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邪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扫一扫 QQ快速登陆

搜索
查看: 6648|回复: 14

[HE] 【邪瓶】小故事 (邪瓶,校园,HE,鸡贼吴和老实张的校园恋爱故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5 12:3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6-6-6 18: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风仁喵狼
    本论坛保留作者一切权利,未经作者本人授权,禁止二次转载。
    授权图:
    0CE23804A37F7409792803CC7D1A7C88.jpg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5 12:3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6-6-6 18: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别人都以为张起灵不爱说话,是没教养又太成熟,不屑于与他们为伍。只有吴邪知道,张起灵他整天在寝室里不言不语,是因为教养太好又太不谙世事,所以只是静静地听,很少答话。

      于是,在大一上期下半段,张起灵准备住到外面去的时候,吴邪死活跟了去。

      张起灵是老实人,耐不过吴邪缠他,终于同意吴邪和他一起住,把那套屋子分了一间给吴邪。

      吴邪笑嘻嘻地揽住张起灵肩头,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去了新住处——明明是本地人,干嘛还要住外头。

      张起灵也不明白吴邪为什么要和他一起住,不过入学这小半年,寝室八人间里,也只有平时吴邪会好好和他说说话,所以他愿意和自己一起住,张起灵心中也不算讨厌。

      来这个学校读书,算是一个意外,按道理,国际中学毕业后应该直接去英国的对口学校,但最后家里人还是决定,让张起灵留在国内读完本科再出去。

      张起灵没什么意见,从小,他的生活轨迹就已经被确定,包括这次住到外面,其实也是家里人的安排。他习惯了被别人安排自己的生活,他每天唯一的事就是按照家人的计划读书学习,一直读下去,直到家里需要用到他的时候,义无反顾地投入家族的事业中。

      从小到大,张起灵都没什么朋友,现在吴邪天天和他呆在一起,有时候还一起聊天,虽然他不爱笑,可是吴邪会搂着他肩膀笑成一团。张起灵偶尔在想,这,算不算是朋友了?



    吴邪想住出来,原因很简单。

    寝室太挤。

    八条汉子住一个单间,真是现实版的蜗居。吴邪从小衣食无忧独享单间惯了,突然和大家挤在一起,睡眠质量急速下降,要是张起灵不出去住,他下学期也是要出去住的。现在老天送他一个完美室友,还有什么理由不跟着一起来?

      一起住了一个月之后,吴邪再次给自己的眼光点了三十二个赞,这个张起灵不是一般地有教养不是一般地不谙世事,而且特别老实。有时候吴邪都好奇,这么个老实孩子,是在怎样的环境下长起来的。

      吴邪第一次在家里看AV被张起灵撞见的时候,吴邪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张起灵的耳朵从淡色变成血红,一语不发地转身离开,连眼睛都不敢和他对上,关上房门一晚上没出来,留下吴邪在那里穿脱了一半的裤子。

      那件事之后的一个星期,吴邪都没脸见张起灵,总觉得自己玷污了什么似的。

      但一个星期之后,吴邪想通了,这件事里,自己没错,错的是张起灵。

      你想想,自己青春正好,不赌不嫖,就是看个AV打打飞机怎么了?而且你不敲门直接进我房间,难不成还是我的错。

      当然,吴邪无视了自己当时根本没关门,更刻意忘记了自己开的是扬声器。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人老实也一样。

      吴邪本来不是个欺软怕硬的人,以前住寝室的时候,如果谁仗着自己嘴巴利索欺负张起灵,他还会跳出来打抱不平,可是现在,他觉得,和这么老实的人住在一起,不调戏调戏,逗弄逗弄,简直对不起自己吴小三爷的称号。

      谁叫老天至今不给自己一个女朋友呢?害吴小三爷过多的精力无处发泄。自从上次看AV被撞见,吴邪对AV有了点心理阴影,于是现在的精力全部只能用来调戏张起灵了。

      这真是个完美的调戏对象。

      脸皮薄,见识少,最重要的是,即使惹急了也不会揍你,最多就是默默回了房间一整天不出来。

      然后吴邪又亲自做好了饭去哄他,虽然做饭辛苦,洗碗麻烦,可是吴邪他很乐在其中,觉得自己特爷们。

      说白了,某种意义上吴邪也算是个心智不全,快二十岁的人还玩着十二岁的梗:我喜欢你就欺负你,我喜欢死你就往死里欺负你。

      不过,现在的吴邪,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上张起灵了,他对一切行为的解释都很简单:

      我闲,我乐意。



      张起灵觉得吴邪这人有时候挺无聊的,那天没穿裤子在自己面前干那种事,还把门敞开着,自己进去提醒他,然后撞了个正着。之后虽然悔改了不再看那种动物园般的片子,可却变得满嘴油滑猥琐,时时刻刻说些有的没的东西。有时候自己实在听得无趣,回房去看书,他却又做了晚饭来敲门。真不知他到底为何要这样阴晴不定,每天一副闲散的模样,难不成他家里人从不要求他好好念书?

    张起灵纳闷归纳闷,不过也没告诉吴邪自己觉得他有点无聊,两个人还是相安无事。

      元旦节,学校放假,张家不过元旦只过春节,所以张起灵没回去。

      而吴邪,他爹妈早就携手双人欧洲半月游了,等他兴冲冲回家的之后才发现爹妈都已经走了三天,于是怀着一颗单身狗被秀恩爱刺伤的心回到张起灵那屋子里,两个人没滋没味地看跨年晚会。

      桌子上,摆着吴邪打包的鸡翅和啤酒。鸡翅吃了一半,啤酒喝了三瓶,都是吴邪吃的。

      吴邪是个夜猫子,一般过了十一点开始活跃,但张起灵是个生活极其规律的好孩子,十点半准时上床睡觉,早睡早起。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他真是困得熬不住了,可是又不好意思丢下吴邪一个人跨年,于是在那里强撑着。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5 12:3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6-6-6 18: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半老的男星在那里抒情,吴邪看得打了个哈欠,正想对张起灵吐槽两句,一扭头,发现旁边那个人不知何时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人缩在那里,有点冷的模样。

      吴邪楞了楞,在抱他回房间和叫醒他回房间之中稍作犹豫,最后折中地凑过去观察情况,那人大约是感觉到了吴邪的鼻息,于是微微皱眉,睫毛跟着动了动,在脸上晃开一片阴影。吴邪这才注意到,张起灵的睫毛非常浓密,并且长。可是因为直,睁开的时候完全发现不了,只觉得他的眼睛跟画了眼线似地黑亮。

      吴邪楞在那里,一时间竟然不知自己该做什么好,目光顺着眼睛滑到挺直的鼻梁,滑到精巧的嘴唇,最后收尾在精致的下巴上。

      吴邪无意识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然后,张起灵醒了,有些懵懵地,几秒钟之后,他彻底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于是有些不好意思道:“太困,睡着了。”

      这五个字并没有什么特别,可是吴邪就是不知道怎么接话,或者说,他不知道该哈哈哈哈地一番嘲弄之后放他去睡觉,还是一脸刻意的生气之后让他留下来陪自己跨年。

      “继续看电视吧。”大概受不了吴邪凑那么近,近到几乎呼吸相闻,张起灵往后退了退,坐直了身体,扭头朝向电视:“快到十二点了。”

      吴邪慢慢站直了身子,又突兀地坐下,没滋没味地望着电视,但再也看不清电视里的红红绿绿,脑海里只有张起灵那张寂静安详的睡颜,挥之不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5 12:3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6-6-6 18: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连张起灵都睡过了,吴邪更是一觉睡到中午。整晚他都睡得不安生,迷迷糊糊做些奇奇怪怪的梦,醒来记得不太清楚,只觉得有一丝怅然若失,然后见到张起灵,稍微有些不自在。



      张起灵的家人,吴邪从没提他提起过,除了学习,吴邪也没见他干过其他的事。



      今天是元旦,学校不上课,吴邪自然也不会呆在家里,死活拖了张起灵一起看断桥冬雪。



      张起灵犹豫了很久,终于答应了,穿上了毛衣和外套,吴邪看罢,觉得他还是冷,于是把自己家人从新西兰带回的羊驼绒围巾给他围上,张起灵稍微有些诧异,但也没有拒绝。



      一出门,张起灵就知道吴邪是对的了。外面气温不算低,可湿度大,冷风一个劲往脖子里钻,多亏了吴邪的围巾,才不至于太冷。但回头看看吴邪,却又不太冷的样子,大口大口喝着奶茶,似乎连头上都能冒出烟来。



       杭州一年四季的游人都多到爆,张起灵以前没出来逛过街,不知道这接踵摩肩的状况是常态,也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里怎么才能和同伴不走失,所以等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走失了。



      或者说,吴邪走失了。



      他站在那里,有些惶然,倒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只是今天才发现,他竟然没有吴邪的手机号。他的手机里,只有他们家族的人。



      就在这时,张起灵的手机响了起来,很寻常的手机默认铃声,没有个性也无从辨别,拿出来一看,一个陌生号,张起灵接了起来,就听吴邪在那里嚷嚷:“站好,别动,我看到你了,马上就过来!”



      张起灵耳力很好,顺着风,已经听到了手机外面吴邪的声音。他抬起头,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见隔着那座桥,有一个人在对着他拼命挥手。







      之后的路,吴邪毫不犹豫地牵着张起灵走完,因为隔着手套,张起灵也不觉得别扭。人还是很多,吴邪不得不走在他前面,所以张起灵没有看见,吴邪那张一直红透了的脸。



      往家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两个人在外面吃了小吃。张起灵长这么大,第一次吃这种又好吃又脏的东西,竟然有些停不住嘴,吴邪看了,笑盈盈地站在旁边替他端着大碗小碗,比自己吃了还开心。



      有些人从来不惹事,事来不怕事,比如张起灵;可有些人,从来不怕事,所以爱惹事,这就是吴邪了。



      不过说起来,也不算他惹事,回来的路上,在一条狭窄的巷道里,有一男一女在争吵。本来吴邪和张起灵都已经从那里走过去,可是身后传来“啪”的一声,吴邪回身,那个女人已经被打倒在地,而且不知何时,另外几个男人也冒了出来,对着那个女人拳打脚踢。



      吴邪怒了,不为正义,只为从小受到的教育:“男人,不可以打女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5 12:3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6-6-6 18:47: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他回身拦在那几个男人和这个女人中间,然后,挨了几拳,其中一拳狠狠地揍在了他的太阳穴上,吴邪就这么倒了下去。



      那个女人已经乘乱跑了,吴邪倒下前,看到张起灵冲了过来,替他挨了重重一拳,然后一挥拳,把那个男人揍飞出去。



      几个男人一看,都亮出了家伙,他们都是出来混的,那个女人是手下的鸡头,没能交上份子钱才挨的揍。现在他们几个的怒火全部转向了吴邪和张起灵。



      如果只有张起灵一个人,或许这架打得还没那么惨烈,可是张起灵要护着吴邪,拳脚就施展不开,并且还替吴邪挨了两刀。等张起灵把那几个人揍趴下的时候,自己也满身是血。



      吴邪那阵眩晕之后,人已经缓过来了,亲眼看到张起灵为自己挨了两刀。可是他自己能力有限,帮不上大忙,只能抱着一个男人的腰把他按在地上,然后大声让张起灵跑。



      张起灵当然没跑,他用最后的力气干翻了吴邪抱住的那个人,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软软地倒下了。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吴邪抱着张起灵深一脚浅一脚地离开,他想拨打120,可是张起灵坚决不同意,因为他害怕自己住院的事被家里知道,家里人怪罪吴邪。吴邪不知道张起灵为何坚持要回家,只能抱着他回了家。



      张起灵身上只有两处伤,都是替吴邪挨的。



      吴邪很清楚这两处刀口的来历,心脏疼得更揪着似的,嘴上却一句软话都说不出来。平时嬉笑打闹惯了,吴邪不知道该怎么好好说话,于是最后他只是说:“干嘛替我挨刀,看不起我么。”



      张起灵没说话,他知道吴邪心不对着口,相识半年了,吴邪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就像今天早上,吴邪把自己的围巾给了他,然后一直冻着,牵着自己的手,隔着手套也能感觉到寒意,如果不冷,他又为什么一直喝滚烫的奶茶呢。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小半夜,血是止住了,消毒也消了,可是张起灵开始发冷,冷得哆嗦。



      失血过多,所以冷。



      要在平时,冷急了就去冲个热水澡,可是今天,不行。



      吴邪细细想了两遍,沮丧地发现,家里既没有暖水袋,也没有电热毯,现在家里最暖和的,搞不好就是自己的sony(高热)手机了。



      张起灵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可是很不安稳,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嘴唇颜色青紫,皮肤苍白,典型的缺血表现。吴邪伸手过去试探他有没有发烧,手刚刚伸过去,张起灵就浑浑噩噩地凑过来,像只小猫一样蹭了蹭吴邪的手心,吴邪僵在了那里。



      吴邪的手好暖和,忙活了小半夜,怎么可能不暖和。



      张起灵的脸紧紧贴在吴邪手心里,似乎睡得安稳了些,吴邪突然起了个念头。



      他不等自己其他的杂念驱散那个念头,迅速脱光了所有衣物,赤身裸体地钻进张起灵的被窝,用自己滚烫的身体,紧紧抱住怀里那个冷得瑟瑟发抖的人。而那个人,也像贪恋温暖的小动物般凑了过来,完全地钻进了吴邪怀中,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渐渐进入了梦乡。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15 12:3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6-6-6 18: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之后,吴邪突然顿悟了一件事。



      欲望这种东西,只能纾解,不能压抑。有些事,你越压抑,反弹越厉害,压抑久了,人就会变态。



      比如他吴邪,接连一个月不看AV,人就有点弯了。于是当天晚上,他连续看了五部AV,撸了三次,果然,当他为张起灵换药的时候,心无旁骛,可以用欣赏艺术品的眼光,平静而淡然地欣赏这个男人的美。



      是的,吴邪他承认了,张起灵是“美”的。



      他的五官,他的皮肤,他的骨架都找不出大的错,而且还搭配得特别好。



      于是乎,他可以被认定为一个“美”的人。



      那天帮他擦拭身体的时候,吴邪看到了张起灵的私处,就连那里,吴邪也找不出个大错,只是觉得颜色太粉嫩了一点,非要说的话,就是带着从未自渎的清纯感,当然,这也不是错。



      所以现在吴邪觉得,张起灵某种意义上,是个完人。



      他的外表,可以得很高的分。



      “年轻人,你这样的想法很危险啊。”吴邪偶尔会这样对自己说。

      但大多数时候,吴邪则是忘掉了危险,尽情地调戏这个老实人。看着张起灵红得滴血的耳朵以及一张漠然的脸,吴邪心里开满了名为厚颜无耻的小花朵。

      张起灵之所以宽容吴邪对他的所作所为,还是因为太单纯。

      他甚至不太知道,底线到底在什么位置。或者说,小半年的寝室经历,彻底碎了他关于人和人之间界限的三观,而这两个月的同居生活,则由吴邪重塑了他的三观,但是吴邪总是夹杂了一些私心,所以这个三观总地说来,很符合吴邪的胃口。

      比如,在张起灵做饭的时候,吴邪会把下巴支在他的肩头,嘴里嘟嘟哝哝说些有的没的。张起灵有时候觉得吴邪很无聊,但有时候也觉得吴邪很有趣。况且看惯了寝室里夏天大家的裸奔,对于吴邪这点肢体接触,也就能忍受了。

      吴邪是属猴子的,向来得寸进尺,终于有次看张起灵做饭的时候,把手环绕在了他的腰上,动作颇为暧昧,却又在张起灵爆发之前一刹那,拿着一罐盐离开,让张起灵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以为是自己多心了。

      两个人一直就这么你来我往,都没揣着太多的心思,可又有意无意地互相试探着底线,最后,在两个人之间划出了一条看似公平的楚河汉界,却把张起灵的地盘划走了一大块。

      吴邪喜欢下象棋,张起灵也乐意奉陪,总好过不下象棋吴邪天天逗弄他玩。

      但张起灵的棋艺略胜一筹,所以吴邪总也讨不到便宜,三局输两局,五局输三局是常态。于是有一天吴小爷怒了,说:“有本事,我们来下盲棋,一局定胜负。”

      张起灵是个冷性子,可是毕竟年轻,看吴邪叫了板,安安静静地也不愿退让,于是两人说好,谁输了谁脱光衣服穿围裙。

      吴邪说这个,其实也揣了点心思,他虽然棋力不行,可偏生盲棋下得好,所以他乐意赌一把,赌张起灵没练过盲棋。

      而张起灵觉得这个惩罚的关键是大冬天受冷,压根没往多的想,于是答应了。

      一个小时过后,吴邪揉着太阳穴倒在沙发上,头疼得要死,而张起灵站起身,默默地开始脱衣服。

      和吴邪不同,张起灵从来都是一件一件地脱,然后叠放好,所以整个过程慢得像是在挑逗,吴邪开始还嬉笑着等他穿围裙,可是等张起灵脱到只剩内裤,于是弯下腰一条一条把腿抽出来地时候,吴邪笑不出来了,他觉得自己有些地方缺血,有些地方血液过多。

      他硬了,看着张起灵裸着白生生的屁股去厨房拿围裙,吴邪他硬了。

      围裙是好太太鸡精送的,上面偌大一只鸡,做出一个点赞的动作。张起灵站在吴邪面前,站得很直,修长的双腿紧闭,显出一种禁欲的姿态。他其实也冷,可是他想让吴邪觉得他不冷。但家里毕竟只有十来度,张起灵奶白色的皮肤上泛起了小颗粒,吴邪盯着看了看,突然跳起来去开空调。

      三十二度,极限,不到十分钟客厅已经像夏天一般热和。

      张起灵一脸平静:“这就不算惩罚了。”

      “算,算惩罚。”吴邪没理会他,自己抓着毛衣一扯,全都脱了下来,然后三两下蹬掉裤子。

      张起灵微微偏头,不解地望着吴邪。

      吴邪笑了笑,突然一把抱住他,张起灵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就听吴邪在他耳边轻声道:“看你不怕冷,那就热死你。这才是终极惩罚。”

      张起灵想了想,觉得哪里不对,可是既然吴邪说了惩罚是“裸体围裙一晚上”,而自己也的确输了,那就得认罚,32度总比3.2度强,热总比冷舒服。于是张起灵静静地呆在吴邪的怀里,不再动弹。

      吴邪没想到张起灵既不脸红也不动弹,他现在做的明明是调戏,可是怀里的人竟然被自己三两句话唬住。吴邪有些不知怎么把戏演下去,两个人就这样拥抱着僵立在客厅里。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9-6 18: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完了吗搂搂~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6-14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7-4-4 11: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结?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4-22 20:58
  • 签到天数: 77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4-4 18: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风仁以前的文我应该都看过,对这篇文没印象,这是新文吗?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4-22 20:58
  • 签到天数: 77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4-4 18: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ORZ我眼神不好,没注意到挖坟了……我大概真是太久没回吧里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这一个邪瓶论坛

    GMT+8, 2019-5-23 19:30 , Processed in 0.188879 second(s), 4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0dzz

    © 2016- 邪瓶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