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扫一扫 QQ快速登陆

搜索
查看: 779|回复: 3

[邪瓶] [邪瓶】邪灵归一(玄幻,半架空)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14:50
  •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7-2-5 14:0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广羽清 于 2017-2-5 20:30 编辑

    1.本文半架空,玄幻,每个人都有不同能力,分别是攻击系、防御系、辅助系。吴邪是辅助系。(表问我为什么把他设定得这么废柴,你以后会知道的,要相信我本命是邪帝)本文背景是怪物变异,人类遭遇危机,但还没有严重到末日的程度。人类意识到这个问题,开始组织与怪物战斗。2..盗笔众人年龄被我不同程度地减了,大部分是少年和青年。3..我文笔真的超渣超幼稚,剧情也不吸引人,顶多能做到文通字顺和差不多没有错别字罢了,求轻喷Q_Q 4.初三狗一枚,慢更,大概周更甚至双周更,有时也会随心情(>_<) 5.主cp为邪瓶,可能会有花黑?
    想说的话差不多就是这些了,以后要是还有的话就再发好了,请多关照!
    接下来放正文。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14:50
  •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7-2-5 14: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几个月前写的,很渣,但是为了奖励我还是发了QAQ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14:50
  •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7-2-5 14: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广羽清 于 2017-2-5 14:09 编辑

    1.
      正值秋天,夜风习习,有些许凉意。我睡不着,披了件衣服站在阳台上,在旁人眼里,或许算得上一幅画:一个挺拔的少年忧郁地吹(抽)着风发春——如果有旁人的话。
       事实上,我只是在愁我的能力罢了。这个世界并不太平,能力开挂的怪物横行。而我,只有被怪操的份。我的能力很鸡肋,算是废物一个,能活到现在,已是天大的幸运。对于未来,我是不敢想的。唉,我吴邪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我苦着脸,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难道我以后只能一辈子躲在家里吗?真他妈窝囊。要是有人给我抱大腿就好了,我不介意给他当小弟。我颇没骨气地想。
       要是后来的我,绝对是恨极现在这傻逼的自己的。当然这是后话。
       或许我该找个大腿抱抱了。我决定明天出去见见世面。
       出门不是好出的,尤其对我这种渣都不如的PM2.5来说。既然能力斗不过,那我带点武器应该不算违规。抱着这样的心态,我带上了菜刀、水果刀、匕首、小刀、指甲刀……中途还划伤了手。妈的,出个门有这么难么。
       背上包,我毅然踏上了,额,抱大腿之路。
       我的行动不是没有方法。打怪有很大好处,强者挤破头去猎杀,越强的怪就有越强的人来打。只有我这种人才避之唯恐不及。我便找了个怪物很强的地点——荒郊。那里有一座废弃工厂,如果打不过,有路可逃。我拦了辆出租车去那。
       司机大概估计我是个不露相的高人,对我尊敬得很。我苦笑,并没说什么。
       到了郊外,果真一片荒凉,杳无人烟。草木倒长得茂盛,叶还未落,只是无端让人觉得阴森。司机已经把车开走,想来他也是相当害怕的。
       我运气还算好,还没碰上怪物,我便开始盘算怎样蹲点找大神又不被怪物发现。周围是树,前方是厂,我有两个选择:1.上树 2.进厂 上树立即被我否决,我他妈不会爬树啊!唉,那就只有进去了。不知道里面等待我的是什么,也许是人,也许是怪。
       我特意放慢了步子,小心翼翼地进入。
       这座工厂确实荒废了很久了,里面到处堆满灰尘,空荡得很,只有斑驳的墙,还有许多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的箱子整齐地堆在两旁。这倒有些奇怪,这么多箱子摆在这儿,是干嘛的?为什么又排得如此整齐?我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预感,可是说不出来。
       我突然下意识地回了头,虽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心脏顿时停跳一拍。
       不知何时,一只浑身血淋淋的好像被剥了皮的血尸佝偻着,站在我背后,腐烂的眼眶黑洞洞地对着我。我的心脏几乎承受不住,差点吓得停跳。我吓得大喊一声,掉头就是一阵狂奔。
       这待遇我承受不起啊!我悔得肠子都青了。叫你脑欠!叫你侥幸!这下真是好了!小命要交代在这儿了!
       尽管我已经用上全力在跑了,可还是很快就被那灵活得不像话的血尸追上了。它一下跃到我前方,嘶吼一声就要扑上来。刀都在包里,来不及拿了,口袋里只有一把小刀。电光火石间,我咬咬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马上发动能力,提升速度,从口袋里拔出小刀,“唰”地顶出刀片,捅进它最脆弱的地方——眼眶。
       一股脓血霎地溅了我满手。它疼得浑身一颤,我就趁这时机赶快逃走。我马上朝大门没命地奔去,暗暗祈祷它反应没那么快。
       我很快地回头看了一眼,那血尸却更癫狂了,尖利的牙齿伸出嘴巴,口水横流,弓起背就要窜过来。我暗道不好,大门离我还有十几米呢,来不及了。那一刹我心里只剩下了绝望,便闭上眼等死。
       料想的剧痛却没有传来,我疑惑地睁开眼。血尸已经被一刀洞穿胸口,晃晃悠悠地倒了下去。我惊愕地转过头。
    只见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少年站在门前,淡淡地看着我。


  • TA的每日心情

    2018-4-14 14:50
  •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7-2-5 14: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2.
      那少年虽然年纪小,但眼神和气质比我要成熟得多,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很不一样的气场,令人没法不在意。我看着他,不知他是敌是友。他走过来,我有些紧张,手按紧了兜里的匕首。额,好吧,是小刀。
       想想又觉得自己真傻,他要想杀我,刚才就不会救我了。至少目前他不会害我。我扬起一个笑容:“你好,我叫吴邪。”哪知他竟一个反应也不给,完全把我当透明人,走到血尸旁就一下拔出长刀,看得我也心口一疼。那把刀竟是黑金的,看起来有点来头。我有些尴尬,心里暗自给他取了个绰号叫闷油瓶。他突然变了脸色,轻声骂了句,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我说:“被包围了。”
      我转过身去,看见眼前的景象,脑袋一下子蒙了。
       阿西吧!好多虫子!成千上万只黑不溜秋长着两只大螯的甲虫,从墙边堆积的箱子里疯狂地爬出,有些箱子甚至被它们顶破了,发出沙沙的声音。原来箱子里装的竟是这些!那些人是疯了吗!我问:“这些是什么东西!吃人吗?!”那小哥居然开了口:“尸蹩。”顿了顿,他道:“会。”我听到他这样说,忙拿出包里的水果刀,摆出战斗的姿态。那些虫子很快就爬到了我们周围,有数只爬上了我的腿和脚,螯刺进了我的肉里,疼死我了。我只好加攻击,对准它们发动能力,打是打到了,可它们只是略微退缩了一下,就又爬了上来。不公平的是它们好像很忌惮那小哥,不断向我靠近,却对他敬而远之。那小哥还挺有良心的,没丢下我。接着他擦净刀上的脓血,朝手心就是干净利落的一刀。伴随着鲜红的血滴在灰色地面上,那些虫子纷纷四散而逃。我看得呆了,这么熟练,一定已经划过无数次了。他究竟是怎样做到对自己也毫不手软的?我不能想象。
       他道:“快走。”我明白自己是个拖后腿的角色,哪需要他提醒,早没命地狂奔出去了。怕的就是那尸蹩反悔,又来攻击我们。我们逃了出去,那些尸蹩终于没追上来。我摊在地上喘气,转头看见那闷油瓶子脸色不太好,靠在一棵树上,有些虚弱。我挤过去,问:“小哥,你怎么样?是不是失血了?”他不答,只是看了我一眼,就晕了过去。
       什么情况?!这闷油瓶这么轻易就晕了?割手心虽然疼,但也没严重到晕吧。我无奈,不过想想他放血是为了救我,还是心软了。
       这下苦了我了,他晕了,一身轻松,我还要带上他和他的刀。这是个大问题。我握住刀柄,想拿起来,他娘的怎么这么重,手上一阵脱力,刀哐当掉到了地上。这刀少说有百八十斤,也不知道他怎么提起来的。我只好把它埋了,等明天再来拿吧。我灰头土脸地好不容易把那黑金古刀埋进土里,才想起要怎么把闷油瓶弄回去。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9-1-24 05:13 , Processed in 0.172403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0dzz

    © 2016- 邪瓶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