感觉究竟是爱……还是从小养成的习惯……”

    二哥笑笑后是这么回答当时问这个问题的我的:“无可奉告,非他不可。”

    这个回答会显得我的问题非常无聊。

    无可奉告。

    那就无所谓了,习惯也好,爱也好,是他就好。

    非他不可。

    ——【霍秀秀】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30 23:4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7-1-9 23: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7-10-23 19:38 , Processed in 0.246630 second(s), 4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lingdian

    © 2016- 邪瓶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